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记的细节-白夜追凶24

上周实在是忙成狗,拖了好久……跪。

原本是想在大小关生日之前把这个系列完结掉的,现在看来是没可能了……

林:“他不是来找你合作的,他是来找编辑的。”

小关:“什么编辑啊。”

林:“他是长丰刑警支队的前支队长,叫关宏峰。我就是编辑。他来这里找我,就是为了让市局的卧底行动,重新回到正轨。”

 ——没对上暗号,面对林姐姐的枪口一脸愕然的小关。潘老师的脸近距离下还是很能经得住考验的。

 

林:“我不明白把他转移到这有什么意义,直接把他干掉就好了。”

金:“再怎么说,他也是前任的刑侦队长。就算杀了他,也得在动手之前,让他有的东西全部吐出来,对不对。”




——军火案最大的亮点之一,就是贡献了手铐版小关和战损版大关……咳。

——我也不明白把他转移到这有什么意义,一个津港的前刑侦队长,能吐出点什么东南亚军火贩子想听的东西……

这应该是剧中军火集团的第一次转移。去看了一下小说,赵馨诚接应林嘉茵的地点是在仓库,而小关找到金山的地方是一处平房。小说中赵馨诚同样被三人包抄,放倒对手之后被枪口指住。不过三人均未携带武器,老赵也是徒手对敌,多半应该是自己人。但剧集里,三个人可都带着旁门左道冷兵器,而且这样的打斗方式……



——暗中偷袭,斧子直接把墙体砍了个印,如果是自家人拦截,断然不该是这种行径吧,这也太过头了。但如果不是自家人,被惊动的金山为啥不走……可能真是因为剧组懒得频繁换场地了……

“怎么样关队长,是不是在临死之前,还要大义凛然的摆摆姿态?”



——作为恶趣味而言这几张还是很好看的。

——但这个台词和这个造型,总让我想起鸠山跟李玉和那个场景和时代。总觉得小关队长下一句就应该是大义凛然的:“共产党人的意志是钢铁意志,你们是打不垮的!”嗯,很多年不看抗战剧了,想到的类比对象可能过于古早,但金山大哥他实在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样板戏气质……

林:“他不可能不知道卧底行动。”

金:“只不过,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如果他真是派来的卧底,那我们刚才就完蛋了。”

林:“你要搞清楚一件事,他可是关宏峰!”

金:“关宏峰又怎么样?”

林:“全津港,知道关宏峰这个名字的警察,都清楚一件事,如果公安系统只有一个人不会变节,那一定就是关宏峰。”



——就真的是……比较尬了。

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林嘉茵这个角色,其实是很动人的。

第二十七集她的葬礼和墓碑,施局带着一小部分海港支队,再无旁人。墓碑上一张有点失真的黑白照片,面颊瘦削,和在金山窝点时的浓妆艳抹一样,不大看得出本来面目。赵馨诚鞠躬之后,黯然且愤然地提前退场。关老师抱着一束花,在高处沉默地看着。

如果林嘉茵真的死了,葬礼大概也就会是这个样子吧。

周巡曾经说:“我要没把全家人的脑袋别裤腰带上,我不敢干这活。”他有个老爹,关宏峰有个弟弟。而林嘉茵决然说出“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林嘉茵这个人了”——想必她是了无牵挂的。法医姐姐说,当时她在队里不起眼,和大家也不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消失了。有谁注意到她的消失吗?有谁是她的朋友吗?有人在难得的休假时间里和她一起逛街吗?她有心情去看一场电影吗?有人知道她喜欢的口红色号吗?

那么……她曾经是怎样的人呢?

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关老师不再是十五年前那个戴着一点不搭的紫色围巾,跟老太太耐心讲道理的关老师。周队不再是十五年前那个愤世嫉俗,不顺眼就打的周队。林嘉茵呢,她从什么样子,变成现在的憔悴,狠厉和孤绝——而周舒桐的明天,又会是怎样的?

甚至会想到“二组的孙海燕”,仅仅出现了一次的名字。如果一部作品有了真实的温度,那么每一个名字,都变得真实可触。

那么,一个很动人的角色,为什么会有这种尴尬的感觉……

看第一遍的时候就会感觉到,金山和林嘉茵的台词很不口语化。两个人的吐字都比较慢,而且有比较刻意的抑扬起伏。眼神和肢体动作都很夸张,如同一出舞台剧——这如果真的是舞台剧,倒也没什么问题,但对戏的小关老师/大关老师那边,台词、语气和动作却依然是接地气的。

“知道为什么道儿上信三哥不信你吗。……但凡找个人拍个脑瓜就能想清楚……”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TM爱信不信。”

“之前我是欠考虑……咱们惹那个麻烦干什么啊。”

再一对比金山“是不是在临死之前,还要大义凛然的摆摆姿态”,林姐姐:“如果公安系统只有一个人不会变节,那一定就是关,宏,峰!”实在不在一个维度之内。演员的台词功底固然有一定的因素,但主要问题或许还是因为军火案整体的设置。

这事儿说起来似乎太絮叨了,所以……还是把个人的闲扯放在最后的PS吧。

继续继续。

 

林:“之前的不算,拿他当投名状,也没问题!”


——想了想……这大概是全剧小关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吧。

嗯,现在说得有点早了,很可能会被打脸。不过……管他呢。总觉得213那个夜晚,关老师嫁祸弟弟的同时,肯定也留了个保险栓。之前曾经举过那个铁轨岔道的例子,如果一边是小关,一边是自己,关老师肯定会让火车往自己这边开。但如果一边是小关,一边是自己,可自己身后还有一群无辜的人民群众,估计就会咬牙坑一下弟弟了。

然而,坑归坑,在火车飞驰而过的一瞬,我总想相信,关老师自有其手段把弟弟推出去,自己挡在前面,毕竟那辆车原本就是冲他来的。未必是手电筒,也可能是那个存有监控视频的硬盘,或者其他。其实说起来,一般而论,小关最大的危险就是被抓捕归案,如果能拿出确凿的证据证明是自己陷害弟弟,大抵也可以当庭脱罪了。关老师所需要的,是能让他查出真相的时间。但再高明的侦探也不可能真的算无遗策,若不是金山大爷手快,小关搞不好就真的当场被爆头。

万一卧底的爱徒杀了被自己陷害的弟弟……哭都没处哭去。

金山的手机响了,去接电话,让小弟们看好林嘉茵不要乱来。

——三哥的电话么?

周:“你找了这么一地儿呢,啊?港片看多了吧?”

高:“哎少抽一根是一根吧。”

周:“行,行,对对对,忘了忘了。……怎么样,情况怎么样?”

高:“关队已经打进去了,现在就在这个位置,里面的具体情况还不清楚,中间他们进行过一次转移,发现编辑和金山他们在一起。”


高:“按照专案小组的说法,这次卧底行动破获孟仲谋的军火贩卖组织还在其次,最主要的,起获那批失枪。如果我们现在还不知道那批武器在哪,很可能无法达成这次行动的目标。”

周:“要是继续放任下去,老关的安全可越来越没有保障了。”

高:“你知道吗,既然哥俩都长得一样,我为什么不选关宏峰选他弟吗。”

周:“什么意思?”

高:“怎么多年我算看明白了,你们这群干刑侦跑外勤的,个个都把脑袋栓裤腰带上。生命安全?那就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儿。找个干刑侦的男朋友,我可受不了这刺激噢。”



周:“你是说,老关是干这行的,那危险是理所当然的事儿。”

高:“我是说,你们这群人啊,个个都不听劝。”

——关宏峰、周巡、林嘉茵……吴征,赵馨诚,大概都能用上这个注脚吧。

 

周:“对了,说到受刺激,停你的职,是为了让你保胎生孩子,你掺和这事儿干吗。”

高:“你跟关队把保密范围限定得那么严格,除了我,你还信任谁来负责联络?小汪啊,你们家小汪啊?刘……”

周:“行行,好了好了……以后别老找这地儿啊,登梯爬高的,注意点安全。”



——你们家小汪啊。法医姐姐太萌~

——感觉最后那个脱口而出的字是老刘躺枪~

老周接到了小周的电话,搜查完毕,在办公室等我。

刹车失控。

——撞开安全围挡又冲上绿化带,终于停了下来。周巡拿出打电话让小汪来接人,当时握着电话的手都是微微颤抖的。

 

林:“随你怎么说,就算你骗得了金山,你也骗不了我。”

小关:别扯淡,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并不是因为怀疑我才这么干的,你就是想杀我。

……

林:“你死有余辜。而且……你不是关宏峰。”


 ——第七个知情者。

 

赵茜和小周在办公室,介绍了一下安腾住所的搜查情况。

老周生死关头打了个转回来,第一件事是打开保温杯喝水,第二件事是打开抽屉吃零食。



——可惜看不清他吃的啥……

 

汪:“这车我查了一下,刹车油啊,被放空了。”

周:“是不是因为老没做保养啊。”

汪:“当然不是啊!”

技术队查出的结果,刹车盘被人为破坏,从开出去就开始漏油,直到漏光为止,刹车失灵。

周:“结论呢?”

汪:“这还要什么结论呐,啊?我的哥啊,这车是不是您开啊,明显是有人害您啊。”



周:“那费那么大劲,就为了造一个意外现场。”

汪:“对。我看啊,咱不妨把这个车库的监控啊,咱查一遍。然后您也好好想想,到底是谁啊想害您。”

周:“那咱们队所有人来都得上这过个堂来,这不是胡闹吗。”

汪:“也是……”

——内鬼也是够笨的,这种破坏方式难道不是很容易看出来吗。

——案卷第十页被盗走之后始终没查监控,或许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金山:“三哥有吩咐,既然关队长带着财路来的,我们先了解一下情况。”

小关:“凡事都有个礼尚往来,既然这头开成这样,我觉得这生意啊,咱们还是算了吧。”

——看来刚才的电话就是孟仲谋打来的。

地下有个箱子,茗韵高级红木茶具,看样子像新买的,专为谈生意用。


“关队长,请留步!”


——小关真是很奇妙的,有一种精悍飒爽的气质。


——茶具出现了,挺全的。茶炉、果盘、六君子一应俱全,下面垫着的是个大号茶席?

——然后两个小弟搬了张大号沙发过来……

 

关:“我们刑侦支队大部分的案件都有物证环节。一旦定案审结之后,所有的物证都会封存,然后移交到市局归类,此后二十年,不会有人再去了解物证的情况。”

林:“所有作为物证的枪支,都有弹道备案,如果销售出去,但凡有一支被起获,就会立刻事发。”

金:“没想到,你的样品,膛线都被锉掉了。”

林:“没有膛线,精准度会严重下降。”

关:“你做这种生意,还要提供质保服务啊。”

——小关搞到的那支枪,又是从哪里流出来的?

 

“手机你得还给我吧,枪呢我有的是,你自己留着玩吧。”


——挺厚一摞,大概有多少?既然那把枪是小关黑吃黑搞来的,兄弟俩现在又境况暧昧,这笔钱不知道是否需要上交给国家……小关真是创收有道,不上交的话……够买很多瓶格兰菲迪了。

 

“要想坐下来重新聊也不是什么难事,我的要求很简单,杀了她。”


“让他们杀了林嘉茵?你疯啦!”

“哥,跟这种禽兽打交道,你不懂的。像你那套形而上的正规的手段,根本行不通!更何况,这林嘉茵她已经变节了对吧。而且还一门心思想弄死我,我觉得她就是咱们真正继续渗透的最大的障碍。”



——桌上崔虎同学的手摇磨豆机和电动磨豆机,湖蓝盖子的塑料筒是个咖啡豆储藏罐。电动磨豆机好像是小飞马?

“林嘉茵,我知道她。她是不可能变节的。”

“嗯?她也是这么说你的。然后她就差点一枪爆了我的头。”

“金山什么时候答复你?”

“还有一个多钟头。”

“交接吧。”

——当然,这时候交接是很危险的。不过后来想想,大关也可以说是用行动证明了之前和赵馨诚说的那句,“如果换作我的话,也未必能做得比你更理智”。

 

“周巡?周巡差点出事你知道吗。”

“出什么事了?”

“我来的时候接到电话,说有人把他那车做了手脚,差点出了严重的车祸。”

“哥,偏偏在这个时候,你认为这是巧合吗。”

——周巡特意嘱咐小汪,不要说出去。感觉有可能是周巡自己给老关打电话告知的这件事吧,不过当时的老关其实是小关。

“那赵茜不正常,你跟周巡说过吗?”

“回来之后我一直跟师姐在一起,而且,周队那个样子嘛,我……不过,我给关老师打了个电话。”


“什么?”

“我给他打了个电话说起这个事了,不过他好像根本没有心思搭理我,就把电话给挂了。”

“以后这件事,就别往外透露了。”

“您的意思是和周队和关老师,都不能再说了吗?”

“都别说。”

“那,那关老师……”

“别跟我提关老师,关老师的,以后你给我离他远点!……关老师,你也不看看他多大岁数了。”




——其实之前小关老师也是这么说的。

“别关老师关老师的,听着生分。咱们现在是工作以外的时间,叫我哥。”

老刘打电话:“喂,下来一趟吧。”

 

“嘉茵投靠我不说,她一来就给我送了一份大礼。……这种出尔反尔的空降兵,我倒有新的看法。”


小关:“那个金山,没什么脑子,我倒是不担心。主要是那个林嘉茵。一个变节的卧底探员,实在有点难预测。”

——总之,这个案子能顺利完成,大关能顺利脱险,全靠金山没脑子这个设定了……

老周:“谁来找的你,是你闺女还是小赵?”

老刘:“我闺女。”

 ……

老周:“安全问题你放心,她在整个事件的最末端,没有人会针对她。这不,还不到半天,就有人对我的车开始做手脚了。”

老刘:“哎,你要是让我参与这件事的话,就得给我露个底。”

老周:“你还想知道什么?”

老刘:“首先,安廷的住址,你是怎么知道的?”

老周:“老关看过安廷身上所有的证物,再结合他租的那辆车的情况,交叉对比排摸,最后再集中调取其中一个小区的监控,自然就中奖了。”

老刘:“关宏峰还真是关宏峰啊……”

——有点发自肺腑的意思啊。

——老刘对老关还是很蛮佩服的,搭档这么多年,纵然妒火中烧也终归了解,业务逆天的大牛总是能让人哑口无言。不愿意叫周队,也许是觉得这家伙智商和我也就差不多……凭什么……

周巡:“但不知为什么,这部分在小赵的档案里没有显示。”


——前文说安廷是带着妹妹一起来津港发展的,赵茜考入警校多久了?研究生毕业,还有市局的工作经验,至少也七八年了吧。之所以选择警校,初衷和这位养兄有关系么?

 

老刘:“可你和关洪峰这又唱的哪出啊?我是说你俩这戏啊,演得可够深的,可瞒不过我。昨天案发现场你俩没去,又鬼鬼祟祟的,搞什么名堂。”

老周:“这部分你没必要知道,反正你脑子也不够使的。”

老刘:“你也好不了哪儿去啊……”

——这些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的小细节真是太可爱了~

——周巡接了个电话走了,应该是亚楠通知他去收网的。

嗯,老关当了一阵子沙包……林姐姐在旁边面露不忍,估计已经有点儿疑惑了。


“TMD官匪也好,警方派来的卧底也罢,津港又如何,刑侦队长,又能怎么样!枪在我手里,我想崩谁就崩谁……”


——这台词,尴尬得要哭了……

“你没搞错吧,刚才在仓库的时候你不让我下手,现在反倒要让我杀了他?”

“别管它,崩了他。我跟你保证,在三哥面前,你至少可以跟我平起平坐。”

——别管它。

即便脑子进水也还是很令人疑惑啊,刚才在千钧一发之际把枪口挡开了,为何这时候要再次下手?这是要试探啥?以及,跟你平起平坐很值得自豪吗……孟仲谋培养出这样的左膀右臂,是怎么活了这么多年啊……

“瞧你这张阶级斗争的脸。”




书中的关老师挺冷静的,可能是基于两点吧。

首先,这种外来的黑集团不大敢杀当地的警方人员,哪怕是个前刑侦队长,否则引起的反扑可能是他们所无法承受的。

其次,书里林姐姐多一句台词:“刚才在仓库的时候你怎么不让我下手?在这儿开枪的话,整幢楼都听得见……”在这儿开枪,还马上要交易,太扎眼了。很可能还是试探。

书中的关老师眨了眨眼作为暗示,最后果然也毫发无伤。剧里……开枪的一瞬还是有点小紧张。

金山: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多次了,金二哥的大笑 。等刷完了27集打算数数他出场以来一共这样笑了多少回。


 ——拍手拍得好尴尬,扶额。

救兵来了。


——不是老关的救兵,是演技的救兵。在Cindy小姐几乎没落地的黑眼球,以及挤眉弄眼的各色恐怖表情面前,金山小队都成了一股清流,林姐姐更是变得亲切可爱起来……

“这也是我的好兄弟……”

……囧。

这“好兄弟”鼻青脸肿,惊魂未定的样子。

——对于观众而言,两次开枪可以验证林嘉茵对大小关态度的不同。对于金山而言,实在看不出第二次开枪的理由。好吧,就算能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林嘉茵和关宏峰不是同党,林嘉茵你可以继续信任,但刚卧进来半天的老关,一个出尔反尔的空降兵,哪里来的信任他的理由……?

反正金山没什么脑子,行吧。

高:“哦,难怪你不认识,那会儿你还没调来跟关队搭档呢。林嘉茵是关队的徒弟,跟过关队两三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突然消失了。她在队里那会儿不太起眼,跟大家也都不太熟。”

周:“哎对了你刚才说林嘉茵变节是怎么回事啊。”

……

高:“可能是基于过去的了解吧……她一再向金山强调,关队是绝不可能投身犯罪的。关队也一再强调,林嘉茵是绝不可能真正变节的。”

周:“老关是这么说的吗……”

高:“我觉得他这么说多少有些情绪化吧。……”


——既然老关这么说了,那一定有其道理。

——这个时间还是有问题……如果以周巡的告白为准,自从他见到老关,两人没在一起的时间其实只有一年而已。那老关什么时候带的林嘉茵?而且这段对话看起来,法医姐姐才是待在老关团队里时间最长的人。

 

周:“那批枪的下落……也对哈,不管市局搞什么专案行动,咱可没必要把老关搭进去啊。要是林嘉茵真的变节了,那赵馨诚有什么必要为她还跟行动指挥较劲呢……”

 

林:“你们俩怎么也纠缠进来了……先是你弟,然后是你。搞什么啊。”

关:“三天前的行动布控,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你为什么跟专案小组断绝联系?”

林:“赶紧找个机会脱身。我知道,你不是真的来和金山合作的,但我是。”


——卧底二人组,就这么在毫无监视的情况下,敌营喜相逢了……

第24集end

ps:

关于硬汉派推理,以及军火案的胡扯(1)

这几天真的没时间写东西,但一直在想,军火案的问题究竟在哪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违和感,仿佛跟整部剧集格格不入。看23-27集的时候实在没忍住写了个吐槽,当时真是很难过,担心这部剧就此野马脱缰一去不返,那真的是太遗憾了。好在28-32集非常漂亮地把剧情拉了回来,但军火案,仍然是巴尔扎克的手——不是过于完美的手,而是难以契合的手。

《白夜追凶》的定位,是中国首部硬汉派悬疑推理剧。

硬汉派推理不意味着主角是硬汉,无论关老师还是潘老师都没硬到哪里去(够了)。这个概念其实是相对于以柯南道尔、阿加莎克里斯蒂为代表的黄金时代古典推理而言。古典推理往往意味着别墅,田园,打猎和垂钓,舞会和饮宴,各司其职的仆人和各式各样的房间……无人生还的风雪山庄,突然横躺了一具尸体的藏书室,坐在安乐椅子里的侦探。这一切离我们很遥远,但又莫名地令人觉得安心,你知道侦探最后总会解决问题,秩序会恢复如初,真相总归会大白于世。

但这样的世界一战之后便开始消亡,二战之后则不复存在,古典作家们自己也清楚这一点。克里斯蒂的《柏翠门旅馆之谜》重现了战前的英式老饭店:脸蛋红红的健康的姑娘,新鲜的橙汁和松软的面包,餐刀戳下去会流出蛋黄的煎蛋,可口的涂满黄油的松饼……马普尔小姐享受它,却也觉得它过于完美,宛如一个精心打造的时间凝固之地,一场漂亮而虚假的表演。旧时光总是令人眷恋,但阿婆和马小姐都清楚地知道,它并没有那么美好,而且永不复来。

而硬汉派推理则打破了古典模式,它把安乐椅子里的侦探直接拉进了泥泞不堪的穷街陋巷。侦探没有了猎鹿帽、长柄伞、小胡子、毛衣针的加持;很多时候他们自身就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酗酒、失恋、离婚、性格弱点、心理障碍,甚至更糟。他们依然用着传统或新兴的刑侦手段:现场调查、物证鉴定、证人走访、数据搜索……但他们身后却呈现出一个更为广阔、细腻、复杂的世界。熟悉而陌生的城市,形形色色的人,灯火迷离的夜总会,酒醉呕吐的暗巷,毫无理由的伤害,极高尚和极卑污的人性,猜疑,信任,爱与恨,某一瞬间的挺身而出或者退缩逃避,以及平凡庸常的生活。

古典侦探或许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类型小说”,硬汉派推理则一脚踏入了“现实”的疆界。那个世界就在我们身边;侦探也好,证人也好,罪犯也好,也都是身边的人。

废话太多写不完,下集继续吧……><

评论(46)
热度(156)

© 看不见的星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