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记的细节-白夜追凶26

连续两周和各种材料、记录、票据、表格作战,每到这个时候就觉得,单位里如果有个老刘实在是太幸福了。

然后忽然醒悟过来,靠,我就是老刘。

何以解忧。

周巡从早餐店走出来,拎着个塑料袋,不知道是吃完了打包还是打包回去吃的。出门接到高亚楠的电话,人跟丢了。


 

周:“这金山有那么聪明吗?”

高:“可能是林嘉茵,她一直盯着我,身上似乎还携带着武器。”

周:“就这老关还说她没变节。”

高:“这个……说来有些古怪。”

周:“怎么了?”

高:“我开车经过的时候,林嘉茵明明看到了我,却没有做出什么特别的反应。”

周:“啊……那可能没认出你吧。不怕你伤心啊,自打你怀孕以来确实胖了不少。”

高:“谢谢你这会儿还不忘戳我痛处啊,林嘉茵是关队调教出来的精英,就算我胖成一头猪,她也能一眼认出来。”



——周巡怎么知道金山不聪明的……不过好吧,能被老关的肥皂剧情节成功忽悠,一天之内顺利卧进去,大概也聪明不到哪里去。

 

周:“施广陵可不是好糊弄的,他让我尽快和老关取得联系。……否则的话,老关和林嘉茵会被视为一同都变节了。”

高:“直接打电话呢?”

周:“转语音信箱了。”

高:“那做三角定位的话……”

周:“定不了,他的手机自己改装过,定不着!”

高:“哼哼,哎呀,这你都知道啊……看来你平时也……”

周:“行啦,先别想这些了,大家尽力而为吧。”


——嗯,你知道,危难之际长丰支队绝对会风雨同舟的,但危难之际也不会忘了互怼。

“没关系,在支队干了那么久,我都习惯了。……而且,我想陪着你。”

——我都习惯了。我想陪着你。真是轻描淡写而又血肉丰盈。

林嘉茵:“其他人还好说,孟仲谋在江湖可是有地位的大佬,他的死讯一旦被公开,不光是警方,就连整个道上也会引起很大的震动。这些对我们有很大的压力。所以越快交易,就越能让我们提早的离开这个是非,哪怕,只是为了暂避风头。”



——两位卧底交换了一下眼神……虽然看似互怼,但一搭一档实在默契。合力把金山引向了一个结果:尽快促成和辛怡的交易。

——孟仲谋这位有地位的大佬,死讯一旦被公开,恐怕的确会在道上引起很大的震动……如果道上的兄弟们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金山:“行,百分之五你放心!既然我老金打算另开天地,以后也少不了跟你通力合作。”



——又见关老师的慈祥微笑,这军火集团,同学们,它是道送分题啊。

金:“不过,你打算怎么找到辛怡这个团伙呢。”

关:“我需要钱。”


——就是感叹一下,大关这眼妆,要是把眼角扫出来,快赶上京剧妆面了。

 

钞票捆扎带上的印戳:王鑫。


 

金:“那,怎么查啊。”


——金二哥太不耻下问了。以及,桌上的茶盘换了个小号的。

 

小周:“周队,那个叫王鑫的柜员今天休息,不过他们的柜台主管给我调到了他近一周的工作记录。其中有两笔,都是提前一天预约的大额提款。其中第一笔是个人,第二笔是安迪信投资咨询股份有限公司。”



——衔接环节就没必要都拍出来了……大关直接电话周巡,周巡派出了小周,顺着营业柜台这一线索查出了辛怡背后安迪信公司的账户并冻结,经办人一栏留下了关宏峰的姓名和电话。

大关:“我们也许无从寻找辛怡的下落,但如果我们冻结这些账户,自然会有人跟我们联系。剩下的,我们只需要耐心等待几个小时,辛怡自然会跟我们联系的。”

——11月24日,这回留的电话是个北京的号码。这个“查封告知书”是否靠谱就不知道了,不过津港工商“津”字,津港市的缩写应该统一是“港”吧?

 

小周:“四家银行账户全部作了查封。……周队,这是哪个案子啊。”

周巡:“别对外声张啊,我有事再叫你,去吧。”

——小周去银行办的手续,自然知道经手人签的是关宏峰的名字,当然忍不住要问一下……

 

孙警官:“周队长,我们是代表市局专案组来这里开展工作的。这是关宏峰的协查通告。还需要你配合我们在这里查出关宏峰的办公地点和所有的办公物品,还有私人物品。”


——“市局”特意加了个语气重音。

 

协查通告


——名头错别字,这也能行。“查封关宏峰办公场所”,哈哈这是要查封整个长丰分局吗。“查封关宏峰他所有办公场所的私人物品”,人称代词去掉。津港市公安局专案组是个部门?还有日期,转眼又是12月23日了……

 

老周咬了个牙。

 周巡把协查通告放在桌面上,还平展了一下四角,好像要让自己保持镇静似的。

周巡:“问题啊……第一,关宏峰是以顾问的身份参与工作的,他在这没有办公室,也没有任何的私人物品。除非你把他昨天吃剩下的那半桶方便面算上。第二,他顾问的身份已经解除了,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可以配合你们的。”



 

小周抿着嘴好像忍不住想要笑了一下。

小汪看着孙警官表情不爽。


 

周巡:“第三,我会亲自给老施打电话,我要问问他,啊?就算翻脸是不是也得发个内部的协查通告,毕竟老关是替专案组在工作!他就失联几天,就TM,就什么,定性为坏人了?!”


 

孙警官:“既然是专案组的行动人员,就应该服从专案组的命令,时刻与专案组指挥中心保持联系。而你和关宏峰专行擅断,还搞什么体外循环,这种无组织无纪律,这甚至会导致整个专案行动的失败!”

——就,特别喜欢这个小动作。

在发作之前,周巡注意到办公桌上的国旗有一点点偏斜,他伸出手,把旗子摆正过来。做这个动作的时候他的表情很专注而且平静,完全忽视了对面孙警官的官腔和盛气凌人,仿佛是专注于某种更高处更坚定的东西,像头顶的星空,内心深处的准则,眼前的国旗,信任的人。

或许萌点是很奇怪……但这个小动作让我瞬间苏得粉碎。


——然后,拍案而起。


“行了吧,专案行动早就失败了!是我和老关拼了命的挽回,怎么着,现在不爽了,所有的屎盆子往我们身上扣是吗?回去告诉施广陵,我是这的一把手,关宏峰所有的行动都在我们的控制范围之内,这个,我不接!我也没什么可配合你们的,啊,关宏峰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给你们善后,协查他?有本事让施广陵过来抓我!”



小周怯生生的:“关……关老师参与了什么行动啊……”


——看了一眼,谁也没说话。

 

金山那边,大关的电话响了。安迪信公司的业务经理。


大关:“满经理,你听清楚了,下面的话我只说一遍。第一,告诉你们那几家公司不用再打这个电话了,因为我要跟你们说的话都一样。第二,转告辛怡,让她跟我联系。你就让她给我打这个电话就好了,否则你们损失的不止两百七十万。”

 ——看了看关老师的手机都装了些什么APP。天猫,淘宝,也是剁手党……不不,犯不着剁手,小关的背心才九块九包邮嘛。书旗,搜狐新闻,阿里旅行。嗯,装了腾讯和爱奇艺,居然不装优酷?

 

小关在崔虎指引下寻找孟仲谋的车,驶进这个路段后就没在下一个监控出现过。两辆车的车主分别是闻静和孟潇。

崔虎:“闻静就是孟仲谋的前……前妻啊。”

小关:“几个前啊。”

崔虎:“一个前。”

小关:“这么说,这孟潇是孟仲谋的孩子,还是跟前妻生的,我说你哪来这么多信息啊。”


——出场就挂的孟老三设定还挺详细,就是随便一说的?之后不会再有关系了吧?

 

法医姐姐打来电话。“你放心,这个号码是安全的。刚才周巡联系我,说已经跟你哥联系上了。我听他的意思,你哥已经成功打入孟仲谋集团的内部,并且能通过一些手段促成孟仲谋和辛怡的交易,只是目前还无从得知他们所在的位置。”

——都是干这行的,大家都不打无准备之仗嘛。法医姐姐早就准备了专门的联络手机,而周巡……这时候其实已经识破了大小关共用身份的秘密。没有揭穿,是静观其变,更多的还是信任吧。人的主观意识很奇怪,当那层窗户纸被捅破,一切都变得清晰无比。周巡恐怕会在瞬间明白,之前那段日子里,哪些时刻,在他身边的其实是关宏宇。关老师还在金山集团内部,高法医能随时联络的,当然是另外那个。打来这个电话,他实际上是将信任同时付予了两个人。

 

小关找到了孟仲谋的车,开门的时候依然用袖口垫着。

“亚楠……想办法转告周巡,孟仲谋,不会再参加这次交易了。”


——小关知道孟老三长什么样子啊,江湖的水好深。

——不过想想,崔虎连孟老三前妻和女儿的讯息都知道……

 

金山一行人到了世纪广场,靠近博物馆和主干道,人来人往。关军师分析了一下局势,和辛怡见不见面还两说呢……然后很耐心地教金山怎么布控,把人惊走,跟踪,拍门,掌握主动权。

金山:“行。那……接下来该怎么布局?……这个好安排,如果一切顺的话,下面该怎么办?”

——整个军火集团的点数都加哪儿去了,没有一个把智力加到平均水准的吗……

关:“一旦看到辛怡的话……”

林:“就打电话报警,说这里有人打架怎么样。”

关:“可以把电话还给我了吧。”

林:“不用了吧,电话我会打的。”

关:“算了,就位吧。”


——这个笑容闪得很快,无论如何也截不太清楚,但能感觉到那是个很愉悦的笑,发自肺腑的。

有一点点心酸。

林嘉茵是关队调教出的精英,十几年前,师徒二人是不是也曾经一起出外勤呢。关队对徒弟从不心慈手软,但老师总归也会有这种赞许的微笑,学生也会回以这种发自肺腑的愉悦笑容吧。

整个军火案,林嘉茵是否变节,其实一直没有十分明确的答案——直到最后一刻。从情节设置上来说,其实这才是军火案的核心悬念:编辑究竟在明与暗的哪一边。但个人立场呢?关队相信林嘉茵,无论当面还是背后,他一直坚持,林嘉茵是不可能变节的。然而,即便在只有两个人独处的时候,林嘉茵也从未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

林嘉茵同样不曾怀疑过关队。那么,始终不肯直言以告的理由是什么?或许能找到客观理由,即便关队可信,外围也未必可信,没必要再多一重风险。但我更愿意相信她有主观的理由,那是一种拒绝和推离的态度。就像周巡反复警告老刘,关队始终瞒着周巡,亲哥在天台上冷冰冰地对表弟说,你能怎么样——对我死了这份心,离我远点,你也就离危险远了点。

所以林嘉茵先是规劝:赶紧找个机会脱身。而后威胁:如果你执意要破坏这次交易的话,关队,下次我向你开枪,你就没那么幸运了。甚至自黑:至于高亚楠,要不是因为她怀了孕,你以为我会放过她?——没错,我已经沉沦了,所以你赶紧抽身离开。即便不能,真到了生死关头,保护好你自己,别管一个已经变节的卧底探员。

写这几集的时候一直在单曲循环谢春花的《借我》,感觉是一首很适合林嘉茵的歌。

借我

借我十年,借我亡命天涯的勇敢 

借我说得出口的旦旦誓言

借我孤绝如初见

借我不惧碾压的鲜活

借我生猛与莽撞不问明天

借我一束光照亮黯淡

借我笑颜灿烂如春天

——最后两句,真的很像这个画面。

 

“是不是太近了,带不上雕塑啊?我帮你拍吧。”


 ——这对小情侣蛮可爱的,小哥还替妹子背着包。但是见到这么个鼻青脸肿满脸伤的大叔过来主动提出帮忙,第一反应难道不该是不麻烦您了谢谢,然后赶紧转身跑路吗……


——关老师这阵子的发型,经过了发胶、黑布袋、广场上的风三重洗礼,真是杀马特啊。

 

大关给周巡发了个短信,随即把记录删除掉了。蹲下来拍照的敬业态度还是值得肯定的……拍得也还不错,雕塑的确是都收进去了。


 

老周收到短信,出发去世纪广场。


——收件人号码变成了发件人号码……


——开车的镜头换了人,司机穿的是件短袖T。

 

叶方舟跟上,老刘跟上。


 

关:“赶紧教会你的人如何轮班的跟踪,否则如果被发现的话,可不是小事。”

金山打电话给小弟:“喂,整条街就是你们最显眼,快给我躲起来!”

 

周巡:“我前面有两三辆车都是金山的人,他们跟着一辆丰田越野车,里面坐的应该是这批军火的买家。我后面跟着叶方舟,叶方舟后面跟着咱们的刘副队长。与其说我现在像个三明治,还不如说我像个千层饼更准确。”


——周巡怎么发现并跟上金山的人?是因为上面说“整条街就你们最显眼”吗。

 

辛怡的丰田越野车是安迪信公司的商务用车。后面牌号为港A88K29的灰色别克商务——崔虎查到了五辆完全一样的套牌车。

高法医电话周巡,周巡立刻想到了,盯上辛怡一伙人的是何方神圣。

周巡:“老关肯定是提前发现了这一点,所以让金山他们跟在那两辆车的后面。是为了让我们想办法来应付这个局面。”

周巡的猜测:很有可能这批枪就是叶方舟卖给金山他们的,他现在之所以尾随着我,就相当于变相地在跟进金山这次在津港的交易,以便掌握情况。

——是叶方舟通知孟仲谋,金山想在津港出货吗?通知的原因呢?

 

高法医:“那现在你如何在不惊动金山跟买家,不暴露关队,不让林嘉茵起疑,不会吓跑叶方舟,以及对刘长永继续保密专案行动的情况下,拦下国安局呢。”

 

小周引走了叶方舟,刘副队长随之撤退,只剩辛怡、国安、金山三方。



 

辛怡回了落脚点,周巡尾随而来,大关提醒了金山,没出去。既然确认了辛怡的落脚点,先撤。


 

长丰分局门口,国安的仇晓强和施广陵、周巡碰了头。


——周巡通知老施联络了国安?还是他用了其他途径?

 

周巡:“老仇是个敞亮人,老施,你也别端着了。这好不容易有眉目了,只要咱们精诚合作,肯定能把他们一锅烩了。”

——看来是周巡先和国安联络上的。

 

周:“施局,那个……老关那个协查通告……”

施:“你可真会挑时候揭我短呐……协查通告我会撤销的,不过,你要为关宏峰担保。”



施局:“我让小赵带领专案组和你们一起行动,特警和防暴队也随时可以调遣。”

——小赵?赵馨诚?不过后面的行动中小赵并没出现过,施局派去帮周巡的其实就是之前送协查通告的孙警官……

 

大关:“说白了,我们怀疑你继续跟我们交易的诚意。不过没关系,咱们还按之前的承诺,如果你还对这批货感兴趣的话,就得按我们的方式来。如果不,我也可以把那批订金亲自给你送到河西口。”

——我们知道你的落脚点,你看着办。

 

辛:“官匪勾结的层次的确有所提高。关队长,你说的话能代表金山吗。”

金:“这个你放心,关队长说的就是我的意思。”

 

金:“长丰的刑侦队长,怎么回事啊。”

关:“这个简单,直接问他就好了。”

关:“喂,是我,怎么着,还置气呢。”

周:“靠,就没你丫这样的。全队上下都在,你让我怎么下得来台啊。”

关:“各人都有各人自己的原则,对于我来说,我弟的事就是我的原则。怎么,我走都走了,你还不肯放过我啊。”

周:“说什么呢?”

关:“我今天买东西的时候看见你了,还劳烦你亲自跟踪啊。”

周:“谁跟踪你了。”

关:“别装孙子,就在河西口庞帝酒店边上,你以为我没发现啊。”

周:“嗨,那时我一大学同学,他要考那个拍卖师,在庞帝酒店培训呢,我们好多年没见了,约着一块吃个饭。谁知道你跑那去了,哎,对了,你去河西口干吗去了?”

关:“我那个侉子放了好几年了,我今天是去买配件。省的你天天以送我为借口监视我。” 


——两位长丰老戏骨,搭戏都不用提前对台词的,连点停顿都没有,还送了个暗号出去。

金山:“衙门里有人就是好办事情!嘉茵,辛怡那边还被国安的人盯着,该可么办?”


我觉得可以给金二哥推荐一本书啊。


 

金山:“单打独斗永远比不上团队合作,你看我跟三哥做了这么多年的买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顺畅过!哈哈哈哈哈哈……”


 

小关:“干吗,不放心啦。没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哥,真动起手来他就是个棒槌。总得有人保护他小命啊。”

——总得有人保护他小命啊。好的。

 

周巡正在排查青山区的金属加工厂,问施广陵能否抽出一部分人手帮忙。

施局:“应该不用了吧,我们这边正跟着辛怡,刚才在白石口桥下他们刚换了车,是金山那边的一个女的带人来接的他们,跟踪很顺利,他们似乎什么也没察觉。”


——“金山那边的一个女的”,作为总指挥,老施不认识林嘉茵?或者说,他不想让什么人知道那是林嘉茵?

 

施:“周巡,特勤的人都在,他们已经是瓮中捉鳖了,你不用进去了。”

周:“哟,这老关还在里面了,我还不进去救他,他还不得骂我后半辈子啊。”

施:“行,参加抓捕我不反对你,但是有一条件。”




——他不得骂我后半辈子。好的。

——小关和周巡真是永远冲在保护老关第一线啊……

林嘉茵带来了辛怡一行人。

辛怡验货完毕,转账中,迅雷是设成了开机启动吗。



——交易时间是2016年12月12日……

金山发现了包抄而至的特警。 

这也太不小心了吧……而且,非得在犯罪分子守着一车枪的时候开始行动吗。


 

周迅看到了逃走的金山辛怡一小撮人,还有老关和林嘉茵。跟了上去。



 

明明已经被包围了,为什么还要往小屋里跑……

这个特效……哎,拍军火案这种场景,真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啊。

金山:“卧槽,警察怎么知道这里的!”

“……姓关的,原来是你!”


 

第26集end

PS:今天不写硬汉派和军火案的PS了……否则不知何时才能把这集发出来。等下集结案一起吧。

评论(35)
热度(123)

© 看不见的星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