袁枚的尺(情)牍(书)

《袁枚全集·小仓山房尺牍》

雍乾时有位名臣叫尹继善,雍正元年27岁时中进士,仕途一帆风顺得要命。雍正六年迁江苏巡抚,年仅33岁即出任封疆大吏,太年轻了,江南人私底下叫他“小尹”。之后除乾隆二年到乾隆五年入京任刑部尚书;数十年一直在外封疆,手握重权,直到乾隆三十年才应召还朝。 

乾隆四年,尹继善短短两年的刑部尚书任期内,恰逢大比之年。殿试之后庶吉士考选,诗题名为“赋得因风想玉珂”。殿试二甲第五名的钱塘才子袁枚有诗句“声疑来禁院,人似隔天河”,某种意义上是把宫妃比喻成天河对面的织女了。诸位主考官很不满意,觉得这小子太不庄重,想pass掉他,只有尹继善力排众议,把24岁的...

 

背叛的弟弟

开始扫书打卡,大概会刷屏且无趣,开了个分页面。碰到有点意思的就转过来放一下……

子博客:镜

艾衲居士《豆棚闲话》

清初艾衲居士的短篇小说集《豆棚闲话》,作于明清易代之际,往往假借故事浇自家块垒。第七则《首阳山叔齐变节》,是篇伯夷叔齐的同人(并不)。开篇写兄弟二人揖让王位,相携弃国而逃,武王伐纣时一度拦马相谏,见事不可为,避入首阳山,采薇而食。

以上,和古往今来的记载差不多。

接下来就开始大刀阔斧地OOC了——新朝定鼎,首阳山下人越来越多,伯夷依然心念坚定,叔齐却忍不得肚子饿。一日幡然动念道:“此来我好差矣!……我们虽是河山带砺,休戚世封,不好嘿嘿蚩蚩,随行逐队,但我却是孤竹君次子,又...

 

串烧

找东西翻出来当年给妖妖编来玩的唐诗集句串烧,中间混入了一句阿丕的诗和一句词。嗯,发上来看看会不会删……


去来憔悴到京华,侧身西望长咨嗟。窗下调琴鸣远水,隔江犹唱后庭花。

酌酒与君君自宽,不如尽此花下欢。古来圣贤皆寂寞,若何为我再三弹。

停车坐爱枫林晚,鸳被相思双带缓。短歌微吟不能长,促张弦柱吹高管。

到来相见似前生,此时意重千金轻。自是秦楼压郑谷,会向瑶台月下逢。

汉帝金茎云外直,势拔五岳掩赤城。花径不曾缘客扫,委曲承恩掌内兵。

春潮带雨晚来急,铁骑突出刀枪鸣。风波不信菱枝弱,对此欲倒东南倾。

况复秦兵耐苦战,万杵千砧捣欲穿。银瓶乍破水浆迸,双双飞向御炉前。

提携玉龙为君死...

 

随手记的细节-白夜追凶32

最后一集啦。


又见墓园,这一次,墓碑不是假的。


——2016年12月28日去世。下葬的时间,应该已经是2017年1月了吧。老刘的生日和之前大关做的档案不太相符,不过……也可能是关队记错了。津港的时间之河里隐藏着各种各样的漩涡,总会带来无可捉摸的跳跃凌乱。


小周身后,站成一排的周队、顾局、施局、白局。

本雅明说,经典的故事讲述围绕着死亡展开。

对于推理作品而言,死亡实在是司空见惯的事情。《白夜追凶》的第一季,开始于利斧分尸的鲜血,结束于长眠不醒的墓园。如果我记忆没错的话,十个小单元中,包括当下和旧案,一共有四十七个死去的人。不过《白夜》的动人之处在于,尽可能认真...

 

写给老虎·天堂里没有关宏峰

当一部推理作品还是个坑的时候,为剧中人物写任何东西都是危险的。

拖泥带水地写完了,还絮叨得要死。

 

lofter还和我莫名纠缠,切碎了没问题,粘一起就发不出了……

懒得理它了直接上外链,跪,写个评论还得外链……

写给老虎·天堂里没有关宏峰

 

内牛。

 

随手记的细节-白夜追凶31

贴图比较多……

施局空降长丰支队,约见小周、赵茜和大关,给小周放了个假。

施局:“你想干什么,我也不管,我也管不了。”



——施局出场的镜头,的确总是一挂斜气……他的声音很有特点。比较慢,吐字清晰,略微沙哑,有那种上了点年纪的威严感。口音没有顾局那么明显,但某些字的咬字比较重。

——忠诚、敬业、勇敢、奉献。这是本季里,长丰支队的会议室,最后一次出现了。
 

施局:“小关,小赵,你们俩尽量多陪着她。我看档案上说,你们俩是校友,我可不希望这个时候小周出现什么问题。”


——啊,又见“小关”。其实初次见面时还是喊“关队长”来着。施局的警|衔是一级警|监,正厅级了吧。比顾局高一...

 

盘郢

不知道有没有人提到过这个谐音梗……

前不久我才知道潘老师有个曾用名,好像是因为听起来像女孩子,所以自己改掉了。

不过说起来,这个曾用名的谐音,其实是一把上古名剑啊。

《吴越春秋》载,昔日越君允常聘大师欧冶子铸名剑五枚,三大二小。三柄长剑名为纯钩、湛卢、盘郢;两柄短剑名为鱼肠、巨阙。

(在不同的典籍中盘郢也有其他的称谓,但“盘郢”“磐郢”这两个名字依然是出现最多的。不过有一个别称我也很喜欢,《越绝书》中,盘郢又名胜邪。感觉很适合白夜追凶小分队——长锋在手,寒光胜邪。)

再想到如今的名字,连缀起来真是很美的意象,明月皎皎,宝剑星文,龙剑破匣霜月明。 

忽然就记起了梅尧臣的《古...

 

随手记的细节-白夜追凶30

第28集,应该是全剧情感的最高潮,在东北的冰天雪地里,行动变慢了,时间仿佛凝固了。老刘的锲而不舍和大小关的雪夜对谈,以一种质朴而舒缓的方式,展示出刑警本色和手足情深。某种意义上,也插满了Flag……

第29集,东北线收了个尾。回到津港之后,节奏就逐渐加快。大关和韩彬知己一诺,小关和周巡球场摊牌,都是非常有张力的场景,尤其后者。始终被蒙在鼓里的“华生”终于揭开了秘密,也意味着这条叙事线要告一段落。中间略为缓和的是老刘小周的父女和解,将情感线再度推了个小波澜。而小关的2.13回忆,为那个夜晚的真相掀开了第一层幕布,全剧其实已经开始收线。

第30集的节奏是最快的,比最后两集都要快得多。就像一场大...

 

随手记的细节-白夜追凶29

小关:“老刘啊,你这大老远的跟着我跑到这,不会就是为了跟这老哥一块耍我吧。”

老刘:“你甭给我扣帽子啊,我还想问你呢,你借讲学的机会来这查乔森,为什么不直说。”

小关:“直说?然后让你大刀阔斧地带人过来,还有人敢真的开口吗?”

老刘:“不好说,但至少,比你去后三家子那么远……你啊,还是不相信支队。”

小关:“我那是不相信你。”

——话赶话罢了。老关不会不相信支队的,不过到现在这个时候,他不可能相信支队每个人,也不能把支队扯进来了。

 

“哎,你们二位……真是公安呐?”

——老板的表情和语气太可爱了。

“有人在红旗街见过乔森,我查到了一些线索,关队啊,是否感兴...

 

写给老虎·天堂里没有关宏峰(上)

当一部推理作品还是个坑的时候,为剧中人物写任何东西都是危险的。

居然还写了这么多也是醉。然后还得分个上下更是醉……


老虎走好,天堂里没有关宏峰。

自从剧终之后,就经常见到这句话,每次心脏都被虐得抽搐一下。

我至今不相信老虎走了,所以更虐的还是后半句。天堂里当然没有关宏峰了,他怎么可能会在天堂里呢。


刀锋之先


“作为警察,为了维护法纪和正义,我们必须有牺牲的精神和觉悟,我们是老百姓的最后一道安全防线。只有做到坚定无畏,才能保证老百姓安全。所以我们叫人民警察。”


多年以前,有位师姐刚刚毕业,在一家法制报纸供职。有天回学校找我喝酒,说起最近要给某刑警队做个专题报道,领导...

 

© 看不见的星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