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记的细节-白夜追凶27

金山的脑子死到临头终于回光返照,阴测测望向大关的时候,林嘉茵就在做准备了。金山举枪的同时一铁管抡上去,两人扭打在一处。辛怡带着手下A和手下B趁乱溜走,大关捡起金山掉落的手枪直接追了上去。


——小说里这段,大关原本举枪要帮林嘉茵的,但两个人扭打在一处,没法开枪。林姐姐大喊一声别让他们跑了,关老师才咬牙追向辛怡。

——嗯,大概会让关老师更温和一点吧,不过这种桥段也见得多了。一个好的场控应该能瞬间判断出来自己帮不帮得上忙……

 

林姐姐和金山这段打斗的确够狠,两个人体型差太大,连撞带摔的十分扎实,看起来格外疼,特别是最后被金山过顶摔的那一下。妹子留长发的话打斗起来太吃亏了……不过反击毫不留情,都是直奔要害去的。

有点奇怪怎么会一拳下去灰尘四溅的,里头塞了保护用的什么东西吗。



另一边关老师举枪拦住了辛怡。


——没记错的话,这好像是主时间线上他第一次举枪?


辛怡第一反应是直接把手里的笔记本电脑狠狠砸在了旁边的铁桶上——这个破坏力,不太够吧。小说里直接扔进了酸洗池。紧接着双方一场小枪战。小说中双方枪法都不太好,谁也没打到谁。剧中……关老师射击成绩看起来相当不错嘛。一枪小臂一枪膝盖,手下A彻底丧失战斗力,简直是POI里李四的作风啊。



 

子弹打光,手下B慢慢摸过来,即将遭遇时,被赶来的林嘉茵扑倒。扭打中枪支走火,击中瘫倒在一边的手下A。林嘉茵拼命砸掉了对方手中的枪,自己也被揪住头发撞上铁桶,倒地(这一下太狠了……看得好疼)。手下B正要上来追打的时候关老师冲了出来,一脚踢中对方胸口,揪起衣领把脑袋连续撞向铁桶,敌人丧失战斗力。



——简直小宇宙爆发。这大概是主时间线上,关老师战斗力发挥最好的一次了。

 

“别动。”辛怡瞄准了林嘉茵。

“原来是你。”


——这四个字的发音也是难以描述的抑扬顿挫……

 

老关的位置原本是在铁桶后面的,辛怡看不到他。见此情景,慢慢走了上去,站到了林嘉茵斜前方,可以随时冲上去扑开她或者挡子弹的位置。


 

金山夺路而逃,和周巡狭路相逢。开打。


 

这段打斗当时也曾经吐槽过……怎么说呢,能看出设计还是很用心的,但可能是金山大哥的演员体型比较特殊,和替身拍摄的画面衔接有难度,又不能真打那么狠,各种慢镜头和生硬的剪辑非常多。替身演员的发量较多,金山的发量较少,很多地方的切换看得一清二楚。此外,金山这个人物实在是过于脸谱化,所以在慢镜头下,各种变形的表情真是难以言表……

譬如这段

还有这段

——衔接和表情就都相当尬了。


之前的互殴场景,怎么可能截出这么清晰的图像。



 

车顶那段打得还是很有质感,老周整个人头下脚上被塞进车里,双腿一个绞踢把金山踹下去,紧跟着踢开车门又一个飞撞。


 

但紧接着……


嗯,是不是有点像啊。


——如果拍个黑色幽默轻喜剧,譬如《王牌特工》《热血警探》之类,这种打法是没问题的,但作为一个现实主义正剧,感觉就不太合格了。


而且,虽然我是个脸盲,手枪炸膛金山倒地之后,这个被崩飞的,明显不是王老师吧。


然后,发现手枪炸膛,情绪复杂靠在车上的本尊。



施广陵带着队伍来了,拉开尸袋,露出焦炭状面目无法识别的遗体。


 

周:“她没变节,对吧。”

施:“嘉茵不会白白牺牲的,对辛怡的通查令已经发出去了,我们一定会抓到她的。”


 

小关坐进了高法医的车里。


小关:“不管怎么说,这次行动算成功了,大家也都安然无恙。对了,你知道吗,林嘉茵根本就没有变节。如果不是她刻意地引着国安的人跟到配件厂,可能根本来不及截获这笔交易。”

高:“那她为什么一开始非要杀你呢?”

小关:“有个事我一直没想明白,既然决定不让你参与这次抓捕了,周巡为什么还要把我哥透露出的配件厂的具体位置通知你呢?”

——大概是因为他已经知道了秘密,并决定相信你们吧。

 

周巡在露台上抽烟。

 小周从炸膛的枪里提取到了一枚指纹。



老刘:“周巡啊,你看这些,足够上网来比对了吧?”

周巡吸了口烟,把指纹贴放进夹克内袋里,没说话。


——虽然吸烟是有害身体健康的,但几个吸烟的镜头真的很漂亮……






 赵茜从抽屉里笔记本里取出了和安腾的合影。

“你消失了这么久,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希望你和妈妈别怪我,因为,我是警|察。”


——这是并无第三者在场的独白。所以有这句话,小赵姑娘应该可以确定阵营了吧。 

 

葬礼。施广陵带着海港支队的人。




一块墓碑,一束鲜花,一张面目难辨的黑白照片。走过黑暗,眠于黑暗,孑然一身。 

虽然知道林嘉茵没有死,但想想如果她真的牺牲,身后事也不过如此,就忍不住伤怀——不过,身后事,又能如何呢。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鞠躬之后,赵馨诚独自一人黯然离开。


 

关老师手捧花束,站在高处。


 

回忆。小关捡起了掉落在地的枪,应该就是打手B被林嘉茵砸掉的那把。


 

辛怡瞄准了林嘉茵,即将扣动扳机的瞬间,被小关一枪击中。


林:“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的?”

大关:“从你第一次就想杀宏宇的时候。……在你心里,你是不是一直认为,是我弟弟杀了吴征一家五口。所以当你发现他不是我以后,你就想亲手杀了他。”

林:“你哥还和你在一起,是不是可以相信,吴征不是你杀的。”



——老关的徒弟,逻辑都是一样的。“老关坚信他没有,我相信老关。”

 

大关:“嘉茵,你为什么脱离专案小组,单独行动。”

林:“这不是第一次了,专案小组的卧底行动,总出问题。我和吴征之前就有所察觉,专案小组已经遭到了渗透。不一定是专案小组内部出现了问题,也有可能是专案小组外围的某个人泄露出去的&也说不定。我不会再回来了,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林嘉茵这个人了。”



——这大概是第一次,挑明吴征是警方卧底吧。书中大关已经猜到了,而小关十分愕然。剧里没怎么交代,兄弟俩的表情都显得太淡定了。


辛怡小姐挣扎着补了两枪,完成了使命。

 ——林嘉茵是最先离开的,其次大关,小关断后,而辛怡处于爆炸中心。结合之前施广陵的话,“嘉茵不会白白牺牲的,对辛怡的通查令已经发出去了”,小关的话“大家也都安然无恙”,掉包计还是很明显的。


关家父母的墓碑。



关图安 1955.2.16-1997.?.19(月份是五、六、九?看不清楚)

李桂兰 1957.4.20-2010.11.27

子:关宏峰 关宏宇 2010.11.28 立

——后面兄弟俩的雪地回忆,关爸爸1948年在长春出生。嗯,我还是倾向于相信雪地回忆,如果按照墓碑这个时间,1977年关父22岁,关母20岁,略早了点。而且他们那一代的人,作为新中国早期的建设者,其实晚婚晚育的多。不过这个1948年,长春,出生不久就正好赶上围城期吧……如果这样的话,给孩子起名“安”真是很合宜,只是出生便遭逢时世艰难。

其余的出入就等下集再闲扯吧。

 

津港机场。


——东莞没机场吧,这是哪儿?


关:“我入行这么多年,前前后后走了多少人,也没见过少谁破不了案的。快回吧。”

周:“就算是这样,我们也需要继续和您学习啊。”

关:“学习,只要你有心,跟着周巡,还有你爸爸,一样能学到东西。走啦。”



——我入行这么多年,前前后后走了多少人……也是句轻描淡写,但细想起来令人感伤的话啊。


“那如果是我想让您留下来呢……”

——这句台词太见鬼了,瞬间把一个青涩,真诚,热血的小实习生变成了三流言情女主。

 

老刘:“将就些吧,我不想第四次谋杀案与他有关系。”

——之前的三起谋杀案,是指纪杰、孟仲谋和……?


 

刘长永在支队讯问金山的小弟。

“那天交易的时候,金哥让我收走他的手机,不过后来人挂了,也用不着还他了。”

 

刘:“哎,她……”

周:“哦,正常指派工作,不是潜规则啊。”



刘:“关宏峰现在不在了,你把她转给你当助理了?”

周:“那怎么着,我把老关再招回来?”

刘:“啊,不必,我认为,即便是现在关宏峰不在支队了,你也应该派人盯好他。”

周:“哎哟,人都不在津港了,盯个毛啊。哎,你闺女刚送他上的飞机。”

刘:“送他?他去哪儿了?”

周:“说是长春那边有个什么技侦的高级讲座,人家请他过去讲两堂课。”

刘:“你就这样任由他一个人去长春?”

周:“哟,那边零下二十多度,我怕冷啊。”



刘:“周队啊,这我就不明白了,对关宏峰,难道我们不应该一直对他保持严密的监控吗。”

周:“这都快一年了,是不是,我也没有看到有明显的证据证明他和他弟弟勾结啊。再说了,人家协助咱们工作的时候,帮咱们破了多少大案要案,人家不也是不分昼夜的陪咱们连轴转吗。就冲这,我们还挖空心思想着整人家,那好人没活路了。”



 

刘:“啊,对了,从你炸膛的枪上提取的指纹,你筛查了吗。”

周:“……”

刘:“哎你什么意思啊,搞什么名堂。”

周:“老刘,你说咱俩共事这么多年了,我一路从你的下属做到了你的上级,虽说平时彼此没什么好脸色吧,但情分还是有的。这事水太深,我怕你淹死,别掺和啊。”

刘:“……我会一直查下去的,到时候,一旦我要查到你在这里面有问题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周:“老刘啊,记住了我这句话,你是有儿有女的人。悠着点啊。”




长春,海航长白山宾馆。


携程页面 


打开页面发现了这个,哈哈哈哈好萌



在镜子前晃了晃脑袋,动作略小关啊。怎么,发现发型太放飞了吗。


 

小关:“我这半天听下来,就你的课讲得最精彩。”

大关:“你胆子也忒大了,连技侦的培训课堂都敢往里混啊。”

小关:“那个阶梯教室冷得跟冰窖一样,大家都裹的严严实实的,谁能认出来我啊。不过说真的啊,你讲得确实好,等会去了有机会多给我开开小灶啊。”



大关:“你干嘛要冒险千里迢迢跟过来啊。”

小关:“我觉得整个事情感觉越来越不对了。”


——发型还是难以言表,但笑容好萌……

 

“你是说二道区那个酒铺,要不我替你去吧。”

“你别搞得我好像生活不能自理似的,现在离天黑还早着呢。”

——嗯,Flag立起。

 

13426049636,老刘从金山的手机上查到了纪杰的电话号码。

这个号码在最上方,应该是最后一次通话对象?然而总该有和三哥的通话记录吧。



大熊,良哥,云龙,噗。


找到了二道沟的小酒铺。




“老乔早就不在我们家喝酒了,你要找他上后三家子找去。”




后来酒铺老板曾经和老刘说,那小子忒不讲究,做派跟公安似的,那天在座好几个都背了案子,眼看着就要掏家伙,我把他打发走了是救他啊……




——看这架势,老板说的是实话。不过,啤酒瓶子还好,抄一个二两小陶壶当家伙,好使吗……

大关失败的原因:1、长了一张阶级斗争的脸。2、点子太背,正遇到一群无法无天背着案子的东北大哥。3、不爱喝酒。

题外话:鉴于酒量很大程度上是由基因决定,哪都一样的大小关酒量其实应该差不多。所以非不能也,是不为也,大关酒量应该是不错的,只是不爱喝罢了……


周巡:“放心吧,啊,整个支队都是你的后盾。”

——小周这是出什么任务啊?


周巡:“你少说点官话会死啊,你不能指望每一个公安干警都是高大全,样板间吧。公安也是人,也有优缺点和长短板,你怎么着得多考虑考虑人家的长处和优点吧,别一上来就挑人毛病好不好。行了行了你也别着急了啊,说正事吧,我和小汪要堵一个那个,飞抢的,你去不去?”

老刘:“不了,我正在查孟仲谋那批武器和纪杰背后的买家。”

周巡:“哎哎哎,那是人家市局的案子,这这么多事你不干你跟着瞎掺和什么?”

——老刘还是义无反顾地查下去了,周巡叹了口气。

他是真心想把老刘撇在这浑水外头。自从窥破了大关和小关的秘密之后,周巡虽然还是会和老刘互怼,但整个人的火气似乎都散掉了不少,在分局也不再动辄呼来喝去,温和了许多。

 

小关:“你等会儿,什么不着调的人告诉你的地名啊就把你给支过去了。你这支队长当初是怎么干的。消息来源可靠吗,那地儿有多大面积,多少户人家,路好走吗,GPS能不能定到位啊,你这两眼一抹黑就过去了,徒劳无功也就算了,出了危险怎么办?”

大关:“行了行了,咱俩都一样,都是人生地不熟,现在有线索就得过去摸摸,我现在已经在路上了,有什么事随时电话啊。”




老刘在机场跟周巡电话:“东北那边有一个著名的情报掮客,叫乔森,这个人中立,刻板,情报呢,以准确而著称,他的情报总是一口价,一万。这个人呢,从来不参与任何违法交易,所以说在黑白两道上都有很好的口碑。我想纪杰背后的买家,不出意外啊,就是他提供的。”


周巡挂断电话就打给了大关,通知他老刘已经去长春了。



——开车接打电话还不看路,太危险了啊同志们。


酒馆老板碰到了系统变动……deja vu。(既视感,这是个黑客帝国梗,可能太久远了……)



老板:“不是你这小子怎么四六不懂呢?叫你滚你赶紧就坡下驴就得了呗,咋地啊?非得在我家这整点事啊?”

小关:“后三家子。”

老板:“老乔在哪我不知道,我也管不着,我就管卖酒。”

小关:“乔森到底在不在后三家子?”

老板:“他就不在你能咋的?”

小关:“他在哪无所谓,如果你不回答我问题的话,你就把这簸箕放下,这铁锹呢,可能你用得上。”

老板:“我就耍你了,你能咋地?”




——确定亲哥是被忽悠到沟里去了,小关转身就走。


老板这两张,hhh,很表情包……




小关去农贸市场找顺风车了……还是很有生活气息的。



“几个人啊?”

“就我自己。”

“我给你找个车吧,二百!”

“行啊。”

“你就穿这么点儿,一会不把你冻死啦!走吧!”


——找到车了。

以及这段对话和表情真是太接地气了,这位师傅无论穿着、神态、动作、口音简直是浑然天成。真的是演员吗,还是直接从街边找的……


老刘找到了二道沟的小酒铺。

“咋的,整一口?”

“既然来了,就整一口。”


——其实真是蛮亲切的,小时候我也生过挺长时间这样的炉子。


“老板,乔森在吗。”

“他不在。”




第27集end


PS1:关于硬汉派推理,以及军火案的胡扯

切出来单发了一下。

PS2:关于东北。

在优酷追到EP27的时候也曾经吐槽过,作为东北人,在我眼中这一集的东北完全是符号化的东北,小酒馆看起来就像《乡村爱情》的片花。

后来我反思了一下,自己可能过于武断。之前也曾经吐槽过,关老师的黑暗恐惧症毫无逻辑,时好时坏。但后来在豆瓣看到一个罹患黑恐的妹子现身说法,这种表现的确有其逻辑——很多时候是因为心理和情境,症状并非在任何时候都一以贯之。东北也同样如此,后来看到有姑娘在lofter上发文,说长春的口音其实就是剧中的样子——我找不到文章了,但印象还是很清楚。这让我很是汗颜,剧中小关的成长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了解之同情”,相比起来,对不了解的事物妄下结论真是太糟糕了。

不过我还是觉得,剧中的东北即便不是符号化的,其实也是略带功能化的。这没什么关系,国内的影视剧大多都在这么做,包括《无证之罪》《白日焰火》等等也都一样。东三省是个很有意思的存在,气候严酷,地广人稀,资源丰富,民风悍勇。在工业跃进时代曾经是共和国的长子,90年代末期又从乌托邦的幻景中被粗暴地撕裂出来,而这道伤痕至今未愈。对于“关内”而言,僻处关外的东北无论从自然环境、民风人情、社会状貌而言,都如同一座“想象的异邦”。

还是不闲扯了,否则不知道又得絮叨多长。

嗯,如果说《无证之罪》中的东北,需要的是那种疏离感和孤独感,《白夜追凶》中的东北,更多的是需要它来打造一个风雪山庄……

评论(32)
热度(116)

© 看不见的星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