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记的细节-白夜追凶20

津港

大关上了108路公交车,车门刚关,周巡一巴掌把自己也拍了上去。

公交车已经修改得不错了,但车门上还是能看到一个东莞老字号。

一直跟踪在后的叶方舟:“找到了,还有周巡,他们上了108路公交车,正在往高营桥方向走。”
周巡上车之后就开始寻寻觅觅,然后……

——这位大哥从背影看还真是蛮像的……
然后。

大关:“千万别乱动啊。哎……什么都别想,这车上人可多,我这枪一走火,不定打到谁身上。”
周巡:“关宏宇,我不可能让你每回都跑掉的。”
大关:“我要真想跑,你还会在津港见着我吗?”


——持枪的手戴着手套,当然了。在人群中声音不得不低沉点儿,所以说话时的音高其实还是接近大关,语速也略慢。和周巡挑明安腾、叶方舟等人的关系以及背后的势力,那句“我建议你们跟进一下这个线索”,隐隐的凌厉还是有点小关味儿。

大关:“我就是想告诉你,有这么一股势力。”
周巡:“你的意思是说,杀绑匪的那股势力,杀了吴征一家五口,然后嫁祸在你的头上。”
大关:“我就是这个意思。”

公交停靠,后车窗上站名都改成了津港,然而漏掉了底下的粤S……

大关开始留意四周,一位女士挤上车,敞着的手袋里隐约可见……


周巡此刻开始独白:“关宏宇,那天在楼道碰见你,没想到反应还挺快,身手不错啊……”
大关:“别动!”

老周继续独白:“要不这样,咱俩下车找个地再好好练一把,怎么样?……关宏宇,不敢是吧……”



——小说中的这一段,大关“在后面猛地一推周巡,把周巡推向坐在他正前方的那个孕妇。周巡收势不及,又生怕碰到孕妇的腹部,只得一手撑住孕妇的肩膀,另一手胡乱去抓身旁的其他乘客,刹住自己的去势。”……然后就被孕妇丈夫和围观群众困住了,大关迅速溜走。

——大概,是更有可行性的选择。毕竟在拥挤的公交车上未必就能碰到一根暴露在外的黄瓜,一根黄瓜也未必骗得过一个老刑警,但碰到老弱病残孕却几乎是百分百的事情。而大关如此了解周巡,或许也相信,以他的身手不可能真的撞上孕妇的肚皮……不过无论如何,为了人民公安的形象和人民群众的心脏,剧中还是给出了一个更温和也更笑cry的解决方式,于是有了这首泊船瓜周。好吧我也还是更喜欢这个解决方式,世界有太多的冰冷无奈了,故事还是温和些的好。反正我们也可以继续开脑洞……是否能够容忍,为了达到更宏大的目标而在过程中行小恶?

叶方舟一直驱车跟在后面,看见大关下车,弹出刀子也跟上去了。

结果碰上了周巡叫来的克星刘长永。

——二刷到现在其实还没太理顺,叶方舟一党为什么一定要杀掉关宏宇……在他们眼中,这个人当然是关宏宇。甚至不惜铤而走险,一个人拿着把弹簧刀就跟了上去。在韩顾问还没出手的情况下,小关的战斗力可是目前的排位第一;即便不清楚这一点,叶方舟也该了解,小关是接受过军事训练的。有什么必要一定杀死他,小关万一被捕的话会带来什么问题?

——其实在追剧过程中一度还怀疑过,难道风雨同周其实也是风雨桐舟,叶方舟也是警方卧底,被征召的事情直属上级并不知情,一心杀掉小关的理由等同林嘉茵……?后来证明这个猜疑……嗯,过于放飞。

江州

小周目送帅哥,睫毛还扑闪扑闪的。

——转。

小关:“嘿嘿嘿,别白痴了好不好,见着帅哥就亮证件啊。咱们干嘛来了?”

来到201门口,正从里面出来的董乾被吓了一跳。
小关:“该亮证件的时候不亮。”
小周:“您好,我们是从津港来的,我们是想找您调查和核实点事儿。”
其实这时候董乾的目光有点躲闪。

董乾泡了茶招待两位,小关伸手推辞了一下,没拿杯子。

——虽然这阵子是摘了手套,但很小心地没触碰屋子里任何东西。

发现了那瓶61年的拉菲。

——摸了摸下巴,其实无论对小周还是董乾都没必要做这动作,渐渐把哥哥的习惯作为了日常习惯?

在酒柜边逡巡,回复了一条短信。

——“还有心思玩?这事明显有问题。”

小关:“你刚才看董乾的酒柜了吗?陈列着一排收藏级别的拉菲红酒。零五年的,零二年的,两千年的,八二年的,关键是还有六一年的。那都是葡萄生产年份最好的红酒,你知道现在一瓶八二年的拉菲酒市价多少钱吗?”
小周:“很贵吗?”
小关:“不会低于五万。六一年的就更贵了,差不多得三十万块钱吧。……不过按照他的收藏标准,我发现他还少一瓶九零年份的。那也是葡萄生产最好的年份之一,而且比八二年的还要便宜。”
——以格兰菲迪为本体的小关,对酒的知识,大关恐怕是望尘莫及的。

胡强用酒瓶子击打被害人,而董乾对两年前的九月十五日,记忆太清楚了。
“胡强没有说谎,两年前的九月十五号,这个201一定有事发生。”

津港

周巡继续追着大关跑,大关看见警车,拐弯进了个美食广场。周巡跟进。
一辆黑车开过来,停在旁边,下来两个人,也跟进去。

 
这个美食广场,是东莞的盒汇美食街区,用很多集装箱拼起来的美食城,看起来很有意思……有一篇具体介绍,甚至还带建筑图。

http://www.th7.cn/Design/room/201601/656730.s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实景。

最上层的蓝色集装箱,就是某人的指挥塔台。


 
“先别慌,继续向前走。”
“看见前面那个辣味轩了吗?左转。”
“上二楼。”

“右转,小心你身后那个人。”
“出来吧……等会儿!周巡来了。”

老周买了杯苏打水。此刻他距离柜台下面的老关只有0.5米的距离。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别急。马上就好了。”
“出来吧。看见前面那个沙拉嘿呦了吗,那里有个后门。出去之后穿过小巷,在街口等我。”

——周巡和牛仔服的打手A都被小混乱引走了,黑衣的打手B跟上了大关。



——安隆汶的死神。
——并没下杀手,大抵只能算是披风在暗夜中掠过一痕。之后周巡的人收拾现场时只见枪而未见人,可能是枪被踢到一边没找到,仓皇逃走了。

韩大佬的车,白色SUV,港CAR369,车型和牌号都很低调。

江州

小关:“要不这样,咱们分兵两路,你呢去宏阳分局查一下董乾的资料,我就在这等着,等董乾上了班以后,看看有没有机会非法入室,查查里面有没有什么重要的线索。……最后一句开玩笑。”

——小周当然不同意。

——身后的人群基本都穿着单衣,小周还在吃冰棍儿。拍得最早还是事后补拍?也可以解释为津港和江州的温差……小关老师也还是穿太多。

津港

很谨慎……到安全区之前大关一直都是半躺在座位上的。


“这种时候,我要是再说谢谢就没意思了。……走了。”
“多问一句,为什么要帮我?”
“那你为什么打给我?”
“直觉上我觉得你会帮我。”
“我很欣赏你,或者说,是你们的执着。”




——莫名觉得有那种古之侠者的感觉,如伯牙子期断琴,延陵季子挂剑,河梁生别之诗,山阳死友之传。

江州

江州话听不懂,不找人翻译了。总之意会就是……不能给咱们查。

小关拿出电话。

津港

周巡:“好,知道了。你们放心,我让这边联系宏阳分局,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传真一份那个介绍信过去。那老关,你多费心啊。”
现场遗落的枪找到了。

老刘和赵茜,对面是叶方舟。
叶方舟:“刘队,大家都是干这个的,就别走这些形式了。”
老刘:“我跟你啊,干得不一样。”
……
叶:“这些年我一直往城西几个区的超市供应进口食品,安哥在食品检疫有些关系,你懂的。”
刘:“他叫什么名字?”
叶:“安腾。”
刘:“是真名吗?”
叶:“不知道。”
刘:“你最后一次跟他见面是在什么地方?”
叶:“莲石东路那家夜总会,大概……五六天前吧。我跟几个哥们在唱歌,中间安哥来坐了一会儿。”

——并没说假话,大概也知道长丰有监控。
不过有几分是真的?超市供应进口食品……那个港美超市还会出现吗?

叶方舟:“知道舒桐为什么讨厌你吗。不仅仅是当初你为了重新成家生子,而抛弃了她和她的母亲,也不单单是因为当初你一意孤行,把她的男朋友从刑侦支队扫地出门。而是因为你在骨子里面就是一个乖张、暴戾、无法正常沟通的老家伙。……有的时候我都觉得你有些可怜,无论是在你的私人情感当中还是日常工作当中,你都显得特别的……无能。女儿的怨恨你无法化解,而面对一个良好市民,你也只能拍拍桌子。听我句劝,早点退休吧。别在刑侦支队里面丢人现眼,遭人讨厌。”


 
老刘回来之后就平静下来了。
老刘:“是他的手机号吗?马上去查。”
赵茜:“刘队,其实……你也没有他说的那么糟啊。别放在心上。”
“……”

 叶方舟一边下台阶,一边把手机卡掐了。

迎面撞上了周巡。
周巡:“送你句时髦的话,不作就不会死。安腾就是最好的例子。”

江州

小周和小关,总觉得有点像闺蜜夜聊。介绍了一下董乾的背景情况,实际上是沈阳铁西区人,在友旺化工厂工作了近十年,六年前才迁居到江州。离职前一年,化工厂发生了化学品泄露事故,死了两名工人。事后死者家属,还有当值的工人都得到了相应的赔偿,包括董乾。结过婚,离开沈阳那一年离了,没有孩子。父母健在,迁到了浑南新区。



——维他柠檬茶。
——原先觉得书皮可能是P的,仔细看看,感觉很可能是打印了个书皮贴上去的。讲真,这要是法医学或者证据学的书,我就把整本书吃下去——这种段落布局绝对是本小说,都能看到人物对话的引号了~

小周接到了叶方舟的电话。补办卡了么?

——前面加了个字母,还是常用联系人啊……

“怎么不接啊?哎,男朋友查岗啊……我要不回避一下?”
“没有……不是。”
“叶方舟?”
“对,您之前是他领导。”
“啊。没错,当时确实是我签字开除他的。”
“您当时的决定应该是正确的。”
“我觉得你们俩不是一路人呢,怎么会走到一块儿去的?”
——没有回答。
——洗洗睡了,小关掀开被子钻进去,露了半截大腿……

——小周去洗漱,小关又立刻钻出来,发了个短信。

津港

崔虎同志也养鱼啊。最左边一个大玻璃鱼缸。

“峰哥,宏宇刚发来一个空,空白短信。”
“那应该是确认环境已经安全了。打给他。”



——被追捕了一天一夜,和衣而卧的大关有种莫名的脆弱感。崔虎同学你是把手放到峰哥手上了吗……?除了小汪喊的那一嗓子,这大概是剧中唯一一个喊“峰哥”的。

津港&江州

小关:“哥,你怎么样,没事儿吧?”
大关:“我现在暂时安全了,我在崔虎这呢。你那边什么情况?”
小关:“你还有心思问我?你就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我这边事我自己处理啊。哎,不过有个事我得跟你汇报一下。这周巡肯定让周舒桐盯着我呢吧,啊?这周舒桐以经费不足为由,在酒店就开了一间房。我跟这丫头现在住在一间房里边,你说我是想办法躲开她呢,还是我就将计就计出卖色相,换取片刻自由啊。”
大关:“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贫什么啊。另开房间肯定会让周巡更加的怀疑,至于第二个方案,我建议你跟亚楠请示一下。”
小关:“这小丫头片子能难住我吗,你就放心吧。”


——小关的坏笑啊……

江州

小关和小周一大早又去董乾家了,真的是非常小心,没留下半枚指纹。

从小周手里接过资料夹,悄悄卸了个曲别针。
“哟,这家人也太马虎了。门都不带锁的……那咱进去看看吧。”


津港

美食广场找到的五四式手枪,是一支批准报废的枪支,只是没有像清单记录的那样被销毁。

周巡:“如果是关宏宇的话,他没有必要在公交车上抢我的枪。如果他真的可以随意带枪的话,他干吗抢了我的枪,还拆散了最后给拽了?……老刘,昨天你半道上截下了叶方舟,跟着我和关宏宇的,恐怕不止他一个人。”

江州

“从征仪到捺山……”
主干道,和一条通往捺山的偏僻道路。

仪征,捺山,没怎么隐藏。看来江州就是扬州,名字跟着江都来的?

“不过,关老师,您为什么非要往那个方向去呢?”
“我也不知道,不过,这个董乾,出门不拿行李也不带金银细软,就拎了一瓶酒……”
——直觉,以及……不祥的预感……?

津港

老刘坚持认为关宏宇和叶方舟是同伙。
赵茜:“刘队,枪支上提取到的指纹,确实不是关宏宇的。”
周巡:“……至于这边,基本上可以确定,确实有一伙人和我们一样在找,甚至在追杀关宏宇。再就是……那把枪不会平白无故的被扔在那里。关宏宇能在重重包围下一次又一次地突破封锁,他也不是一个人。”
老刘:“从昨天开始,我们两个队一直二十四小时轮流监控叶方舟。从围捕行动开始,高亚楠一直也在监控状态,关宏峰和桐桐在江州……那还有谁啊?”
周巡:“不清楚,但肯定是有人在帮他,而且是个高手。”

周巡去找高法医探底了。
“怎么每次一见着我,就一脸阶级斗争呢。”

——瞧你这张阶级斗争的脸……难道是关门弟子共同的暗语吗。
无论是与不是,眼底风霜,世间寒凉,晨曦夜色,刀锋血火,念念不忘的这些年。

周:“我想跟你商量一下,关于孩子的事。”
高:“别说得跟咱俩有过什么事儿似的。”
周:“你怀孕这事,全世界都知道了,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你看这肚子,越来越大,怎么着也得七八个月了吧。想没想过产假的事儿?像你这种情况,没结婚就生孩子,按照正常的流程,是不可能批给你的。”
高:“那批不了,大不了就不干了呗。”
周:“别呀。你放心,我会替你想办法,不可能把你逼到这条路上。”
……
周:“不过我希望你能明白,你是咱们支队的人,维护你,和抓关宏宇,都是我分内的事。”



——想起法医姐姐孕检报告上那个“已婚”,还是觉得怅然。自古以来生孩子都被视为人生第一要务和国家基本政策,却从来对未婚生育的女性各种责难刁钻。
 
“为了一个关宏宇,值吗?”

江州

小关:“不管这事背后的真相是什么,似乎都有些上不了台面的事。所谓上不了台面,也就离犯罪不远了。”
小周:“这是您作为一个老刑警的敏锐嗅觉吗?”
小关:“什么老刑警,我还年轻着呢。”

——岔路口,前方拐弯处,董乾的车。

第二十集end

津港,江州,整整一集的双城记。
等等,《双城记》?

想起长得一模一样的达尔内和卡尔顿,忽然觉得…………

“那是最美好的年代,那是最糟糕的年代……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

“我看见躺在她怀里的以我命名的孩子长大成人,在我曾走过的道路上奋勇前行。我看见他业绩优异,以他的光耀使我的名字辉煌。我看见我染在那名字上的污迹消失。”

“我现在已做的远比我所做过的一切都美好;我将获得的休息远比我所知道的一切都甜蜜。”

——大半夜的我是自己找虐吧。

评论(41)
热度(146)

© 看不见的星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