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记的细节-白夜追凶21

今天有非常开心且感动的事情……

如果我带着醉意出生,我或许会忘掉所有悲伤。

这世界是美丽的,值得为它去奋斗,后半句我同意。

敬大家一杯。

江州

小关:“看什么轮胎印啊,都看见车啦!”
唔……这个提裤子的动作……是在干嘛?

小关在可能的犯罪现场是很注意不留下指纹的,譬如董乾的家,董乾的车……在江州分局就不太在乎。周巡再鸡贼也不会毫无根据地跑到兄弟单位的家具上提取指纹吧。

莫扎特……为什么是莫扎特呢。
看不出专辑名字,原先还以为,会不会是安魂曲。

 具备测距功能的单筒望远镜,有点像这种。


——小关真是有些很奇怪的知识储备,多半不会是为了旅游或者看演唱会,更不是为了偷拍——关大侠才不会干这种事儿。
——那么……说起来,小关的枪法真的很准。他退出武警部队也该有十几年了吧,手枪射击,几乎没瞄准的状况下在一个大活人周围打出一圈儿弹痕。怎么练出的这个成绩,又是怎么保持的这种状态啊。

小关:“你们警校教不教数学的?咱们现在所在的高度大概是一百米左右,如果这八百米算作三角形的斜边的话,那么底边的实际距离是七百三十米左右。”

——数学也不错的样子。小说里原本有小汪对小周说的一段话:“关队这个弟弟啊,当初在武警部队受过训,听说成绩优异,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没当成武警……”

津港

周队请高法医吃小龙虾。


噗哈哈哈,不过,笑起来好萌。

“在调查的时候,你说你跟他分手了。那你现在怀孕,很矛盾啊。”
“案卷的第十页,你拿走的吧。”

——突然跳跃而来的问题,高亚楠整个人怔了一下,喝水。

——这个水量显然有点少了,周巡刚才给倒过呢。


——镜头一转又多了。

“你也好,老关也罢,你们是他最亲近的人,同时又都是刑侦人员。而且你们都这么确定,他是被冤枉的。我只希望你们能给我一点点除了感情和直觉之外,实实在在的理由。”

“关老师”来电话了。 
亚楠:“喂,关队,你……”
小关:“喂,你怎么样,挺好吧。”
亚楠:“……啊。”
小关:“我没事儿,就是想听一下你的声音……你们俩都挺好吧。你放心吧,我琢磨这周迅再鸡贼也不至于监听自己的电话吧。”



另一头打电话的小关正在……咳
完事之后还把没用完的纸顺手递给了小周……抱怨了一句,十分自然地挠了挠屁股。

——其实电话里都能听到用力和喘气的声音,23333


小周这个表情……

——倒是说说看,这个关老师还能不能要了。

津港的同志们准备陆续朝江州出发了。
周巡在叮嘱小赵的时候,高法医走过去。周巡喊了声亚楠,就过去说话了。小汪立刻凑到了小赵身边填补空白。

镜头一转,周、高说话的时候,小汪过来了,脸上的表情……

——估计又被茜儿怼了……

“小徐,周队说那边的事全交给你了。你去吧。”
“真的啊?”

高主任的气场太无敌了……

江州

酒吧,格兰菲迪,一瓶差不多了。
小关:“要不你就再来一个花生牛奶。”
小周:“不用了,我吃花生过敏,一吃就长痘痘。”
小关:“什么?过敏?遗传吧,啊?”
小周:“那倒不是,我父母都不这样,就我这样。”
——埋梗。 

小关:“不管怎么说,你是信任我的,对不对,舒桐。”
小周:“当然啦,关老师……我肯定是……最信任您的……”
小关:“别关老师关老师的,听着生分。咱们现在是工作以外的时间。……叫我哥。”



小周:“关老师,我一直有一件事想不明白。”
小关:“说。”
小周:“我一直觉得,您有两副面孔。”
小关:……噗。
小周:有的时候吧,我觉得您严肃认真,行事得体,特别像我的长辈还有老师。但有的时候,我觉得您更像一个普通人。”
小关:“那……你更喜欢哪个我啊。”




“关老师……我先上个洗手间。”
“你知道吗,舒桐,我早就想告诉你了,只有你,能看见我的另一面。”
“关,关老师……队里增援就要到了……关老师!”

“我等会回去陪你啊!”

——这个关老师最后还补了一记刀……
——不过话说回来,很利落的小擒拿手,想想在铂美酒店一招放倒皮条客的身手……之前开玩笑的时候说战五渣大关连周舒桐都打不过,其实真的有可能啊,关队的徒弟战力都没说的。而且,剧中有几个人正面刚赢过关宏宇?好像只有他哥、他孩他妈以及小周……从技术含量上说,他哥的耳光,孩他妈的捶你胸口拳,可都远不及这招小擒拿~ 

“小丫头片子。”

“喂,老六。啊,是我。嗨,别提了……今天晚上你当班吧?行,正好,我过去找你帮个小忙。啊对,还给你带了瓶酒啊。啊,一会儿见。”


——A级通缉犯, 据说灭了人家满门,解释自己的案子就三个字。
“你信吗?”
“别提了。”
——有时难免会想,关小爷的江湖是怎样一个江湖。尽管幺鸡之流有满满的疑云和恶意,213那个夜晚有太多狰狞和血气,但他的朋友,就像古龙的边城浪子,欢乐英雄,在灯火阑珊的夜色里,千里赴一诺的慷慨意气,掷杯成一快的酣畅淋漓。

江州,新的一天开始了。

“我不是让你别过来吗,怎么又来了。”



赵茜:“公安部已经作出了指认管辖的确认,确认函应该这两天就会过来。希望我们两市的刑警通力合作,早日破案。”
小关:“哎,公安部有那么快吗。”
赵茜:“大家总不能白来吧。让周队圆个谎呗。”

——长丰的同志们真的都很赞啊,不循矩亦不逾矩。

法医姐姐拉下了小关掩着鼻子的手,既然穿着关队的壳子就得像个关队的样子……
 
——“所有的死者,从骨骼判断全部都是男性,而且,是十六岁到二十岁的青少年。”

周巡也准备出发来江州了。
老刘:“周巡,周巡!我的意见是,现在的情况下,你最好别离开津港。”
周巡:“关宏宇是通缉犯,江州这边也得破案,咱们是刑侦支队,不是他关宏宇的专案组。再说这边有你,肯定没问题。”

——周队难得顺毛撸一次刘队……

周巡:“叶方舟恰恰这个时候联系周舒桐,不像是偶然。无论是出于保护你女儿,还是查到叶方舟背后的秘密,我都建议你跟进一下。 ”
——嗯……老刘才说过,叶方舟用过的电话号码都无法接通。那么,接到叶方舟那个电话之后,小周是向支队上报了吗?

江州

小关:“查清楚这个董乾除了工作之外还有别的收入来源没有,然后让沈阳警方配合走访一下他父母,搞清楚他家庭的经济状况。”


——思考案子的小关,这时候真的很像哥哥……

津港 

右边的显示屏,刺客信条。
 
小关介绍了一下从“老六”那里了解的情况。安廷在南山军区服役多年,后来弄丢了一批报废枪支被送上军事法庭,但是证据不足,所以没有定罪,但最后还是被开除了。山西大同人,父亲早年病逝,母亲老年痴呆症,现在还在大同一家养老院。被开除后行踪不明,据说是带了妹妹去津港发展——安廷服役期间,老太太觉得孤单,领养的一个女孩。
 
……嫌弃。然而拨拉走之后崔虎毛茸茸的脑袋又靠过来了……大关索性把电话换了手。

江州

小关把小徐支走,亚楠姐姐笑了一下。
然而小关问的第一句话:“怎么样,结果出来了吗。”
亚楠姐姐立刻点点头,开始介绍尸检情况了。



“怎么老觉得跟你一本正经地聊案子那么搞笑呢。”
“什么意思啊,是不是觉得我改邪归正以后这魅力值大减啊。”
“嗯。”
“对了,关于死亡事件更确切的认定我还需要去趟现场。找一些关于气温、湿度以及生物环境相关的检材。……既然您来了,能不能陪我去趟现场啊?”
“我想拦也拦不住啊。”

“关老师。……周舒桐……没找我啊。  ”

——之前小徐好像一直是叫关队的,捶地,这是被吓到了吗。 

埋尸现场,继续调戏式支走了小徐……然而转眼来了小周。

“什么树长那样?”

小关和大关继续通话中。
小关:“……说不上来,就是觉得,有点怪怪的。”
大关:“你可以说来听听,有时候直觉并不是没有任何现象和证据作依托的,你也许还没有掌握对于线索的整理和归类,但结论并不一定是错的。”
 小关:“……这一切都太顺利了,我觉得,好像哪儿不大对头。”
大关:“你拿到那个望远镜的时候戴手套了吗?”
小关:“当然戴了。”
大关:“那个望远镜是什么材质做的。……如果是常规的材料,上面应该有指纹。”
小关:“你的意思是,那上面可能有别人的指纹?”
大关:“重点是,那上面到底有没有指纹。”

津港 

“不,我就觉得你……我思前想后啊,你想不想听听我,我的意见。”

“……多呀。”

江州

这一集其实已经不是纯粹意义上的双城了,多次的来回画面剪辑,而津港的队伍也在陆续前往江州,准备一起揭开那个隐藏了五年的谜底。查无此案,所有模糊的痕迹逐渐清晰,五年间无法安息的生灵,终于重见天日。

——所以,董乾的车里那张莫扎特的CD……总觉得应该是未能完成的《安魂曲》。

周巡:“亏了你和小周过来,这才短短两天,案子就进展了一大块。”
小关:“没什么,不过队里要能拨出点经费,多给我们开一间房,我跟小周也能睡得踏实点。”
周巡:“不是……什么情况?你们俩睡一间房?……你这孩子你怎么回事啊?我电话里不跟你说的很清楚吗,让你给关队一个人开一个单间?”




——这个周队也不能要了……

继续回董乾家调查现场,右下角是瓶杰克丹尼。

 “汪。把技术队叫来,地板全给我撬了。”
“得嘞!”
——胡强指认的地板下,发现了血迹和红酒残留。

董乾家的红酒残留鉴定报告

 
报告的下半截,其实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饮料酒国家标准》
(四)、GB/T15037-94葡萄酒的技术要求

“另外……我们关队认为这个案子还有一些疑点。”

旧案阴影长。

第21集end

评论(36)
热度(125)

© 看不见的星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