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记的细节-白夜追凶23

周巡:“嗨老关,这61年的拉菲,一杯都没给我留?”

小关:“我这不也是为了不让公安部的五条禁令抓你个现行嘛。”


——公安部五条禁令,听好多次了,我也是头回想起来查查到底是啥。


周巡:“不管怎么说,董乾也算是死有余辜;江州警方破获了案件,抓住了冯琨;胡强呢,也把伤害致死减轻到了故意伤害。合着是跟着忙活了半天,就咱们一无所获。”

小关:“谁说一无所获啊,你知道吗,这冯琨到最后都没喝一口酒……我又是个看不得浪费的人。这61年的和16年的,确实不一样。”



 ——句式好熟啊。想起了《四签名》的最后一段……

我道:“分配得似乎不大公平。全案的工作都是你一个人干的,我从中找到了妻子,琼斯得到了功绩,请问,剩下给你的还有什么呢?”

歇洛克·福尔摩斯道:“我吗?我还有那可卡因瓶子吧。”说着他已伸手去抓瓶子了。


——小福尔摩斯·关也抓住了他一直在找的瓶子,而且喝了个涓滴不剩。酒后的关小爷实在是太放飞了,这也就是人的主观意识在作怪吧……而且运气不好的周大队长上一集差之毫厘没抓到现行,只好找小间谍问一问……


——收获白眼一枚,间谍说不做就是不做了。

 回程的火车上小关和法医姐姐开了半辆车。

“要不是你现在怀孕,我非把这节车厢都给包下来。”


——和江州案开始时同样的镜头,反方向的列车。


同一个夜晚,老刘仍在办公室忙碌,翻阅了不少旧案卷。若有所思。

想打个电话,又停下了。

同一个夜晚,叶方舟驱车前行,看了看后面跟踪监视他的车辆。


 

查无此案结束。


军火案开始。

赵馨诚在车里等待接应,和卧底探员失联。


指挥中心指示原地待命,小赵听到枪声,按捺不住冲进去,用拳头、铁锹和板砖分别放倒了三个人。



——中间那位,感觉应该是伍玲玲牺牲那天晚上袭击大关的俩人之一……死而复生的感觉很好吧。



 准备进一步突入时被枪口指住了脑袋。


——应该是自己人,然后就被带回去控制了。

——小赵好帅。

长丰分局。看看全景这地方好像还挺偏僻?绿树成荫的。


老关进了队长办公室,里面有个小冰箱,对吃货而言很方便啊。



周:“哎,别动。……嘿,最近的气色不错啊。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关:“你到底想说什么?”

周:“你看我想说什么,你也老大不小了啊,不能老一个人啊。我觉得小周那孩子,不错,考虑考虑。”

关:“你是有多恨刘长永啊。”

周:“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关:“没正事我先走了。”



周:“你看你看……这还不是正事呢,还不让说了,这人生大事,怎么……说说怎么了啊,多重要啊。来来,看看,你看,这是安廷和叶方舟暴露和遗留下来的所有线索,都在这,来,交给你了。”


——桌上那本书,看不清名字,下边并排的两行照片倒是蛮明显的。估计不是开国十元帅就是开国十大将,军事历史传记类的书应该是周队平常的阅读爱好吧。
 

关:“什么意思啊,让我调查。你信得过我?”

周:“他俩以及隐藏在他俩背后的人,不管与你弟弟的案子是否有关系,肯定都不是什么好人。从这个立场上,我相信你。”




——关老师笑了。


关:“你相信我?”

周:“对,因为你是个好警察。”




——就是想多截几张……这几张老周真好看啊。五官有种墨笔勾描慢扫一样的鲜明漂亮。


(以下胡乱写写,随便看看就好……作为金鱼,习惯了看推理小说被牵着走,实在不擅长案情分析。第一段把之前的回复直接贴过来了。)

王志革夜闯支队之后,周巡的不信任感大概达到了顶点。信息不对等,长丰的人可不知道崔虎的存在,也不知道关队的黑恐。全员都撒出去了,你这么巧趁我们空城的时候闯进来,要么你和王志革是同伙,要么唯一坐镇中军的你哥给你通风报信——很顺理成章的联想。所以王志革案告破时老刘还说,关队这次你想走也走不了啊,劫持案结束后态度却180度转变。周巡不愿猜疑,但也不得不怀疑,所以去老关家非法搜查在前——哥们真怕在你家发现点啥;绑架案的独立主导在后——老实呆在我们眼皮底下,缺了你也不是不能破案。

任波绑架案,最终是一个令人悲伤的结局。小关和周巡在医院门口,等着任波的生死,缭绕烟雾中仿佛达成了某种程度上的理解与和解。之后津港和江州的双城双线,在津港,公交车上“关宏宇”透露出的线索,以及BBClub夜总会的监控视频,证明小关和安廷叶方舟并非一党,暗地里还有一股势力。在江州,周巡借一个顺理成章的契机查了大关的指纹,事实上已经有了兄弟可能共享身份的怀疑;但很可惜,就差那么一点点,交接完成,老周与真相擦肩而过,面前的“关宏峰”,就是关宏峰本人。

怀疑当然还会有,老周觉得老关一定有所隐瞒,但“你是个好警察”这件事,周巡恐怕从未怀疑过。多年来的了解,几个案子中表现出的执着,关宏宇和安廷叶方舟并无关联,这几点足够周巡给出信任。“我们的职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人民和财产的安全”,在这个职责面前,你和你弟究竟怎么回事可以暂时往边上站。

——当然,如果能拔出萝卜带出泥就更好了……


准备去海港支队打架了,唔,又见同款靴子。


长丰长兴路发现无名男尸。

周巡:“现场交给老刘,让他来负责,法医那边让他们确认一下,如果没必要的话就把尸体拉回来做尸检。现场勘验交给技术队和助理法医完成。”

——回来做尸检,主任法医不必出现场,这是在照顾高法医吧。

 

关:“有命案你都不出现场,还叫上我,别告诉我你是要带我去海港支队找白局打架。”

周:“很过分吗?”

关:“一般情况下,你都很过分。总得告诉我,开战的导火索是什么吧。”


——这个笑容对关老师而言简直称得上灿烂了。


“没想到把你们哥俩也惊动了。”


——同为老狐狸的白局。和顾局一样,二级警监。

 

老关问了三个问题。什么时候不见的?下班以后?出任务时候配枪了吗?


老白:“这个……我还真不太清楚。”


是他女朋友找的我……这是雪晶吧。

喂,刘强,叫曹伐接个电话。

——当一个“世界”逐渐呈现,是多么奇妙的事。接下来会看到海港的何靖诚,或许日后还能看到西城的秦驰、路铭嘉和胡一彪,然而……

 

大关:“老白一直在撒谎,可能是因为准备不足所以破绽百出。先不说他被咱们问愣了几次,最明显的就是,一名支队刑警在出任务的时候失踪了,而主管他的局长对这名失踪的刑警有没有配枪并不关心。”

——三个问题掐得好准。周巡:我还真知道该去问谁了。


老刘:“亚楠,身体都这样了还出现场。” 

高法医还是来了。

死者纪杰,今年四十四岁,今年年初因为涉嫌贩卖枪支,被全市通报协查。

老刘:“这金银细软都被撸了,难道是……抢劫杀人?”

小周:“刘队,你见过抢劫杀人还单独抛尸的?”

 小周怼完老爹就走了。小徐和高法医对视一眼,高法医一摊手,两人继续工作去了。小汪冲赵茜做了个手势,去另一边忙活了……剩老刘一个人在中间站着萧瑟。


市局,大关和周巡终于见到了赵馨诚……还有一个对自己人呼来喝去的孙警官。


关:“你们这种处置合法吗。”

孙:“这事轮不到你操心。”

关:“如果他涉嫌违法犯罪,可以走正常的羁押程序,这叫什么?关禁闭啊。”

孙:“我说了,这事轮不到你操心!”

关:“这又不是部队编制,不存在这种处理方式,你们这么做,跟非法拘禁有什么区别啊?”

孙:“我说了这轮不到……”

周:“你TM复读机啊你!”




——敢在周巡面前怼老关。

周:“你干嘛?你还在这崩了我们不成?我问你,他哪儿说错了。哪TM错了说话!”

孙:“有什么意见……你们可以跟总指挥谈啊。……但命令就是命令,人你们见到了,马上出去!”


——其实孙警官也蛮萌的,命令就是命令。不萌的大概只是内部审查。不同立场的敌人很多时候都可以惺惺相惜,但同一阵营的暗箭、绊子和猜疑,却是最伤人的利器。岳武穆的风波亭,汉尼拔被迦太基流放,杨提督被软禁开审查会,飞到N光年之外的企业号依然要召开听证……对了,还有几集之前刚跑来找过麻烦的马主任。

明知战友失联,生死不明,却只能被困在这里。

 

赵:“老周,这事你也别掺和了,留根烟给我吧。”

周巡和老关的眼睛,都有点水光的。



喷了孙警官一脸烟,转手递给了小赵。


紧接着赵馨诚凭一根烟当场越狱。

 

孙警官爬起来拿着话台通知,赵馨诚跑了……紧贴着墙根,好像怕大关和老周会出手似的……


 

小关在看书,《犯罪预防案例解析》

其实是张保平、李世虎《犯罪心理学》第五版,出版单位还是关老师的母校,2011年版。




监视器时间,2016.11.30,17:00:52


警报大作,门厅里看上去像来办事的妹子纷纷捂着耳朵。从正门逃跑的赵馨诚直接被扑倒……



“这位领导,赵馨诚被采取强制措施总得有个说法吧。”

“你是……关宏峰?”

“您是……”



——这位领导谁啊到底,我憋好久了,这大叔其实也蛮帅的……并没回答大关的问题,直接带他们去见了施广陵。小说里这个地方出现的就是施广陵本人,有必要加个没名姓的人么?日后会出现?还是主创团队中谁来客串的……

 

施局。


施局:“关队长,算起来咱们可算是老同事了。”

周巡:“施局。……施广陵,以前咱们分局的政治部主任。嗨,你看,这才几年啊,现在是市局的副局长。”

大关:“久仰久仰,就是……有点没对上号。”

周巡:“老关一般对这个当官掌权这事儿不太感兴趣。再说以前开会都是派刘长永来,也难怪你们没见过。”


——还是觉得蛮有趣,施局曾经是长丰分局的政治部主任,就算关老师在长丰的地位比较超然,但身为党员,各种奖项荣誉还拿了一堆……如果施广陵是市局的倒也罢了,不认识自家的政治部主任,好像总有点说不过去。


老刘一直有点心不在焉。

 小周介绍完案件概况和目前可选择的排查方向:“……所以,还希望刘队来定夺。”

老刘:“呃。……第一条你说什么了?”

高法医:“第一条就是马上打电话给周巡,让他和关队回来主持工作。”

……老刘就真的去掏电话了。



——在叶方舟这个案子的关联调查上,老刘真算是锲而不舍了,之后能以一己之力查出乔森,也可见这段时间下了多少功夫……


以及,长丰的案件白板,排版和字迹质量略下降啊。


第三集


 

周巡:“那是因为我在接替你当支队长之前啊,也被无数次调到各专案组去负责外围工作。”

大关:“这事我怎么不知道啊。”

周巡:“你当然不知道啦,那是有保密义务的。这种临时的抽调是不会通知被抽调人上级的,所以你不知道。”

大关:“行动内容是什么?”

周巡:“具体的内容我们也不清楚,只知道自己该负责什么,其它的,不知道。”




——啊,花痴一下。

——以及,感觉周巡这段话并不是随口说的,既然有保密义务,又何必在此时说出来呢……倒像是给老关交个底:我已经涉入其中了。

 

大关:“如果换作我的话,也未必能做得比你更理智。不过我也不觉得施广陵的命令有什么问题。”

小赵:“对,大局为主,任务第一是吧。”

大关:“干咱们这一行的,面对危险,总要有个心理准备。”


——如果我是你,我也会去救卧底探员。如果我站在施广陵的立场,还是会以大局为重,因为那牵涉更多人的生命。如果我是卧底探员,我会作好牺牲的准备。

——伍玲玲的身影和那声枪响再度出现,大关闭了下眼睛。

这个行动前前后后准备了一年多——林嘉茵是一年多之前去卧底的?

 

大关:“所以你老老实实的,别再闹了。”

小赵:“关队,我没想到会……”



——关老师真是收服炸毛兽的好手……撸毛。

周巡:“我算是彻底让你给带下水了。……我告诉你,我很负责任地告诉你,关队找不着的人,总队派多少人都没戏。”
 

周巡:“你要去卧底?你开什么玩笑。……堂堂长丰支队的前支队长,在黑白两道都挂了号的。”

大关:“你别忘了,我是因为我重罪的弟弟才退出警察队伍的,我很有可能怀恨在心。”

周巡:“好好好,就算你能用肥皂剧的那种情节去忽悠他们……”

——在明知自己有黑暗恐惧症的情况下,213那天晚上被一个不怀好意的陌生电话直接钓了出去,没有任何后援和后备计划,最终被扔到案发现场,背了凶手的锅。然后,吃一堑不长一智……在明知自己有黑暗恐惧症的情况下,不能携带定位和监听设备,完全不知道面对什么样的环境,跑去卧底?这次在明暗两边倒都有后援,但在失联状况下,也完全来不及啊。关老师是不怕牺牲的,之前他也和赵馨诚这样说过了。但外面还有个乱摊子没解决,以身涉险总得有个意义。

——“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我是没有,但作为算无遗策的长丰第一控场,选择这样“不可控”的方案,未免有点难以解释……

——好在碰上了一个智商全员下线的军火集团。

 

大关:“放心,我的安全不是问题。”

周巡:“哎呦嘿,我还真不知道你这自信从哪来的。”

刘音:“他真要那么做啊,我看这自信啊,就全来源于你这两百来斤。”

——车震杀手案开始的时候,大关往小关身上安了监听接收装置,可以远程监听并给出指令。之后这利器一直没用到——其实也未必没用,或许只是镜头中没表现出来。当然,很多情况紧急,匆忙交接的时候,可能很难做这么细致的准备。从这一段来看……大关和周巡的对话,崔虎仓库里的小分队成员全程监听,一清二楚,说不定又被崔虎升了级。

 

“孟仲谋,云南人,后来偷渡到缅甸做起了军火生意。现在是东南亚一带最大的军火商之一。他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哥哥常年在云南,以贩养吸,后来被武警打成筛子了。姐姐做偷渡生意,被抓进去以后判了无期,现在听说已经从监狱转到精神病医院了。相比之下这个孟仲谋算是有出息的,凡是在道上混的,涉爆涉及枪的,没有不知道三哥的名号。”

——小关的介绍,江湖百晓生。


一场大戏开演。


“老关,兄弟做到这份上,可真是仁至义尽了,你弟的案子是板上钉钉的事儿,这是原则性问题!”

“周巡,你升官发财的路我不挡你,我在这图什么,多长时间了,案卷呢?”

“你别着急啊!”

“别给我废话,没有我弟弟的案卷,什么都免谈!”

“你差不多点儿行啦,你真以为全队没你不破案啦!”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没有我的话,你周巡的结案率,会排倒数第几啊。”

“老关你要这么说话的话那可真是坏了交情了。”

“咱俩就没交情!”




——长丰支队真是藏龙卧虎,一群影帝影后,只是台词太戳心。但既然是之前商量好的剧本,说明两位主演谁也没觉得戳心,这样一想倒是很萌……


老刘:“周队,怎么搞成这样啊。”

周巡:“怎么搞成这样,你副队长连基本的工作都做不好,让那姓关的现在这么牛逼!”


——老刘这个笑容真是发自肺腑啊捶地。


赵茜扯着小周要走,小周傻愣愣的犹豫不去,被周巡抓去了办公室。



作为围观群众被迫观看大戏第二场。




——法医姐姐太帅,捶地。看后来大关和小关的对话,这场戏并不在他们的预定剧本之内,恐怕是周巡的即兴演出。



——左边墙上的古地图挂画,桌边的地球仪,周巡右边架子上露出一半的小帆船。


“众叛亲离”的老周一瞬间看起来也有点脆弱……


但立刻振作起来,补了个刀。



小关:“我以为你们俩已经商量好这出戏怎么演了。”

大关:“嗯,可是里面并不包括亚楠被停职这一部分。我也是刚知道的。不仅如此,他还对咱们家里上了监控。”

——刚知道的,谁告诉他的?感觉还是高法医的可能性比较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场戏的确是周队即兴加的。


立川这个线索,应该也是小关打听出来的。要见东海龙王,就先找个虾兵蟹将打听打听……他在江湖有人脉,也知道怎么去搞把枪。

关老师的卧底行动开始了。

“找你……买点特殊的东西。”


与此同时赵茜和小周去了安廷家。

赵茜:“这领导之间的斗争矛盾啊,谁也说不清楚,咱们就是听命干活的,你也别想太多。”


——搭着肩膀,这段时间以来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好了。小说中赵茜还是有点心机的,不过是用在办公室政治上。剧里也一样,表现得没太明显。


关老师的卧底行动结束了。

“这个叫立川的人,好像根本听不懂我在说什么……无论我怎么说,他都在那跟我装良民。”


——小说里对大关这个表情,用的形容词是“难得的臊眉耷眼”……

大关:“只能对这个小型销赃窝点进行监控,一旦有人赃并获的机会,马上把这个立川抓捕起来。争取把他变成自己的特情人员,这样就有机会向更深一层摸查。”

——这是正统的侦查手段,不过,需要多少时间呢。


小关:“像这种渗透工作就不能慎着!”




——一路打将过去……搞定。后面墙上的红色标语:立足社区,服务社群。

——其实还是赵馨诚前天晚上潜入的地方。既然大关和周巡已经见过赵馨诚了,反正也是要找过去自报家门,是不是应该直接去那里看看,即便军火贩子们已经被惊动搬走了,或许也能留下些蛛丝马迹。

——被赵馨诚放倒了三个人,居然还没搬走,金老二一伙也是心大……


关小爷一笑,就有人要倒霉了……有如沙加睁眼,狄飞惊抬头。



手指直接扣入扳机内侧,拧腕,飞踢,两个动作把人放倒,转身开枪。还是要慨叹下,手枪射击,几乎没瞄准,打成这个结果。退出武警部队这么多年了,究竟怎么做到的?

“你就是姓关的,身手不错嘛。”



——金老二出场,话说这位身手不错的关队长之后变成毫无抵抗力的沙包,就没人怀疑吗?


“瞧你这张阶级斗争的脸。”



第23集end


评论(61)
热度(189)

© 看不见的星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