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记的细节-白夜追凶12

“周队,能麻烦您开下灯吗,我想再看看案卷。”
——韩天使真是太体贴了……开二翼。
 
韩:“杀了吕四平,只是种单纯的报复,但这并不能完全抹去他屈辱的记忆。所以他在随后几年间专门寻找车震男女下手,很可能就是一种情景还原式的倒置体验。”
关:“说白了,他一次次地杀害在车里偷情的男女,也是试图抹杀当时那个屈辱的自我。”
周:“变态就是变态啊,想法还怪匪夷所思的。”

“长丰这边我不熟,关队有什么推荐吗?”
——开四翼。

大关再次借口上厕所遁了。周巡正要问他,被韩彬拦了下来。
“周队,不能刷卡,可以用支付宝,大店小馆都可以。”
——六翼全开。这广告词也太简单粗暴了。
我扫了一下这个二维码……是优酷上一个麦当劳广告23333
 

“那个韩彬,识破我们了。”——第三个知情者。
 
“你确定那韩彬发现咱俩的事儿了?”
“不但发现了,而且一直有意无意地在帮我们。”

和第二集的这个镜头很像,俯瞰式的上帝视角,吊灯也类似。

“虽然从犯罪心理的侧写理论中,刑侦人员可以模仿罪犯的思维结构的方法是存在的,但是……在实际的侦破过程当中,完全纯粹地站在主观立场出发,揣测某种反社会人格的思维模式,其实是很难实现的。”
“这你不也能做到吗?”
“常年在一线工作的刑警,如果具备比较前沿的学术水平,是可以实现这一点,但那也要经过非常严谨的推测和理论。但是他不一样,他完成得太过轻松,太过写意了。”
“你的意思是说,他完全就是本能的思维?那这个韩彬……跟那个变态杀手属于一种人?”
“不知道,总觉得他很难猜测。我们可以不特意提防他,但千万不能放松警惕。” 

“如果不是你跟她说的,那知道这件事的人,就只有……”

就是很喜欢这个摸下巴的动作……

小汪的左手中指上有个指环。一直戴着,之前忘了截,指环汪。

小关开完会之后接了个电话。“哎老张……哦,监控都调出来了,多谢多谢。不用不用,我过去找你吧。好嘞,一会儿见啊。”(老张是上一集提到的交管局的“华子”吗?)

“我去趟交管局,看看监控里能不能找到咱们想找的那辆捷达车。”——当然,实际上调出的是大年三十晚上的监控视频。

高亚楠追上了小关:“关队,那天给你的资料看了吗。”
喵的我觉得这个眼神真是太好了……动态看起来更令人心碎,大关的壳子底下完全是小关的眼神,直达眼底的温柔啊。“我替他谢谢你。……你尽量别搅进来,啊。”

小周问了一句:“关老师,您从交管局拿的是……”(好像有点疑惑)但正好被周巡的电话岔过去。

韩彬回忆里王志革的办公室墙上有几张张贴海报,大抵是鉴证中心准则之类的。剧中大楼上PS的名头是津港大学物证鉴定中心,海报上的落款则是政法大学。回去截了个图。第一张是大关、老刘,小周去找范立云的时候,剪了一下。感觉前面的标志可能是这个,中国政法大学物证鉴定中心。

韩彬在办公室,下方落款。圆形标识是中国政法的校徽?

小关没敢接韩彬递过来的茶杯,  示意他放旁边桌子上了。
 
周巡这个顺手拿吃喝的习惯……真是铺了整整一季的梗啊……表情好可爱。
 

也没接小汪递来的案卷文件夹,介绍完之后又示意他直接把文件夹递给了旁边的小周,似乎这一晚小关都把手插在口袋里,刻意地没去触碰任何东西。——千万不能放松警惕。

 “怎么,老婆一怀孕就管不住自己了,不过我也奇怪了,你说像你这么爱干净的男人,怎么能受得了那种脏兮兮的女人……”

刚才进来面授机宜的韩顾问站在一边表情不爽。

周巡在外头要笑死了。

“怎么,受不了别人碰你,啊?我告诉你,一会儿,我们就把你从这带走,送到看守所,到时候你就会发现,在那里,有几十个人上百只手在等着你!你迟早会招认的……”
——这台词真是没眼看了。

韩顾问继续不爽。

 其实他真的几乎不做这种小动作,但这时候居然忍不住去掏了掏耳朵,还给了个挺长的镜头特写,好微妙。

小赵:“我一碰他就受不了……”你够了。
韩彬:“对他上下其手只是讨了点儿心理上的平衡,不能让你取得给他定罪的供述。” 
小关:“要是所有证据都找得到的话,这世间就没有悬案了。”

还有两个小细节,赵馨诚走出来的时候挺嫌恶地拍打着双手。纯爷们没洁癖到要去洗洗的地步,但彬,我并不想对他上下其手啊。
上下其手的时候能看到王志革口中金属光泽一闪,但估计只是演员补了牙……

很难啃的骨头,大家都有点沮丧。走廊上几个人的站姿很有趣,小关略有点痞,周队依然婀娜,小周少女站姿迷妹眼神,韩彬看起来难得地颓了一点,小赵你那是个壁咚吗。

回家了,厨房小家电,多士炉。

“你不是审人挺有一套的吗?”
“像王志革这种在作案之后还可以一丝不苟清理现场,摆放尸体的暴力型罪犯,心理防范机制一定很健全,想要拿到他的口供,希望很渺茫。”
“你跟韩彬才是孪生兄弟吧。”
“他也这么说?”
“几乎连词儿都没变。”
“那次我去物证鉴定中心,确实没有发现王志革洗过手。弄不好韩彬就是那个时候发现他有点不对劲的。这大概也正好可以解释,他为什么不戳穿我们。”
“怎么讲?”
“他在看戏。”

 桌上的书应该是装饰书,有点假。但剧里是当真的嘛,那是本英文版莎士比亚。为关老师的读书口味点个赞。

“哎对了,亚楠上次说,给了你两份报告?你怎么没给我看啊。”
——果断撕掉了那份,是担心小关的冲动吧。

照片指认至少得十张以上,真人需要五个。

发现了证物,大家都很开心。高亚楠和周巡很愉快的一段对话——难得的温情时刻啊,可惜这轻松愉悦不一会儿就被大关击碎了。 

“这天天的老流眼泪啊。”
“我给你看看?”
“沙眼。”
“什么沙眼,疲劳过度。”

关老师:“我跟你说啊,要想做证据呢,不难。我可以帮你做个更逼真的。”

 吕四平一案的证物,房卡。当年在房卡上检验出了四组不同的指纹。杏林路自由行快捷酒店,西城分局。

大关:“服务员做过指认了吗。”
周巡:“服务员指认出五年前是小汪入室杀的吕四平。要不是王志革在押,我还真有心把小汪送进去。”

周巡:“对了,老关你跟我说实话啊,你确定那个线头是你昨天不小心掉在车里的?”
大关:“你确定为了给他定罪可以不择手段吗。”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用这种方式给他定罪,万一有一天,我是说万一,我们发现真凶不是他,那该怎么办啊。”
“可是关老师,您昨天不是说……”
“我说过我会给他定罪,但要通过正确的方式以及合法的途径。王志革是个比较少见的个案,他之所以能多年连环作案,很大程度得益于他参与物证鉴定工作所完善的反侦查能力。但洛卡尔物质交换定律告诉我们,只要进出犯罪现场,就一定会发生犯罪人与案发现场之间的物质交换。他也不例外。”

加粗的几段……其实是非常写心的。大抵上在书里或者影视剧里,总有一些这样的台词,来明晰地彰显出人物的性格。

截这一张也是因为,能清楚地看到左耳属于潘老师的耳洞。

很漂亮的光影。周巡显然是审了一夜,桌上的方便面碗和塑料杯里半满的烟头。

关队摘/戴手套的时候真是气场十足……喜欢关老师破案时的样子。

关键证据拿下!走廊上的馨诚和彬。彬的面颊曲线,明显也是在笑,而且很开心。

“市局那边给我来过电话,对咱们专案组的效率非常满意。说实在的关队,看来你想走也走不成了。”——老刘的真情流露。


“这次跟关队学到了很多,谢谢。”
“该说谢谢的人是我,以后有事多联系。”
“再联络。 ”



这个机锋和伏笔……再联络,那一定是有联络方式的。而关宏峰复印机式的记忆力,不会忘记任何电话号码。

就觉得这个瞬间很美好。

“哎,老关,你放心,我一定会在专案报告上把你从头到尾捧得像朵花一样。而且老刘说了,市局对这次你在专案中的作用一直都是有了解的,所以态度缓和了很多。董记者也答应咱们在舆论上支持,完美。走,吃饭!  ”

真可爱啊。然而大关说:“再等一下吧……再等一个推测。”
“我们在这上面发现了四组指纹,但没有一组是符合你丈夫的,甚至也没有一组是跟吕四平的指纹相吻合。……这个案子我一直有一点没想明白,就是,谁,给你丈夫开的门。”

大概是本季中津港F4的最后一次同框合影,不知道他们这顿饭,终究有没有吃得成。

第12集end~

评论(74)
热度(152)
  1. Jcat看不见的星球 转载了此文字

© 看不见的星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