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记的细节-白夜追凶11(下)

伍玲玲牺牲的那天晚上,大关黑暗恐惧症的开端。

第1、2集之间,大关的黑恐在剧中初次爆发时,出现过那天晚上的凌乱片段。第6集,老刘和小周办公室谈话的时候说过一句:“两年前就有个叫伍玲玲的,一个外勤的女孩,就是跟周巡和关宏峰去出外勤的时候殉职的。”第8集,兄弟俩发生冲突的时候,小关的质问:“没有如果?挺自信啊,那伍玲玲怎么死的?”大关的回答:“别再跟我提伍玲玲,我告诉你,那天晚上我更希望死的人是我。”

通过大关对韩彬的讲述以及回忆,“那天晚上”重现了。

“那是两年前的一起案子。我得到线报,市局查了三年的军火走私案,那天在宏安码头进行转移。……他们负责指挥的匪首叫霞姐,她好像知道我们要来,所以转移的速度特别快。”

——两年前,市局已经查了三年,也就是说,大概从2011年左右,津港市公安系统就已经在跟进军火走私交易组织了。“她好像知道我们要来”,警方这边显然是有内鬼的。而大关的“线报”又是谁?

“情况紧急,在大队到来之前,我带着周巡和伍玲玲先过去了。”——大关和周巡潜入了中心地带,伍玲玲在外围等增援。

当年的关队长还是有点孤胆英雄范儿的。

警服的周巡

霞姐先开了第一枪,警匪开始对射。俯瞰镜头,周巡和关队是分别从大集装箱堆放处两边潜入的,能看到周巡那边迸射的枪火。差不多与此同时,伍玲玲听到传来的枪战声音,犹豫一下也跟了上来。

敌方人数多,关周两人开始后撤,大关被两边夹击,躲进了集装箱。当时追着他的两个枪手是有刘海的A和寸头的B。


集装箱一战开始。

两人在门口僵持时大关从内侧骤然开门将B撞飞,A鱼跃滚入,倒地向门口的大关开枪,未击中。大关还击一枪,随即扑过去抱住犯人A的腰部抡起侧摔,倒地后毫不犹豫一枪爆头(动作真是干净利落宛如小关附体)。

此时B冲入,大关朝门边一个翻滚躲闪到另一侧门边,起身与B扭打在一处。持枪右手屈肘抵住B咽喉,B抬脚踹胸口把大关踹到对面,抓住手腕用力掼按在集装箱边角,手枪跌落。大关立刻反击,伸腿勾踹B膝弯,同时抓住B持枪右腕反扭右臂,B手中的枪也脱手。B左臂锁住大关的脖颈用力转了个圈,膝盖从后方顶大关膝弯迫使他跪地,双腿从大关腰间盘到前面,基本上就是牢牢控制住了。随即抽刀刺下。
还是要说,打斗戏真漂亮啊,连大关的都是。

大关只能死死抓住B的手腕免强支撑,但那把刀还是在右脸自上而下刺入面颊造成了那道伤口。对不住关队,怎么截都挺狰狞的。感觉这个深度脸颊应该穿透了吧……不过嘴里仿佛并未流血的样子。

这时有一只手伸过来,从集装箱外的地上捡起了大关的枪,应该是警用九二。——看起来像弹力螺纹袖口,不会是周巡的警服,倒和大关本人的夹克外套袖子有点像。

而集装箱里面,大关只能努力伸出左手去够地上B掉落的枪(没有这方面的知识,不知道啥型号啦)。

此时集装箱门口探出半个枪口。

大关可能是看到了这个枪口。他奋力挣开B(大概是拼着那把刀在面颊上更长地划出一个弯折),抓起地上B的枪瞬间扣动扳机,B也被爆头。几乎没停顿,朝着门口又击发一枪。


“那个集装箱,太黑了……”

 大关仿佛已经沉湎在回忆里。韩彬喊了他两声,然后问:“案子破了吗?”

重新回到大关的回忆。这一段非常短,只有一个音效和两个画面。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然后,本集的28分40秒

28分41秒

 “破了……”大关喃喃回答。
“印象中,我在新闻里见过你弟的照片……”韩彬还在说着,但大关已然又沉入回忆了。抬手开枪,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集装箱门口伍玲玲仰面倒下。举枪的大关整个人呆滞住。
29分02秒

倒地的伍玲玲还有一个抬头想要挣扎的动作,紧接着一辆白色轿车飞驰而来,从她身上碾过。集装箱里呆滞的大关脸上骤然出现了绝望痛苦而后愤怒的神情,大叫一声冲了出去。
29分32秒

完全一样的截图。很清楚,之前28'40''到28'41''那个极短的回忆片段,其实是这一段顺序回忆的倒置闪回。

大关冲出去连开了数枪,白色轿车轮胎被击中,失控撞在某个集装箱上。车里或许已经死去的霞姐……(她的眼皮似乎微微颤动了一下?不过也许是错觉)
 急忙跑过来的周巡。

从此,伍玲玲的面容和浓稠血迹成为关宏峰在夜晚无从摆脱的噩梦。

再度被韩彬从回忆中唤回:“印象中,我在新闻里见过你弟的照片,你们是孪生兄弟。那你有没有想过,也许这起灭门案并不是冲他去的。”

大关并未吃惊,也没回答。

从31:32开始到32:28,也是个长镜头。两把黑色长柄伞,两双靴子,两袭黑衣,气场十足的两位高参。


这次是摸下巴的大关。
 
被害人:吕四平;案发时间:2011年7月21日。第一案找到了。

馨诚的这个眼神,是望向谁呢。

市局政治处来了。周巡过去扛雷,赵馨诚沉吟一下,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横插一杠子的上峰官僚往往是无比讨人嫌的存在。周巡一开始还小声小气地服软,后来声音就越来越大了……“顾局长没跟你说,在事情调查期间,关宏峰不得参加刑侦工作?”老狐狸顾局的眼神。

“你这是什么态度,难道这么多分局抽出的精英,组成的专案组,到头来只有关宏峰一个人会破案?”

赵馨诚的外援白局顺利摆平马主任,此时专案组已经顺藤摸瓜查出了吕四平的发小高亮。周巡:“那得了,咱俩一起去探个监呗……”大关点头,起身,看了看手表。韩彬的眼神。

“带上我吧。”——守护天使韩彬再度上线。

“那我怎么办?”——其实赵馨诚和小周也真是一对萌物啊……对两位高参的迷弟迷妹眼。

高亮:“那男的好像是个什么大学的老师……”

鉴证中心其实是津港大学鉴证中心,不少高校都有鉴证机构,估计王志革在学校里也是有教职的。第一次去鉴证中心的时候,范立云也说过,王主任去学校了。

第11集end~

PS:
下面这段和本集没什么关系,随便写写而已。

一直很喜欢剧中的回忆场景,黑白的光影十分漂亮,同时又有种粗砺冷峻的质感,让人想起《马耳他之鹰》,《M就是凶手》,《第三人》那些老式悬疑电影。
然而,回忆其实也是不可靠的,它会被愧疚、悲痛、愤怒、自责等种种情绪扭曲。编剧指纹是美国小说家劳伦斯布洛克的粉丝,而布洛克笔下最著名的侦探马修·斯卡德曾经说过:“回忆是一种合作的动物,很愿意讨好,供应不及时,常常可以就地发明一个,再小心翼翼地去填满空白。”——就像之后的任波绑架案里,任迪的回忆和小关的回忆,同一个终点,溯回而至的是完全不同的起因。

所以……其实之前有个念头,伍玲玲究竟是不是死于关宏峰的误杀。

从回忆中看,伍玲玲被击中左胸,几乎就是致命的。即便给她最后一击的是那辆车的碾压,但关宏峰无疑也要为此负起很大的责任。无论从主观为人还是客观物证,大关都不可能隐瞒这件事情。但无论老刘周巡小关还是大关自己,对此都只字未提,用的词只是“遇害”“殉职”。

刚才说到的,布洛克笔下的侦探马修斯卡德,是前纽约警察,出场时和关家兄弟的年纪差不多。孤独,酗酒,落魄,独自流连于纽约街头的通宵酒馆。之前执行任务时他追击犯人,结果子弹反弹,击中一个七岁小女孩致其死亡。马修无法承受心理上的重负,最终辞职离开警队。十几部马修为主人公的侦探小说,每一部都会交代这件沉重的往事,死去的小女孩里维拉一遍遍出现。“无论如何,那个孩子是死在我手上。自此之后,我性情大变……”

所以我很疑惑,剧中为何从没正面提及关队与伍玲玲之死的直接关联,除了这段回忆。直到这几天断断续续看了些小说,发现原初的剧本中,大关作为队长,部下殉职,当然要负起领导责任,但伍玲玲的死的确和他没有直接的关系,杀死她的是某个凶手(没看完,还不知是谁)。或许拍摄时对剧本作了一定的修改,让黑暗恐惧症的缘起更有直面的冲击力。但其余的台词,就没作出相应的呼应了。

回忆中有两个细节,或许能证明击中伍玲玲的这一枪是出自关宏峰之手。第一集大关的幻觉里,集装箱外出现的枪口更清晰,看收口的衣袖,像是伍玲玲的风衣。

而伍玲玲也的确是面朝着集装箱仰面倒下去的,这一枪只能来自集装箱内部,而内部只有关宏峰一个人。


背负起一个生命,真的是太沉重了。

想想还是把之前写下的一些散碎文字放在了最后,记忆和讲述并不完全可信,无论如何这点不会改变。在访谈中指纹曾说:“一个悬疑或罪案类故事,看的就是信息不对等。”大关和小关之间信息不对等,各自有各自的隐瞒。周巡和关氏兄弟信息不对等,都有秘密也不可能完全付出信任。导演编剧和观众之间,其实也是信息不对等的。所有的画面、剪辑、对话都可能暗藏机锋,也可能有意将人领入一条偏离的轨迹。可能正因如此才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去寻找细节,再“小心翼翼地去填满空白”,无论探寻、想象、脑补,还是误读。

评论(47)
热度(127)
  1. Jcat看不见的星球 转载了此文字

© 看不见的星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