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记的细节-白夜追凶25

林:“赶紧找个机会脱身。我知道,你不是真的来和金山合作的,但我是。”

关:“你……说实话,是不是有什么苦衷。”

林:“苦衷?如果你指的是,身份记录完全被消除,几年如一日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以及你身边的同事一个个因公殉职,却得不到承认的话。没错。……但是你知道吗,人是习惯的奴隶,很快我就适应了这样的生活和这个身份。”

林姐姐的烟,ESSE纯竹 


——莫名觉得很搭啊。

林:“就因为你曾经教过我什么是正义,什么是理想,你的形而上,崇高的思想,根本行不通。无论是在这,还是在公安的队伍里,在这个世界现实的面前,你所坚持的一切,都脆弱得不堪一击。……专案组关心的其实就是这两百支枪,买家已经带着定金来了。只要我完成这次交易,拿到我应得的那笔钱,至于你们怎么去追缴这批枪,还有怎么去抓孟仲谋和金山,这些我都管不着。也就是说,我没有必要非揭穿你不可。但是如果你执意要破坏这次交易的话,关队,下次我向你开枪,你就没那么幸运了。”

——林嘉茵是不可能变节的。关队这样说,但一直到军火案结束,都很难确定这一点,军火案的核心冲突也多是围绕于此。

小关:“她说的没错,人各有志,还是别抱幻想了。”

——小关在窗外发了条弹幕。
——这军火贩子的老巢简直是个筛子,俩卧底旁若无人地闲聊,来去如入无人之境,然后窗外还有接话茬的。上课时递纸条都没这么明目张胆……

大关:“我打算继续跟进这个行动。”

小关:“可我已经让亚楠通知周巡了,现在他们很可能带着人已经在外面了。”

大关:“我现在受了伤,咱俩怎么交接啊。你先隐蔽好,我再想想办法。”

——好的,就这么……聊吧。

辛:“我想这个关宏峰的出现,应该不会只是巧合吧。就算是,我们也不需要冒这个险。”

林:“我也不相信他,但必须承认,如果他是警方派来的,我们现在早就被抓了。”

辛:“也许啊,警方只是想在我们人赃俱获的时候,抓一个现行。”


——扶额,不想说什么。

“对了,我想这件事情,经手的人应该越少知道越好吧。……甚至你,都不应该在。”


——叹气,真不是故意截的,Cindy妹子大概就是个移动的表情包。

林姐姐这个表情其实也有点夸张。但和Cindy妹子比起来简直就是端庄大气了。

辛:“我说了,交易终止。”

林:“就是因为你定的这批货,我才推掉了其他的客户,你想翻脸毁约,耍我呢?”

——这种八十年代港片式的拔枪对峙场景也不止一次出现了……多年不看港片,感觉现在TVB也不会这么拍剧了吧。不过,当年黑手党其实并没有吻手礼,后来他们看了《教父》,觉得吻手礼太酷了,于是开始身体力行。也许恐怖分子和军火贩子们都是看着老港片长大的,所以抓住一切机会COS一下……

枪的型号,资金筹措,猜也能猜得出来背后的买主是什么人了……渉恐。

“我不陪你了,你们慢慢聊吧。”

关:“就光这两箱子钱,如果是在津港筹措的,很可能,他们的渠道已经暴露给警方了。像他们这么大摇大摆地拿着钱来找你,鬼才知道他们后面跟了多少当差的。”

金:“不过我们这里没有货,就算警察跟着他们,也不至于……”

关:“你也太瞧得起自己了,对于他们来说,你和孟老三只不过就是毛贼。而对于国家公安来说,你那几把破枪根本不值一提。”

——感觉应该是“对于国家安全来说,你那几把破枪根本不值一提”吧。国家公安层面还是很在乎的,紧盯着这二百多支枪呢。

 
“哎,现在该怎么办,你觉得……现在警察已经有人在外面了吗?”


——哭了。孟老三你这组织不会有明天了,我觉得连昨天都不该有,你们怎么活到今天的?

“Cindy小姐,我觉得,你的订金得给我留下。”

“你放心,我跟三哥从来不会做黑吃黑的事情。做生意嘛,总得有点契约精神。”


——这两伙人也真是半斤八两……

各自撤离。Cindy小姐看着金山一伙人退走时的表情,仿佛憋着一个喷嚏打不出来的样子。

老关出门时做了个“暂压”的手势,稍安勿动,别收网。

——暂时可以和金山的桀桀怪笑和Cindy小姐的表情包说再见了。

周巡:“你跟老关那拨,我留下来等市局的增援。既然老关示意咱们不要收网,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盯紧了,我去看看。”

——保密范围太小,可调动的也就他和高法医两个人。看起来敌方已撤离,但老巢里不知道留没留人。留下来探查情况并等待支援,开车跟上去,哪个更危险?此外,跟踪虽然有其危险性,但敌方阵营里有老关和林嘉茵,而老关相信林嘉茵。

林嘉茵提醒了金山一句,后面的皇冠车一直在跟踪着我们。停车,林和另一个金山的小弟拎着枪查看情况去了。

大关的表情,是真的有几分紧张。

金:“是跟踪的吗?”
林:“公安再不人道,也不至于派个孕妇来跟踪吧。”
——呃,至于。
——另外,这种情节设置其实也是功能性的。我们基本能确定高亚楠不会有事,毕竟这不是《权力的游戏》。但林嘉茵对金山出言提醒,让观众依然无法判断她究竟是友是敌,甚至老关此时也未必就百分百的确信。就算对昔日的老师尚存三分情面没有当场揭穿,但她很可能已经心灰意冷,背离了公安队伍。

水房里周巡和小关再度狭路相逢。

——这段打斗不长,不过也还是很帅,最后这一下够狠的,但摔得好漂亮……


——小关一个翻身极其迅捷地举枪,瞄准,定格。
窗外传来几声狗叫。

周巡:“没想到你也在这啊。”

小关:“你TM也没想到有让我拿枪指着这一天吧。”



——周巡的表情。也真是很微妙,并没太大变化,但仿佛就是能觉得,他的神色变了。

 
周巡:“你在这干什么。”

小关:“周巡,你抓我是职责所在,我不怨你。但你总TM不能老让我哥给你卖命吧。啊?”

周巡:“你要是肯投案,你哥就不用为支队做事了。”

小关:“你放心,等我抓着陷害我的家伙,我自然会找你投案。照顾好我哥,别让他出事,否则,我TM饶不了你。”

小关退后几步,出门。周巡也没立刻追上去,低头,叹出口气。

出门,那把枪被丢到了脚前来。
靠在门框上,又叹了口气。表情若有所思。

小说里的原句是:“周巡一手扶墙站在原地,久久未动,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

第二天清晨,这车开得时间还挺长的。金山一到地方就十分狗腿地冲过去帮老大开车门。 

金山:“三哥,你还大老远的……”

 “情况我都知道了,你是想把咱们家底一股脑的全兜售出去,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来津港卖军火,你是不是嫌我活得太长了。”
“你啊,枉费我这些年对你的培养!”
——三哥的人才培养计划,所有有理想的犯罪分子都应该引以为戒……

“关队长,你今天来得可不巧啊,让我不能不怀疑……你今天来的目的。”

——搭上脖子凑到别人跟前说话是军火集团的待客之道吗。

“哈哈哈哈哈哈!不过这一切都无所谓了。”

——“哈哈哈哈哈”大概也是军火集团的标配吧。以及这个风中猛回头仰天长笑实在是太销魂了,忍不住再来个定格。

 
“关队长,你言重了。我孟某只是个买卖人,杀人,我做不来。况且二位都是有背景的人。”

“林小姐,杀了他们。我想你杀了他们,就是想再回去,也要三思了吧。”

“别想太多了,一切很快就会结束的。”


——的确很快就结束了。

关老师这张脸此刻也是……左脸一片擦痕,右脸一道疤痕,嘴角一块红肿,眉毛一如既往地放飞,一晚上没睡,黑眼圈看起来也很浓重。

 
——那么,这个闭上眼睛,脸色苍白眉头紧蹙,脸部肌肉微微颤抖的表情,连续剪出来两次,是为了让大家印象更深刻吗……虽然的确是挺脆弱可口的……咳。

我真是没怎么看过港剧,黑帮史上以前有发生过这样的事件吗?虽然大家可能都想象过……
 
——但居然还真的有这种操作。
林姐姐转身开枪前的一瞬,背景里好像有一声狗叫?

林:“别开枪!听我说,你们要替三哥报仇,我就在这,随时都可以杀了我。但是现在,听我把话说完。三哥现在死了,你们还要不要替他办事,现在,谁还是老大?”

金:“卧槽,什么情况?”

——金二哥你说出了我心中想说的话! 

金山:“三哥已经不在了,我金山,给兄弟们保证,一、跟着我,天天有肉吃!”

小弟们好像都很受震动的样子。

——之前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啊,哭了。
 

“二,杀三哥的凶手,我绝对不会放过!”
“能告诉我,三哥是谁杀的。”
“二哥,她!”

——砰。

“我再问一遍,谁杀的?”
“不是她,不是她杀的,二哥,不是她杀的!”
——砰。

“二哥,他们俩杀的!”
“对,就是他们俩杀的!”



——感觉忽然就穿越去了《万万没想到》。小弟们都憋不住要笑场了。

三天前。

纪杰:“Cindy小姐的背景不简单啊,你连她的单子都敢接。”

辛怡:“按照规矩,先交百分之十的订金,二百七十五万。”

——这套茶具看来至少买好几天了。嗯,一单子两千七百五十万,倒也算是笔不小的买卖。不过在津港能不能买套房,大概还得看房型和地段……不了解如今军火界的行情啊。

——顺,津港的地图是天津,初始原型是北京。目前出现的四个区,长丰=丰台,海港=海淀,西城=西城,向阳=朝阳。和光小区离支队挺近的,估计就在丰台。关宏宇家在向阳区人民路东亚新小区9楼107,应该是朝阳群众。

林嘉茵姗姗来迟。 

林:“……你之前跟我提的,那二百三十六支,打包的话是两千,再加上那十六支R7,还有你现在剩下的所有,就是之前你跟我提过,将近二十箱的爆炸物,我最高给你出到两千五。”
辛:“呵呵呵……看来,我们是可以成交啦。”
——“看来”这个词,整个声音都飘了……

林:“他还有一个真实的身份,那就是专案组的特情人员。”
——特情人员,按《刀锋》的解释,就是类似港台片中的“线人”。又分“红色特情”和“灰色特情”,分别代表奉公守法的线民和小奸小恶的线民。

纪:“金哥,我跟你说,这个小娘们一进来我就觉得她面熟,她是……”

林:“我是警|察。所以我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是特情人员。”


——又集体举枪。不过这个俯拍镜头还蛮好看的,中间的小哥也蛮帅的。

林:“我建议你搜一下他的身上,应该有窃听器或者是定位装置。”

金:“阿杰,我们两个是兄弟。林小姐,我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金山应该不是近日才来的津港。之前来买这批枪?什么时候来的?吴征是个收废品的,林嘉茵可能也会有个卧底身份吧……不过应该不会展开了。

纪杰身上的中华烟,打火机里,发现了这个。


——好像是个网络变压器?

 
林:“我友情提醒你一下,今年三月份,市公安局在青云桥破获了一起贩卖枪支的大案,当场起获了六支制式枪和十一支自制手枪,子弹一百九十二发,涉案七人全部被捕,除了他。”

纪:“哦,我想起来了……那天是你!”

林:“没错,我那天就在现场,因为我是专案小组的卧底探员。而事实上,你当天也被捕了,可就在当天晚上你就被释放了。因为你接受了我们给你的条件,同意当我们的特情人员,协助专案工作。……否则的话你想一想啊,一个封闭的平房区,在一起交易现场四十多名特警,布控,围堵,他怎么就能逃走呢?……再说了,纪杰这么多年为外蒙的马丰扬一直做掮客的工作,马丰扬现在已经下了大狱,他现在……还替谁买货啊。”


——那么……他究竟替谁买货?

金山直接一刀割喉。
——难道不该问问你的后台是谁,谁派你来的……结果这种时候反而不问了。

林姐姐一侧脸,皱着眉,面露不忍。随即流露出厌恶的神情,但金山起身之后,表情就收了。


金山那把刀是意大利狐狸。


应该是这个型号吧。

 

“……这小子的命我给你收了,剩下,就只有你了。”

“不光是我这条命,我开的价钱,也依然有效。但跟纪杰不一样,我的买主,是真的。”

——林嘉茵的买主又是谁?怎么从买家中介变成卖家同伙的……

老施来了,神色不善。
 

施:“周巡,我破例特许你参加这次行动,不是为了让你把这行动给搞砸了!在我向你问责之前,你最好跟我说实话。”

周:“林嘉茵是否变节,我拿不准,但老关坚信她没有,我相信老关。既然老关说现在不是收网的时候,那我也觉着……我们应该再等一等。”

施:“关宏峰当初就一直在嚷嚷,他的弟弟是被冤枉的,你也信?”
 
——周巡的表情。

施:“你要弄清楚,这次行动的总指挥是我,而不是他关宏峰!”

——这时候的老施,有点老官僚甚至是反派的烦人劲儿了……

不过想想,这是专案组前后经营了一年多的大案,吴征全家惨死,林嘉茵状况不明(看后文,林嘉茵和吴征应该是有联络的),怒火也可以理解吧。

林:“发什么愣呢?”

关:“你没有戳穿负责跟踪的高亚楠,而且还冒着生命危险,杀死了孟仲谋,救了我。我不明白……”

林:“杀孟仲谋是我跟金山早就想做的了。至于高亚楠,要不是因为她怀了孕,你以为我会放过她吗。……我就特别奇怪啊,像你这种人,怎么活到今天的?”



——在林嘉茵眼中,关老师似乎始终是个理想主义者。

关:“如果一个恐怖组织随随便便的就被倒卖枪支的给欺负了,那还会有人投靠他们吗?也许他们确实着急需要这笔枪,也许他们会继续跟你做交易,但是,之前的事总会有个说法,我估计他们会报复你。”

金:“那依你之见呢?”

关:“给我百分之五,我就告诉你。”

第25集end

PS:关于硬汉派推理,以及军火案的胡扯(2)

古典侦探或许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类型小说”,硬汉派推理则一脚踏入了“现实”的疆界。那个世界就在我们身边;侦探也好,证人也好,罪犯也好,也都是身边的人。

着迷于《白夜追凶》有着各种各样的原因,但开始写这个系列帖子的初衷,却是因为剧中所展示的那个,我所熟悉的世界。多年来追欧美剧的时候也有留意细节的习惯,但即便能辨识出一本书,一张海报,一个刺青,一首老歌;也没本事辨认出啤酒、牛奶和麦片是什么品牌。退一步讲,即便能辨认出,它们在我的生活里也不具备“某种”意义。不像哈啤小麦王、营养快线、乡巴佬鸡腿和老干妈,那都是岁月中多么亲切的伙伴,跟康师傅老坛酸菜面一起,在无数个晨昏里唤醒我的向往,温柔了寒窗:)

更为熟悉的,是岁月,城市和人。

之前曾经和基友说,关老师的最爱和你一样,喜欢吃油泼面哎。

基友点头说,是啊是啊,大唐宫,这TM一听就是个陕西馆子啊。

——我真没想到这一点,但还真是……理所当然。

大概就是国产剧得天独厚的地方,它拥有伴你同行的空间与时间,以及一路上的旅伴。外卖兴起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情,和颐酒店事件也并不久远,大概总有人被某个暴走领导吼过:“反正日子照过工资照发,都TM混吧!”——暴躁而正直的刑警,急于证明自己的毕业生,斯文得有点滑腻的大学老师,衣着鲜艳的外卖小哥,浓妆艳抹的酒吧歌手……相同或不同的职业,相同或相似的面孔,都曾经出没于身边的茫茫人海。我们当中大部分人一生中恐怕都无缘得见一个凶手,更不要说连环杀手——也希望永远不要有这个缘分——但无论高远、王志革、董乾、冯琨甚至幺鸡,于我们都并非陌生人。

除了军火案。

仔细想想,军火案也未必单纯为了搞出个大场面。大关的失枪,安腾与叶方舟军警两线的盗卖证物已经铺叙了半季,总得有个去处。大关的追查已经导致幕后黑手处心积虑去陷害他,无论出于何种理由,嫁祸给弟弟怎么也得有迫不得已的情势,非同寻常的凶险。这也许是个结构上不得已而为之的案子,但也正是因此而成了巴尔扎克的手——无论军火贩子还是恐怖分子,距离普通人都过于遥远。在过往的刻板印象中,那个领域属于伊恩·弗莱明、弗·福赛斯、丹尼斯·席尔瓦,伴随着爆炸与火光,高大上的机构和精巧的道具,环环相扣的阴谋,那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类型”故事。

真正的军火贩子也许并非如此。但又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依然写不完,下集继续……><

评论(43)
热度(121)

© 看不见的星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