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记的细节-白夜追凶19(上)

长丰支队的电脑桌面。
 
散布出去的消息终于获得了成效,胡强来自首了。

——这个案子,始终还是觉得疑惑。
1、刘岩和胡强绑架郭朋,和安腾等人是否有关?如果有的话,既然警局有内鬼,怎么不能通个风报个信呢,至少第一时间就能知道,绑错了人而且对方也报了警。即便决定放弃这哥俩,通知逃跑之后伺机灭口,也比被长丰的人包围了再救出来灭口容易得多啊。
2、叶方舟一党拷问并杀死刘岩的原因是什么。拷问胡强的下落?事实上胡强在长丰支队也并没交代出什么与主线相关的线索……也有可能叶方舟等人并不知道刘岩告诉了胡强多少。拷问别的事情?这个诡秘的罪犯网络,或许只能等下季看看能否解答了。

“这胡强是落咱手里了,可他是个活的啊。”
“你什么意思,啊?真要把他毙了,换郭朋去?”

——光影真漂亮。小关当然也没这意思,只是为下面即将展开的处理方式留了悬念。 

小关:“……就算我现在在桌上放着一把枪,也没人敢去杀胡强,因为这是谋杀。……这不现实,我只能保证在交接的一定范围内只有我一个人。就算我答应,支队也不会同意这个方案。……任迪你听我说,上次欺骗了你,我很抱歉,我也很难过,我也希望能救活你弟弟。但我们……你别再置气了好不好。”

——三件事,不可能杀胡强。不可能真的一个人去。我不会再骗你了。 

横山化工厂废弃楼天台。

周巡:“老关,虽说是个丫头片子,还是有备无患。万一她持械攻击你也好有个防身的。在说如果这孙子想跑你就开枪,枪是我的,有事儿我兜着。”
小关:“我不希望再死更多的人了。”

——关键时刻周队永远以关老师的安全为第一考虑,而且仗义。 

“再给我废话把你嘴堵上。”

——这股子凌厉劲儿还是很小关啊。

“任迪,你不是这种人。……他是这种人,我有可能是这种人,但你不是。我知道,你可以为你弟弟做任何事情,但你绝不会杀人。”


“我这次不会骗你了。任迪,你可以杀了他,也可以杀了郭朋,但你要明白,你弟弟不会再活过来了。我知道你恨他,也恨郭朋,甚至有可能也恨我。但你知道吗,人活着,不能怨恨每一个人。人这一辈子就是在做选择,无论选对选错,你都不能指望别人替你买单。”

“……我都记起来了。”

——那天晚上,其实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所有的一切我都想起来了。”

——郭朋的帽子,不是我戴在你弟弟头上的。

悔恨、惭愧、痛苦、愤怒、私心……情感是那么复杂而细微的东西,记忆和讲述,也都是会骗人的。

结束了。

从11:35秒开始,又是一个不复杂但很细腻的长镜头。背景里周巡从楼里出来,和小汪错身而过打个招呼,过去跟支援的特警们寒暄致意。郭西乡夫妇都在,忙着看儿子有没有受伤,拍打衣服上的尘土,点着他胸口教育他。郭朋还在背后向任迪指点了一下。

“之前白天那个人……不是你啊。”


“但是我相信你,你是不会杀人的。”

“如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那该有多好……”

——第六个知情者。一个悲伤的故事。

——碎尸案和车震杀手案,某种意义上说其实是令人“安心”的案子。一个狂欢型罪犯和一个连环杀手,残忍的犯罪手段固然有着极大的冲击力;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冷血无情、丧心病狂的罪犯,所代表的是纯粹的恶。面对这种恶,也许会震慑于人性黑暗的程度,但明暗的那条线却无须动摇。

而这两个案件令人思考更多的,是背后的“可能性”。在剧中往往会用比较温和折中的手段,避免主角面临更大的抉择难题。但同时也在屏幕之外展开了更大的空间——如果没有这一巧合呢?如果真的有这种可能呢?

如果没有高远鱼死网破那一跳,关氏兄弟会怎么办。把他交到周巡手里让法律制裁,任凭自己的秘密被戳穿,一切努力毁于一旦?还是为了更大的事业和更多人的安全,痛下杀手,即便对方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你是否有这种法外制裁权?

如果你清楚地知道面前的王主任是罪犯,但却无法获取给他定罪的证据。是遵循程序和法律无奈放手,让更多人的生命陷入危险,死去的灵魂永远无法获得安宁?还是为了心中的公平与正义,用黑暗的手段或者说不择手段,把他钉死在光明的十字架上?

另一种意义上的明与暗。

小丑永远不会停止狂笑。

总觉得这才是《白夜》最出色也最沉重的地方,在剧中不会这样讲述,却无碍展示出这种可能。编剧指纹在访谈中说过:“至于审|查|制|度,我认为创作者不妨把它当做是天然存在的。它确实有时会形成桎梏,这是创作者应该自己想办法去克服的,如果一个故事写不好就是没本事,别拿审|查说事。”而事实也的确如此,一个好的故事有着无限延展的可能,它是可以突破边界的。

——而后巷陈尸案和绑架案,则是普通人的故事。

无从知道在某一个时刻,一个普通人心中明与暗的挣扎会走向怎样的结果。幺鸡和刘岩胡强纵然罪无可逭,耿叔和任迪呢……无辜的人被害,好人被抓,你是否能接受自己苦苦追寻的真相?不是努力就会有结果,不是每个人都能获救,不是所有的悬案都会水落石出。

但羔羊永远不会停止号叫。

“这次虽然很冒险,但是你表现得非常好。”
“无辜的人被害,好人被抓,我们干这些事还有什么意义。”
“很多时候,你会发现,你救不了每个人。唯一能做的就是下次更努力,争取一个更好的结果。”



 
“哥,教我破案。”
“你想学破案?”
“我知道很难,但我一定要学。”
“学破案很复杂,需要精通很多专业,比方说法医学、证据学、心理学、交通、建筑、化工……”
“你别说了。不管有多难,我一定要学会。否则像这样,我连一个孩子都救不了,我又如何能救得了自己。”



——绑架案是小关成长和转变最重要的一个案子,也是真正开始理解哥哥工作的案子。“教我破案”——其实之前已经教了半年,估计是比较基本的速成填鸭式基础教育,而这个学生显然完全没用心。当有了“我一定要学”的信念,所展现出的主动和进步,就完全不同了。

——好像太文艺了,赶紧走回正道。接下来,是这个案件的余波。
 
老刘和周巡在暗中交锋。
老刘:“整个队里,就我和你看过案卷。”
周巡:“你是在怀疑我了?”
 
高亚楠看着几份尸检报告。余松堂、出租车司机、模具厂工人、刘岩。四个被处决的人,若有所思。

——其中的关联只能留待日后了。

 白T恤,应该是关老师吧,在喂鱼。


——老虎还是吃烧鸡的。
“分谁喂。”

下一个案子。

胡强几年前在津港和江州都有过入室抢劫。江州有一起,其余都在津港。
周巡:“我今儿就得派人过去,怎么也得赶到这个季度审结之前给哥们涨点破案率啊。”
大关:“要不,核查的事儿,我去一趟。”
周巡:“不至于吧,杀鸡还用牛刀啊。”
大关:“这件事儿恐怕没那么简单,我马上到支队了,见面再说吧。”

白天去支队和周巡商议情况的是大关,江州离南山军区非常近,去核查也属于周巡和大关的临时决定。估计很可能是从分局直接被大小周送回家收拾行李,然后直接送去了火车站——只好在车站交接了。

 
津港站的交接。小关这次穿了白背心。

安腾和南山军区的资料。


——南山军区的资料其实是武警机动师的资料。安腾那里倒没什么特殊的,“人个人信息”,多打了个字。文化程度高中,成人自考本科,还蛮符合人设的……未婚。将身心献给正义和罪恶事业的同志们,就别成家立业了。

大关:“安腾的真名叫安廷,清江人。但他的身份资料属于军档,归南山军区。南山军区离江州大概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你一定要找机会去一趟。如果遇到权限上的障碍……”
小关:“放心吧,那我有熟人,能搞定的。”

大小周。周巡帮老关背着包,一边举起墨镜当镜子……

这个大旅行包……似乎就是13集小关收拾东西离家出走时背的那只。

似乎图片和废话都太多了。扶额,分个上下吧。

第19集TBC~

 

评论(29)
热度(107)

© 看不见的星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