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记的细节-白夜追凶15(上)

嗯,这半集我的粉丝滤镜大概有40米厚,大家当心……

周巡:“各组注意,我是周巡,现已查到王志革同伙的线索,我要亲自带队去追查,现场统一交给……顾局来指挥。”

——说这句话的时候周巡有个短短的犹豫,不过我觉得那并不是不信任,而是考虑到现场的权责。在场的有长丰支队也有增援特警,顾局又联系市局请派了谈判专家,顾问身份的关队实际上并无统筹指挥的权力。所以在周巡犹豫的时候,关队也转眼和他对视了一下,当周巡说出“顾局来指挥”的时候,就非常淡定地把目光转回去了。接下来也会看到,顾局在负起责任之后,一句话就直接转交了场控权。

周巡(对小汪):“保护好关队。”
周巡(对大关):“小心啊。”

周巡离开,碰上从电梯里出来的顾局。两人附耳说了几句话,周巡转头向办公室门外现场那边示意了一下。顾局原本是要来现场的,听罢点头,转身走了。

——剧中为了悬念其实并没完全透露,此前走廊上僵持的时候,关队应该已经和周巡说明了自己的计划。周巡临走前,又把计划全盘交代给了顾局。所以顾局没进入现场,而是直接出去按计划做好了布置。之后关队进入指挥车,顾局的第一句问话就是:“小关,你的计划可行吗?”

 顾局:“大家都收到命令了吧?小汪,负责二楼的行动规划。所有布控人员,听从关宏峰指示。小关,回话!”

“顾局我在。”

“市局的谈判人员带着处突方案正在路上,你尽量稳住局面,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要轻举妄动。”
“收到。”

——啊,我好喜欢顾局喊“小关”,捂脸。
关队伸手从小周手中拿起话台,接过指挥权的这一刻起,整个人的气场瞬间变了。冷静,沉凝,渊渟岳峙般的控场气势。王志革挟持老刘在门口出现时,亚楠姐姐一下子拉住了小周的手臂,在场所有警察瞬间举枪,关队神色却丝毫未变,几乎动都没动一下。

“不答应我的要求,或者在我上车以后对我围追堵截,我就杀了他!听清楚没有?”
这时小汪和旁边的特警都有一个望向关队的眼神。


只是目光斜瞟了一下,神色冷淡。——稍安勿躁,不要管。

王志革:“打开你们步话机的第一行动频段,准备好,用步话机通知我!”
上一集,老刘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手里是拿着步话机的,还特意给了句台词。估计被劫持之后就直接被王志革征用了。

接下来小周走了上去,自愿做人质把受伤的老刘交换出来。王志革威胁“别再往前走了”的时候关队动了半步,也就是那么半步。

“我是他女儿。”
——这是剧中小周第一次当着老刘的面,承认女儿这一身份。

然而,真是造化弄人啊,老刘却只能给出这样的回答。


见惯了尸体的高法医侧头不忍看,关队依然面无表情。

小汪再次回头寻求指示,关队几乎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可以交换。

在场的刑警和特警都撤出了分局大楼,关队一个人留在二楼走廊,和王志革进行了一段对话。

“你没耍什么花样吧?”
“我没必要骗你。”
“我凭什么相信你?”
“因为你没得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救你的人是用能够给唐莹定罪的那张房卡,要挟并利用你的。我劝你别抱什么幻想,因为现在市局正在连夜突审唐莹,一旦她招供了,市局就会马上过来接手现场的指挥。到时候你看他们怎么跟你谈,或者,还谈不谈。”
“他们一样要考虑她的死活!”
“在你手里的是一名警察,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人民群众。对于整个公安系统来说,她只是一个随时做好牺牲准备的刑警。你有听说过,咱们国家有跟犯罪分子谈条件的先例吗?”


——“因为你没得选。”关老师当然不是第一次说这句话了。首先,猜中了王志革来此的原因和目的,直击要害。其次,市局正在突审唐莹,一旦拿到口供,看他们接管之后怎么跟你谈,会不会谈。第三,不要以为手中有人质就能为所欲为,因为每个警察都会随时做好牺牲的准备,她也不例外。
——冷静得不留任何余地。小周看起来百感交集,连这一段的背景音乐都是舒缓到有些悲壮的。
 
但是,当关队转过拐角走下楼梯,音乐节奏瞬间变了,紧张而有力;他下楼梯的步速也非常快,表情和声音则毫无涟漪。

“观察哨报位。”
“一号哨就位。”
“二号哨就位。“
”三号哨就位。”
“特警队,狙击二组到位置了吗。”
“就位,视野清晰。”

顾局在指挥车里:“小关,你这方案可行吗?他们一旦上了车,就不好办了。”
特警队长:“哦,这个没关系,我们在院门口对面布置了两个狙击组作为应急解决方案,就算他们上了车,也决不让他们离开支队。”
关队:“不行,车窗是钢化玻璃,就算是大口径的步枪子弹,穿透玻璃以后也会发生弹道变化,而且就算是击中王志革了,也有可能穿透他的身体在车内形成跳弹,伤亡情况没办法预测,我建议还是在车外实施狙杀。”

——不是不关心,但当负担起他人生命的时候,这种关心不能有半点动摇到决心。只能以彻头彻尾的冷静去分析掌控全局,分析每一种变化和每一种走向,做出你认为最正确的选择,并承担随之而来的后果。

 老刘挣脱医务人员冲上了指挥车,顾局面露惊讶,关队只是平静地扶了他一把。

盯着监控镜头,始终保持这样的表情。

——其实我原以为会在下楼梯的时候,利用原本就有的身高差和楼梯的高度差,做些什么手脚。但后来一想,王志革也会这样想吧。所以下楼梯的时候他反而是最谨慎的,自始至终躲藏在小周身后。然后,到了楼梯底段,走下地面,接近车辆,心下一松的时候,关队拿起了话台。

“关队关队,我是市局预审处,唐莹已经招认了与王志革谋杀吕四平的犯罪事实,希望你们那边派人和我们带她一块去指认现场。收到请回话,收到请回话。”

——老刘、顾局、特警队长,所有人都在看着他,还有命悬枪口的周舒桐。在这种情况下会有多大的心理压力,更还要在这种压力下缜密思考,缜密布控,想到所有的可能性,把握最好的时机。

某个访谈里,记者和编剧指纹曾经有一段对话。
记者:您不觉得这是压力吗?每天要想不同的故事,然后去编精彩。
指纹:看跟什么比,反正跟原来做律师比的话,一点压力都没有。关键这个东西你写得好不好也没有人要你脑袋,顶多人家不行让你改,哪怕给你退了稿之后,你把钱退给人家就完了。你写东西既不决定自己的命运,也不决定别人的生死。

“因为你没得选。”
关老师最先说这话的对象,应该是他自己。选择了这样一个会决定他人生死的职业,就必须要承担这样的选择。军人、警察、医生……还有很多我了解或不了解的职业,很多我们知道和永远不可能知道的时刻。那一瞬间他们可能掩藏起了所有情感,但看似冰冷的计算无不源出于对生命的敬畏。
“谁不希望过普通人的日子。……只是有的时候,我们为了其他人能过上这种生活,不得不放弃一些东西。”

所以,是用了多少时间,放弃了多少东西,面临了多少选择,承受了多少后果,才会让这句话变得如此让人心安呢?

——“我是关宏峰。”

小关的那条线。

其实两条线索是交叉的,但为了一气呵成的花痴我分开来写了。
小关跟着安腾到了BBclub夜总会,隔门偷窥。
东莞的确有个bbclub夜总会,这是他们官微。
http://weibo.com/dongguanBBCLUB?topnav=1&wvr=6&topsug=1&is_all=1

给出了两个特写。叶方舟耳后的玫瑰刺青。

安腾腰间的枪,这个我是真不懂,但看那个五角星应该是军警用枪。

这个瞬间安腾应该已经发现小关了。返身,从后门出去。

小关躲在门后,闪出来,出后门,却不见人影。四处寻觅一下,就被安腾从身后用枪口指住。

“别动,跪下。摘下来。慢点。”

安腾:“你居然跟到这儿来了。”
小关:“为什么陷害我?”
安腾:“依我也不想这么麻烦,况且你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

——其实这个时候,小关如果细想一下,就能发现真相了。除了正义小分队目前的成员,没人知道他们兄弟共用身份的事情。对于所有人来说,脸上有疤的那个,只能是关宏峰。

“为什么陷害我?”
安腾的意思:依我也不想这么麻烦(陷害你),何况你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把你弟扯进来)。
小关的理解:你原本不想这么麻烦(陷害我),现在我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看出来我们俩互换的事儿了?)

——一直觉得,喜欢用处决方式的,应该是安腾这样的人。

“大哥,你肯定想不到我用枪指着谁吧。……啊,非要这样做吗?”
“姓关的,有时候命大不是一件好事。”
 
——把唐莹的房卡塞进了小关的衣袋。对于关宏峰而言,“大哥”的根本目的大概还是想要让他背这个警界叛徒的黑锅,不仅要死,还必须承担起罪名,身败名裂地死。但……真是搞得很麻烦啊,这次又失败了,还搭进去一个安腾。
安腾的额头上有个伤口,看起来有点像二郎神啊。

周巡也追到BBClub来了。

和安腾打了个照面。

认出了这张曾经见过的脸,出声把他叫住。安腾瞬间转身,拔枪射击。
打斗时间不长,非常干净利索,就是最后两人握着一把枪相持不下的时候,还是很危险的……因为安腾的手指一直扣在扳机上。

但周巡在最后时刻用力一扳。

这漫长的一夜终于结束了。

TBC

嗯,如果你看到这篇的话,也是在对你和所有医生致敬意。你懂的:)

评论(14)
热度(150)

© 看不见的星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