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记的细节-白夜追凶22

其实已经通过测试了,但老福特总也不肯放出来,只好重发一次了,对不住回复的妹子们。以后还是先自检一下吧……


“关队”提出的两个疑点:

1、望远镜上没有指纹。
2、61年的拉菲红酒依然下落不明。

江州那边问,有什么建议性的推测或者侦查方向吗?


——小关继续摸下巴……亚楠姐姐实在担心,给了点提示。
——这个手指敲腿的动作……似乎是大关和小关共有的习惯啊。

暂时散会,依然无进展,小关站起来走出去。
周巡:“哎,周儿,陪着点啊。”


——小周白了大周一眼……嗯,离反水的时候不远了。

重回现场。 
小周:“那您要是挣不出来该怎么办啊。”
小关:“上策呢,就是你赶紧过来,抱着我的腿往上举,明白吗。中策呢,就是你先打电话求救,再过来抱住我的腿,当然这样我活的几率也不大了。”
小周:“那下策呢?”
小关:“下策?下策就是你拿手机给我拍个视频,然后再把队里的人叫过来,看看我冒着生命危险做的这个实验,跟董乾自杀有什么区别啊。”

——话说,这么撑着……应该对力量要求蛮高的吧。

“哎?你怎么直接选择下策啦!”


 “行,有你的,你想弄死我。……你等着的,你等我缓过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紧张或者沉重之前,总会有这种轻松或者舒缓的段落。书里的小周哭哭啼啼的实在夸张了,剧中的处理还算好些,和小关玩世不恭的腔调也比较搭……

下一处现场,董乾的车。
两瓶饮料,小周的应该是水溶C的西柚或者柠檬。小关那瓶应该是茶饮料吧,握得太严实看不出是啥……以及,可比克薯片。


梁静茹《爱久见人心》,书里是直接从董乾车里拿的,剧中直接去买了一张。剧中有名有姓的CD大概仅此一张,不知是随机还是谁的心水。播放的第一首就是专辑同名歌。

我冷漠是不想被看出太容易被感动触及
我比较喜欢现在的自己不太想回到过去
我常常为我们之间 忽远忽近的关系 担心或委屈
别人只一句话 就刺痛心里每一根神经
你的孤单是座城堡 让人景仰却处处防疫

——唔,这俩谁也不是“冷漠”“孤单”的吧。那这歌是唱给谁的……



——关能撩实在也太能撩了,扶额。小周的迷妹眼无法直视……大关和小关,忽然有点想起黑塞笔下的纳尔齐斯和歌尔德蒙。经历和内核一点都不像,只是表现出来的特质,仿佛都是水到渠成,与生俱来。

日西斜。
断电保护,就是它了。

这一首是《一路两个人》

在六十六公路听雨落下
和你并肩横越了流沙
等日出和日落涂满天涯
到世界的尽头,一起回家

——好的。

叶方舟,被老刘盯得死紧……无奈地打电话。
“您放心,这个号暂时是安全的。……我也不清楚背后还有谁,但是现在刘长永死咬着我不放,您看,能不能想办法解决一下。”

——对面是Boss么?还是高一级别的上线?
——起初有点怀疑小叶是卧底的另一个原因,叶方舟的扮相太“江湖”了。骷髅和十字架的链坠,腰间的粗链子,带花饰的皮装,单耳环,耳后纹身,好像很循规蹈矩地把自己打扮成了一个标准的黑道小弟……不过,反正也还是想太多啊,叹息。一个成功的角色总会让人忍不住补全他的世界,当年能进长丰支队,叶方舟应该也是非常优秀的毕业生,不知道究竟有着怎样的过往。

周巡看到了安廷的述职报告书。武威?
 ——不是南山吗。道具组又搞错了?变成了小关的战友么……

第三处现场,大小周和小关在董乾家。 
周巡:“昨天你们勘查现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是怎么把一个一百多斤的人,给吊到树上的。”
小关没回答,周巡慢慢走过去。


周巡:“不过这都是技术上的小事儿啊……既然你们都这么确定还有一个凶手,那就不妨朝着这条线查下去。”


——狐疑的眼神……然而正好在这时被队员叫走。

小徐也叫走了小关:“关队,高主任在楼下车里边验尸有了新的情况,她想请您……当面的沟通。” 

小周:“周队,您为什么一直不信任关老师呢。”
大周:“……啊?”
小周:“自从我们来到了这之后,关老师一心扑在案子上,尤其从一开始,我,或者是任何一名普通人,都有可能忽略或者放弃的情况下,只有关老师坚持下来了。如果没有他的这种执着,那我们怎么可能发现这些线索呢。”
大周:“你想说什么。”
小周:“我不知道关老师是不是最优秀的刑警,但他的确是我见过最敬业的。如果整个支队,大家都以破案为同舟共济的话,能不能少一些牵扯和猜忌。我知道,是周队您把我招到这里来的,我很感激您,也很敬重您,但我真的只想好好的学习如何做一名刑侦工作人员,而不是被当作用来监视关老师的间谍或者牵制我父亲的棋子。周队,我不会继续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周队动容,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略有点感伤,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当年的大周,也曾经是比小周还要直率坦荡的性子。不得不放弃了很多东西的,又岂止是一个人呢。

关老师出现了。
“走吧。”

周巡:“哎,老关老关,正好。江州总队的技术人员需要留下你们俩的指纹。”

“就是你们第一次来这现场留下的指纹,他们要做个排查,要排除你们。”
“我们的指纹队里不都有备案吗。”
“还回津港取去啊?你在这给他印一个不就完了吗。省事,来。……麻利儿的。”



——毕竟是毫无征兆的一幕,BGM太配合,关老师的表情又太冷峻含怒,忍不住就捏一把汗……

看了小周一眼,小周痛快地印了。
“麻利儿的!”



周巡:“齐活。”
大关:“等完了事,回江州会议室碰个头,这个案子,我大概想明白怎么回事儿了。”
——短短一两分钟,对峙的气场真是燃到爆。平常再有怀疑,总不好毫无根据取人指纹,也完全没这个立场。这次的理由真是顺理成章,交接得又如此千钧一发……目光有热量的话,关队已经可以在周队脸上瞪出N个窟窿了。

——关老师扯下手套,总有种在扯掉衣服的感觉……配合着那张严肃的脸,太TM有禁欲感了捂脸。

小周:“关老师对不起,之前和这次都是因为……”
大关:“我只是一个编外的顾问,周巡才是你真正的领导,作为一个刑警,要懂得服从命令。做你自己该做的,只要不干扰破案,就算尽到本分了。”
小周:“关老师,难道说您一直都……”
大关:“我一直都想跟你说,没必要跟我道歉。”

“关老师!……那天晚上……您问我更喜欢您哪个样子,我想跟您说的是,不管您是哪个样子,我最喜欢的都是您……办案时候的样子。”

——每次替小关背锅的时候,大关的微表情都要笑die....连眨了两下眼睛。

赵茜:“只有茶几上周舒桐右手的部分指纹,关队没有在现场留下指纹。或者……被董乾打扫的时候擦掉了。”
周巡:“和队里的存档比对过吗。”
赵茜:“关队和周舒桐的指纹都没有问题啊。不过…您为什么要我比对。”
周巡:“没有为什么,为了确保万无一失。”

——然后就失了个足。

小关:“你们过来怎么也不该诉我一声啊。”
刘音:“我也是奉命行事啊……”
——到这时才真正揭开谜底,真是又燃又萌的一幕啊。

江州会议室

大关:“接下来我要跟各位说的虽然有直接或间接的证据作依托,但大体上都是推测。目的就是为了让各位领导对案件的事实有一个轮廓。我后面会给一个排查的大方向,但这一块就要麻烦江州各位领导的支持。”
周巡:“对对对,我和老关商量过了,不管公安部对本案的管辖权最后是否给出书面的指定,只要是侦查一结束,我们全队立马撤,谢谢支持啊。”
——不爱开会,没兴趣升官的关队,其实每次讲话都非常有分寸,无论对上级对下属对同事对罪犯……非不能也是不为也。不过和周巡说话有时就不循常矩,和表弟说话……真的是表弟。

瑞元茗的杯子,好像是个帝都的茶公司?

大关:“为什么董乾被发现时是用拖车绳上吊的,而且死亡特征符合上吊死亡的情形,那是因为他确实是被拖车绳勒死的。我不知道这与凶手事先策划的是否吻合,因为实施谋杀的时机往往稍纵即逝。机会出现了,而凶手也没有错过……”

——这种勒死的方式和上吊自杀痕迹不一样,不过剧组也痛快承认了,原本是要推落悬崖吊死的,因为东莞没有合适的悬崖,偷了个懒……话说回来,推落悬崖这种有个急速下坠力的勒颈方式,和普通的踢石头上吊也不太一样吧。anyway,不把谋杀手法说得太清楚也很好。希望在法医队和技术队面前,永远不会有完美的犯罪。 

“不过老关,之前我问过你,百十来斤的死人把他挂在树上,就算换成我也不是件轻松的事儿……”
“这事不难,稍微有一点物理和机械常识的人都做得到。”
“什么意思?”
“定滑轮。”

复盘谋杀现场,尽管是杀戮之时,但黑白画面太……美。


周队的眼神凛冽起来。

——这算是士别三十分钟,即更刮目相待吗。

大关:“四号被害人是从背后被勒杀的,可是他的颈椎错位却是从左向右。通常我们从背后锁喉应该怎么做?”

——周巡走过去时,老关有个略微抬起头把脖颈露给他的动作,有点萌。

嗯……

大关:“从你刚才这个动作可以看出,颈椎脱臼应该是从右向左,这样才符合你从背后发力的这个位置。”

——江州会议室的影像全是逆光,有种光影弥漫的漂亮。

周巡:“严格控制这件事的保密范围,毕竟叶方舟以前是咱们队里的人。千万别打草惊蛇。”
老刘:“那你说,这保密范围控制在什么程度啊。”
周巡:“除了你和我,还有……”
老刘:“你说什么?关宏峰?”
周巡:“对,叶方舟、关宏峰、关宏宇,如果他们不是一伙的,老关替咱们破这个案子,对咱们有帮助。如果他们是一伙的,正好让关宏峰可以露出马脚。”
——这个时候,老周已经决定把老关纳入调查阵营了。

——周队真是个爱美的人啊~

31:45到32:21的小长镜头,这个背影应该是替身小哥,但莫名觉得很萌,黑风衣,烟卷,波浪发的美人,茶烟缭绕。

小关:“哎,哥,没让人盯上吧。”
大关:“放心吧,没有人跟踪我,之前在津港那么多人都没围住我,到了这他们跟我一样,人生地不熟。”
小关:“可我听说的是,要是没有韩彬帮助,2.13灭门惨案的通缉犯,可能在前天晚上就落网啦。”


——小关看起来好开心的样子,而大关居然也笑了……
——应该用法医姐姐那句话送小关:您觉得很遗憾啊?

大关:“现在周巡和江州的队伍都撒出去抓凶手了,他们顾不上我。”

——凶手。
到2016年,冯琨也不过27岁。董乾六年前搬来江州,应该是胁迫着冯琨一起跟来。从21岁到27岁,最好的青春年华,“在董乾的胁迫下一次次帮他实施谋杀,转移尸体,而且他还不得不用自己的一切,来负担他的生活。” 

“他跑了?”
“我想他应该是……担心纸包不住火,目前在逃。”
“那你还不赶紧帮周巡去抓人啊?”


——大关停顿半秒钟,垂下眼睛。总觉得这个神情,应该是有几分欣慰的。
“刘音,要不你回避一下。”

“我们现在交接吧。”
“哎?这不还没到晚上的吗?”

——连起来看太不好了……

大关:“从查无此案开始,就是因为你的坚持,所以才慢慢揭开了案件的事实。每个步骤,疑点,还有每一条线索,都是在没有我的帮助下,你自己独立跟进的。所以,最后的抓捕,你更有资格去完成。”


——查无此案,非常喜欢这个名字。

“旧案阴影长”是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名言。旧案会撩开迷雾重重的记忆,那里充斥着大量的细节与时间,真相与谎言。
从前有部很喜欢的美剧名叫《铁证悬案》,搜了一下,发现那居然已经是2003年的剧了。那一年周巡做了北部地区的队长,大关调任到隆达派出所当副所长,小关大概已经开始混迹江湖在卖D版,小周的爸妈或许尚未分手,彬的指纹咖啡屋也还未开业……那一年,《铁证悬案》中费城命案调查科的女探长Lilly Rush,开始和她的小队一起调查各种陈年旧案。几年前,甚至几十年前,只要有新的证人,新的线索出现,他们会从尘灰中开启那些陈旧的案卷,重新走访证人,勘验证物,调查现场。
逝去的时代,变化的人与城市,埋藏于地下和心底的哀伤,以及真正的凶手,从不同的讲述和回忆中慢慢地,一点点浮现出来。
也正是这个案子里,小关一直在做的事情。一个罪犯的一句口供,一个遥远的城市,一群仿佛没相干的人,一桩三年前的查无此案。在津港的围捕结束之后,21和22集,不同的队伍慢慢汇拢到江州,跟随着小关的锲而不舍,终于从地下挖出了那些久未见天日的遗骨。
多数时候真相未必是让人愉快的,但或许,灵魂终可以安眠。

"Tell me something,Lily,What is the point of all of this after so many years?"
"People shouldn't be forgotten."
“告诉我,lily,你翻这些陈年旧账是为了什么?”
“人们不该被遗忘。”

大关:“哦,对了,话说回来了。你去南山的那天晚上,跟小周说了什么?”
小关:“啊?”
大关:“恐怕这个案子结束的时候,你得跟小周一块回去,这个由她刚表白过的关老师……应该由你扮演更合适。”




——这两个微笑真是……

季节很夏天。

下了车牌的车,冯琨打量了好久,还透过车窗往里看了看。

走进旅馆房间……


——真是个好看的小哥啊,清秀的脸。

那瓶61年的拉菲,终于出现了。

冯琨:“那次事故……原料工厂的门,警报响了以后,是我锁死了原料工厂门。可是,被他看见了。”
小关:“可你知不知道,如果你不关那个安全门的话,你们厂子里的人死的会更多。我查过事故报告了,那两个遇难者,其实当时已经处于化工原料之下了,没有生还的可能性。你的选择是对的。”

——因为一个正确的选择,而被胁迫到了错误的路口,从此失去了人生。
——旧案阴影长。


“好酒啊……”


“六一年的……就是不一样啊。可惜没有像样的酒具。……来。”


第22集end

PS:

一些没什么关系的联想。
查无此案的追寻,开始于胡强的口供,线索却始于酒,一瓶本不该在那里出现的,61年的拉菲红酒。
大关喝茶,小关爱酒,恐怕只有他会追逐着那一缕酒香执着前行。冰箱里各种牌子的啤酒,酒吧里专一不变的格兰菲迪,崔虎的仓库里有青岛啤酒和红酒杯,去见南山老六特意拎了瓶黑方,金盆洗手时在小饭馆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酒是什么……是醉卧美人膝,是酒逢知己,是恣肆的空气,是血肉的温度,是衣香鬓影和灯火迷离,是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
忍不住就想起另一支61年的红酒,来自2004年的电影《杯酒人生》。
2004年……那一年关宏峰调回长丰,在老刘妒火中烧的目光里直升支队一把手。那一年周巡辞掉了北部队的职务,降级申调支队长助理。那一年小关可能还在卖D版,和狐朋狗友们一起喝酒……一切仿佛真实可触,记忆是人与世界的关联。
《杯酒人生》不是令人愉快的电影,说是爱情喜剧,更多的倒是凄凉尴尬。一个四十多岁一事无成的离婚男人,一个四十多岁人老珠黄的落魄演员,两个朋友,一次旅行,各种各样的葡萄酒荡漾在杯底。
和刑侦推理没有半点关系,只是普通人的故事。酒是生活本身,当你直视生活的时候,总能看到些似曾相识的影子。
电影里有一段很喜欢的台词:

我总是联想到酒的一生。想到它是一种有生命的东西。我总会想到,葡萄成熟的那一年里都发生了什么,阳光是如何撒满大地,而下雨的话又会是什么样子。人们怎么照顾那些葡萄,采摘它们。我总会想到那些照顾和采摘葡萄的人……如果是一瓶陈年老酒,他们当中的大多数已经不在人世了。我总会想到酒是如何不断的生长变化,就好比今天如果我打开了一瓶酒,它的味道一定和其他任何一天打开的时候有所不同。因为酒是有生命的,而且它在不断进化,变得更加复杂,直至达到巅峰状态……然后就开始了它平稳的,不可避免的衰老过程,就像你那瓶61年的红酒一样。……最后它的口味变得真TM的好。

是吧,真TM的好。电影里那瓶61年的红酒是白马庄园而非拉菲,不过管他呢,61年是葡萄的好年头。电影里那瓶61年的白马庄园最终在纸杯里晃动着,和粗糙的炸鸡汉堡一起被送下了肚。剧集里小关用小宾馆的玻璃杯喝掉了那瓶拉菲,同样抱怨着没有像样的酒具——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酒理应是用来喝的,而不是用来收藏的。至于用什么喝,那是次要的事。
但对于冯琨而言,那瓶酒或许只能是苦涩的味道,酒如人生。

“我查过事故报告了,那两个遇难者,其实当时已经处于化工原料之下了,没有生还的可能性。你的选择是对的。”
其实就破案而言,查多年前的事故报告或许并没有十足的必要,然而,“我总会想到,葡萄成熟的那一年里都发生了什么,阳光是如何撒满大地,而下雨的话又会是什么样子。”——当你了解并同情的时候,酒和人生就有了温度。
可这种温度,并不能改变酒的味道。多绝望的事。硬汉派推理把侦探从壁炉前的安乐椅子里拉入了徘徊独醉的街头,各色面孔的人擦肩撞过,心脏被世界撞击得千疮百孔,却还是要执拗跳动。

于是我们干掉这最后一杯
敬每个人的欢喜和哀愁
但愿这杯酒的劲道
能撑到明天酒店开门

——马上就要开始EP23了,我的考验来了。 


评论(39)
热度(152)

© 看不见的星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