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记的细节-白夜追凶31

贴图比较多……

施局空降长丰支队,约见小周、赵茜和大关,给小周放了个假。

施局:“你想干什么,我也不管,我也管不了。”



——施局出场的镜头,的确总是一挂斜气……他的声音很有特点。比较慢,吐字清晰,略微沙哑,有那种上了点年纪的威严感。口音没有顾局那么明显,但某些字的咬字比较重。

——忠诚、敬业、勇敢、奉献。这是本季里,长丰支队的会议室,最后一次出现了。
 

施局:“小关,小赵,你们俩尽量多陪着她。我看档案上说,你们俩是校友,我可不希望这个时候小周出现什么问题。”

——啊,又见“小关”。其实初次见面时还是喊“关队长”来着。施局的警|衔是一级警|监,正厅级了吧。比顾局高一级,但莫名觉得他年纪没有顾局大的样子。

大关:“施局长,您特意找我回来,就是为了确保小周不会出什么事儿。”

施局:“刚才我已经说过了,这是小赵的事情。你的任务跟她差不多,在中间加一个搞字就可以了。”



——小赵的任务是确保小周不会出什么事儿,大抵是指心理、情绪、健康、生活方面。小关的任务,不会搞出什么事儿,就是和老刘的案子相关了……看着点儿,别闹出岔子?似乎饶有深意。

——施局空降长丰,是因为老刘牺牲,周巡被拘传,长丰支队群龙无首,得有个压阵的。之后周巡洗脱嫌疑回来,施局还会留在长丰吗?如果还留在这里的话,第二季他就很有可能承担起本季周巡的任务,作为白夜双重身份所要隐瞒的主要对象。

大关:“早点回去休息,我也先回去了。刚才施局他……”

小周:“回去早点休息吧,您放心,我就是去海港支队那边问问法医有没有什么结果。”

大关:“好吧,那我先走了。”



——小周难得直接打断了关老师的话,神情也有点奇怪。小说中的原话是“关宏峰一直觉得她的态度有一些捉摸不透,但略一思忖也没想出什么可说的,就告别离开”。

——小周说了声走,和赵茜上了车。那声“走”短促有力,听着有点像是“把他支走了我们可以去干正事”的意思……

 

天色将晚,大关独自走在街头,窥视的叶方舟握住了手枪。这时一辆车开过来,大关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港C08723,红色雪佛兰,具体的车型认不出来……老板娘换车了?原本是台车号港CA9963的日产蓝鸟。


——叶方舟疑惑了一下,不过还是决定继续尾随。

 

音素酒吧,侧面墙上有“西雅图音乐酒吧”的海报,应该是酒吧的真名字吧。搜了一下,东莞西雅图音乐酒吧的正门和这个门面并不一样,内部也有所不同,不知道内景是不是在这里拍的。至于这个外景,可能真的是……酒吧后门?


去街景看了一下,找不到正面,不过隐约能看到巷子深处,韩律师和关队君子一诺的时候,身后那个大横幅,电器着火不要怕,快把电闸去拉下……

叶方舟……其实真的是丧心病狂了。


 大关进去之后,小关探了个头出来。

——叶方舟一愣,停止了动作。

——两人的服饰不一样,这个距离,也能隐约看到小关脸上的伤疤。小说中的原文是:“叶方舟也前后张望,确定四下无人后,拎着枪正准备下车,突然看到开门的竟然是关宏宇。他瞳孔微微收缩,看着兄弟二人,露出了恍然的神情。”


——其实,应该算是第九个知情者了。

 

何法医:“……不出意外,就是他喝的那杯饮料被投的毒。”

制毒的人很可能有专业背景。所有的毒物成分都可以从正常渠道购买的原材料中萃取。多半是从化工原料中萃取,如果是从实验室窃取的话,可以做到纯度更高。

小周:“那如果我们逐一排查周围有购买这些原材料萃取物的企业,有没有可能找到线索?”

何法医:“关于这部分,我想你们的关队比我更有发言权。”

——大关对小关说过,作为刑|警必须要学习的科目,化工也是其中之一。倒未必要有多精深,基本的化工知识,不同经营范围的化工厂需要购进哪些常备原料,估计是谙熟于心的。以及,在排查范围和筛查条件等方面,经验丰富的外勤刑|警想必也更有心得。

 

小关从音素出来了,换上了哥哥刚才那身行头,开走了刘音的车。

这时候身边还正好走过几个醉汉……看起来不像本国人?



 

叶方舟在车里,拿着几张照片(看起来像照片)……若有所思。


——如果是的话,什么照片?

 

海港支队。

周巡:“老关啊……来了。”


——这个表情,简直了,捶桌。特别是“来了”的那一颔首,一扬头,万语千言啊。好像还顺便释放了一点嘲讽。

 

小关微一颔首,看向对面的赵馨诚和顾局。



 

小关:“领导,咱们这码的什么局啊,也不告诉我一声。叶方舟现在跟只疯狗似的,老刘也牺牲了,他又被拘起来了,咱们长丰支队整个已经瘫痪了。”

顾局:“几年前,刘长永在咱们支队内部做了全面的渎职调查。虽然剔除了叶方舟,但恐怕还是遗留下了腐败分子。”



——叶方舟被开除的时间是2015年11月24日,其实也并不算早。老刘的调查有契机吗?是不是早就发现了哪里不对头?以时间算,码头走私案伍玲玲牺牲的时候,叶方舟尚未被开除出队,当时通风报信的内鬼或许是他吧,是不是他在现场捡走了大关的枪?

 

小关:“叶方舟呢,只是个中间环节,他所涉及的是一个庞大的犯罪组织。据我们所掌握的情况推断,这个组织等级分明,分工明确,而且利用多种腐|化手段,已经渗透进公安|系统内部,为他们提供情报和保护伞。现在有证据表明,他们早就有加害支队领导的意图。”



——刹车,炸膛,投毒,其实都是不久之前的事情。不过213之夜对大关的陷害,也算是“早就有加害支队领导的意图”吧……只是小关现在还不知道。

——一个庞大的犯罪组织,目前所知,涉及物证盗卖、军火交易、毒品买卖、有内部情报和上层保护伞,可能还有一个由身背案底的罪犯所构成的犯罪网络。

 

顾局:“之前,周巡在私下里也跟我说过这事。由于牵扯到内部人员,在没有完全摸清他们的情况之前,我们决定呢,先不要打草惊蛇。可是,没想到……”

周巡:“这事儿风险太大了,老关,只有咱们俩是无牵无挂,我希望能把刘长永和他闺女从这事里面撇出去。”



——只有咱们俩是无牵无挂。

——我要没把全家人的脑袋别裤腰带上,我不敢干这活。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有了羁绊,也就有了弱点,所以诞生于生死乱离之际的佛教,建议你将所有的藤藤蔓蔓自行斩断,了无牵挂地走过娑婆世界,勘破世间万千劫如恒河沙数。但那又岂会是件容易的事情——所以也就没什么好奇怪,拈花微笑,柏子春风的禅宗灯录里,为什么时常会有当头棒喝,断指燃灯。

何况他们又不是佛门弟子。无牵无挂并非为了自我解脱,而是为了悍勇前行。选择了这样一份职业,无论锐如刀锋还是峙如孤峰,作为支撑的必然得是龙象之力——让归家的人可以在灯火长街上谈笑而行,让婴儿在父母臂弯中安睡,让孩童不会有恐惧和噩梦,让夕阳照亮老人的白发如芒花。那是一种深沉炽烈,复杂难言的情感,对每一个生命怀有悲悯之心,对一切的美与善眷恋不舍,立于暗夜依然心有光明,可以挺身去对抗世间的漫天不义。

然而,或许这也是一种悖论。情感是那么深沉炽烈,复杂难言的存在,如何能将之冷冷静静,条分缕析。思忖着哪些应该利落斩截,哪些可以好好封存,哪些权且融入今天份的勇气之酒,一饮而尽?

菟丝从长风,根茎无断绝。无情尚不离,有情安可别。

又怎么可能真的无牵无挂呢。

老刘:“从这些材料当中,我找到一个共同点,很可能牵扯到……”

周巡:“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让你别碰这事,没几天就退休了,你瞎掺和什么!”



老刘:“你少给我耍三青子!我刘长永也是堂堂正正的副支队长!这件事,我管定了!”

周巡:“行行行,你管啊。我告诉你刘长永,你TM这是找死!”




——老刘的话又没有说完。共同点是什么?牵扯什么,或者牵扯到谁?

——“三青子”是北京话,这个词出现的时间也并不太长,抗战胜利后的事儿。近似于耍无赖,犯浑的意思吧。语源就不说了,反正我也是现查的。“我刘长永也是堂堂正正的副支队长”,真是掷地有声。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关键时刻,长丰有谁后退过半步呢。周巡最后的那句气话,被当晚值班的枪库守卫警|员隐约听了去。

 

周巡:“我回办公室我一想,这光吵架没用啊……干脆,我就把顾局的想法直接告诉他算了。我回去找他,但是他不在。”




——记忆中的现场还原。进入无人的办公室,打开杯盖,在杯身和杯盖上都留下了指纹。然后出门,碰到小关,网球场聊天。

——哎,旁边的点心,是85°C的现烤芝士挞。这样的细节格外令人感伤,因为是国产剧吧……能更清晰地分辨出我们吃过的东西,看过的书,去过的地方,玩过的游戏……也更清楚地意识到,死者与世界的关联。

 

顾局:“刘长永的牺牲,是我们都没想到的意外。”

小关:“对。但据我判断,其实他们那杯奶茶想毒死的人是我。”



——周巡当然知道这个“我”指的是谁。

周巡:“顾局,老赵,我们俩单独聊两句啊。”


——周巡的手铐在桌上,已经解了。顾局和老赵半点没犹豫地退了出去。看之后周巡毫无避讳地道破了小关的身份,这间审讯室应该也没开监控。顾局和海港支队从未真的把周巡当做嫌疑人。




——整整一季的冤家,见面就掐,此时此刻这表情。虽然剧集收线至此,气氛已经很沉重了,但还是……有点萌。

 

周巡:“我算是明白了,人的主观意识真的是很奇妙啊,自打我识破你们哥俩这把戏之后,谁是谁,其实一眼就能看出来。”

小关:“你既然说过不相信我是被冤枉的,为什么不戳穿我啊。”

周巡:“你没和他说什么吧。”




——小关摇了摇头。

——这个“他”,如今听起来真是让人感慨啊。他是所有事件的开端,大多数时候引领着主线,世事洞明,算无遗策,但现在,终于被最亲近的两个人,排除在了秘密之外。

(周巡:并没有交情。小关:我只是表弟。)

周巡:“那就好。有俩事儿,我想问问你,第一,你们哥俩为什么要互换身份到支队来。虽然你学得越来越像,但不嫌风险太大吗。”

小关:“你记得有一次跟我哥出任务吗,也就是伍玲玲牺牲他受伤的那一次。在一个黑暗的集装箱里,他留下了后遗症。”

周巡:“不会是说他现在怕黑吧。”

小关:“医学上好像管这个叫什么……感光性癫痫的逆反应。”



——这时候的音乐有点感伤,周巡垂下了眼睛。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不值夜班,不走夜路的关队,这一刻终于有了答案。

周巡:“原来如此啊……这第二个问题,从那次他在火车站逃跑,我就觉着背后有人帮他。那个时候你在江州,换句话说,是有人,而且很可能不止一个,在暗中协助着你们。那些人是谁啊,有没有支队的人。”

小关:“能够在这个时候对我们出手相助的,不但冒了极大的风险,而且也是坚信,我是被冤枉的。也许你这么问没有恶意,但是我说了,就等于辜负了他们对我的信任。出卖朋友的事我干不了。”

周巡:“够仗义……但我也想告诉你,有时候越亲近的人,越不见得可信。……包括你哥。”




——周巡这个时候……心里应该也大致确定了吧。

 

周巡:“213的物证我让小周调出来了,本来昨儿想给你看的,我知道你一定感兴趣。”



——看来周巡调出213的物证,原本就不是自己要查,而是留给晚上会出现在支队的小关。



——这个画面,一半是灯光下思虑重重的表情,一半隐藏在厚厚的玻璃后面,目光都看不清。

 

小关回了长丰支队。小周正在办公室查看2.13的证物。

凶器。毛线球。吴征老母亲还没给孙子织好的毛线衣。还有一个袋子不大看得出是什么。


以及……


——其实盒子上已经写得很清楚了,LED高亮度强光手电筒。应该是这款,或者相近型号……嗯,代言人是于荣光。


关老师:“但洛卡尔物质交换定律告诉我们,只要进出犯罪现场,就一定会发现犯罪人与案发现场之间的物质交换。”


——掏出手机拍下了一些物证的照片。再次给了毛线球和未完成毛衣的特写,有什么用意吗……

——关老师的弟子们都是好样的。谁让咱做的是这阶|级斗争的工作呢。

 

小周交还物证离开之后,小关进了物证室。

小关:“是这样,小周不知道,我们刚才在勘验物证的时候,不小心把桌上的胶水给洒了。你赶紧查一下密封袋封好了没有,我怕污染物证。”

 ——小关翻检物证的时候,边上的王哥一直在吐槽小周……做事也不小心着点……签到也毛手毛脚的……



 ——头发保存完整,疑似凶手遗留。

小关的表情变化……于无声处听惊雷。



和光小区303,看一眼少一眼了。窗边,老福尔摩斯优雅而冷峻的侧影。


——同样一个窗边的侧影,晨曦照亮的半张面孔。

——大关拿的是智能机啊,这只主手机居然没在外头的小关手里……不过想想也是,因为……从叙事上来说,不会再有交接了。没机会再换回来了。

 

“喂。”

“我有事跟你说,天台见。”

“你在哪儿?”

(挂断的忙音。)


——或许是主观意识在作怪吧,之前在家里穿着白T的大关,总觉得理性而睿智。现在看起来,却有种峣峣易折,皎皎易污的脆弱感。

“有时候越亲近的人,越不见得可信,包括你哥。”

“宏宇,如果有一天你找到了那个陷害你的人,你会怎么办。”





一记耳光。你这么做给我破案带来多大的麻烦。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杀人。2.13之夜小关扔掉的刀。我是警察,只相信证据。是他自己跳下去的。被吊着的小周。如果周舒桐死了怎么办。必须有牺牲的精神和觉悟。老刘的一巴掌。撕碎的孕检报告单。你作为一个警察居然这么黑。就算你是我弟弟,我一样会把你送进去。来自首的耿叔。你以为你挺聪明是吧?我们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费了,下半辈子都得在监狱度过。半年之后第一个夜晚自由的空气。黑暗的集装箱。伍玲玲是怎么死的?枪声,仰面倒下的伍玲玲。别再跟我提伍玲玲!你是在刻意向我隐瞒一些事情。对着镜子在脸上划出深深的伤痕。我真怕我一露马脚,我就毁了你的一切!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在提心吊胆!音素酒吧无力站稳的大关。那是因为你根本就清楚我是冤枉的!在法医实验室昏迷的大关。可你一个字都不跟我说。病床前对临终的母亲许下承诺的两兄弟。关饕餮!哪有自己孩子起名让别人来的。那不也是你的孩子吗。雪地里背着哥哥一路跋涉的小关。哥一定会想办法证明你的清白。我要死也不死在这!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杀人。

一切电光石火般掠过。

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明与暗,黑与白,昼与夜。

每一个瞬间,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长久以来的形同陌路,三百多天的朝夕与共,一个个光暗交融的晨昏。



……况我连枝树,与子同一身。昔为鸳与鸯,今为参与辰。 

“为什么在这交接啊。”

“因为家里不够宽敞。”

“什么意思?”


——剧本小说中,两兄弟决裂的地点,是音素酒吧的仓库。小关揪起大关推到墙上,怒火中烧的一通指斥,同样没得到半句回应。最后“他一拳向关宏峰打了过去,擦着关宏峰的耳边打裂了他身后的墙板”,居然还是没有真的动手。

——其实真应该揍一顿的,所以找了个比较宽敞的地方……三拳,这应该算是亲情破颜拳吧,连点淤青都没留下,只有唇角一点点血迹。

“你疯啦!”

“灭门惨案,物证我已经看过了。里边有根嫌疑人的头发,不是我的。我那会儿头发没那么长。如果里面的DNA跟我的相吻合的话,那TM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你的!”



小关说“如果里面的DNA跟我相吻合的话,那TM只有一种结果”的时候,大关有个有点奇怪的表情。


——嗯……看起来不是震惊或者惶恐,好像是,真的有点疑惑?

——2.13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大关应该是最清楚的,有什么事情会让他疑惑呢。不过我想潘老师也不会无缘无故露出这个表情……也许,是关老师在震惊之后意识到,既然小关看到了物证,说明周巡已经知道了。知道了兄弟两人共享同一身份的秘密,也知道了小关并不是灭门惨案的凶手,并且推测出了最有可能栽赃关宏宇的是谁。




三张静态图,疑惑——明了——下定决心,恢复镇静。微表情太强大了。

“你跟我说实话,吴征一家五口是不是你杀的?……你为什么陷害我!”



“你说话啊!”

“你把所有的人都当傻子一样耍,连你自己的亲弟弟都不放过,你还是人吗!”


——和小关第一次离家出走的那个晚上一样,关老师又进入了锯嘴葫芦状态。什么也不说,表情冷静到近乎冷漠。那个夜晚他还担心着弟弟的安危,最终还是冲上去拦住他,遮遮掩掩地说出了一部分真相。但现在,既然周巡已经知道实情,一盘生死绞杀的棋也已经下了一半,可以试一试收官屠龙,大概是时候把这个什么也不知道的弟弟,从局中推出去了。

——天台是个好地方……晨光煦微的城市,人们正在醒来。远处有逐渐嘈杂起来的人声和车声,早高峰即将到来,街道上即将川流熙攘。普普通通的新的一天开始了。谁会知道在这个高而空旷的小天台上,正在发着生什么呢。人心是如此细微而隐秘的东西,这一瞬也是亘古时间中微不足道的一瞬。从天台继续拉高的远景,如同命运之神偶开天眼,漠然俯视着芸芸众生。

“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晚上不敢出门,根本不是什么狗屁恐惧症,是你心里有鬼!”



“关宏峰,我敢堂堂正正地说,我没有杀害吴征一家五口,可你敢吗!”



——我……还是想花痴一下。

“你TM说话啊!”

小关一把将哥哥掼倒在地。




“我希望你还是能冷静一下。就算是,你刚才猜的是真的,你想怎么样。”




——小关的神情那一瞬间呆滞掉了。

慢慢走过去,捡起大衣和围巾。



——“你能怎么样。”

那句“你能怎么样”,声音冷得全无温度。

小关独自在天台站着,目送着哥哥的背影,咬着牙,却也真的不知道,自己能怎么样。



——叹气,到最后也是表弟。哥哥把两件大衣和围巾都带走了,小关穿着件黑衬衫,没帽子没口罩没外套,心还被戳得滴血,独立寒风。幸好是开着老板娘的车来的……

 

叶方舟在车里和某个人通电话:“眼下这个状况,大哥还不满意吗!”

“大哥是想收拾烂摊子,没想搞出更多的首尾。你觉得呢。”

 

小周:“你怎么看关老师?”

赵茜:“学院派精英,人也挺和善,有点高冷。”

……

小周:“我在他身边工作的这段时间里,发现他异于常人的缜密,严谨,理智。这样一想想,他因为当初被禁止调查关宏宇的案子愤而辞职,很蹊跷。”


——如果不辞职的话,案卷很可能就会被调去其它的分局了。

——不过说起来……辞职之后,至少半年蛰伏的时间内,他也完全没可能接触到案卷啊。

关老师来了,赵茜轻轻碰了小周一下,两人没再继续说下去。

小周: “我先挑选出了在相同或者相似的时间里,同时购买这些萃取原材料的企业。再通过萃取原材料的用途,和企业的生产范围之间的对比,把排查范围逐渐缩小到了这三家。”


——看起来,天台分道扬镳之后,大关就换上衣服来支队了。

叶方舟下了自己的车,上了另一辆车。

“大哥现在什么意思?”

“大哥现在一脑门子官司,到处给你擦屁股。他让我接到你之后马上跟他联系。”

——看到了腰间的枪套。手机开始震动。



叶方舟直接下手。

——手法熟练,冷静,全无犹豫。这绝对不是他第一次杀人了。吴征一家五口、绑架案被处决的刘岩,很可能都是死在他手下。老刘的死虽然是意料之外,但也是他动的手。

 

给了个内鬼特写。书里还有个名字叫张海,剧中只剩下海子了。


 

“海子,接上那小子了吗,可别让他跑了。”

“腿长在我身上,现在这事,他说了可不算了。”

——对方也很淡定,听到这边的变故,停顿都没超过两秒钟。

 

“行啊,有你的,不过你可想清楚了,你能跑到哪去。”

“你跟大哥最好还是祈祷我能安全,被你们杀和被公|安抓,你猜我会选哪一个!”

“动动脑子……如果把你杀了,关宏宇肯定会意识到你是被灭了口,背后还有其他的人。留你活着,大家反而更安全。而且你心里最清楚,眼下这个形势,只有大哥有能力送你安全离开,甚至出境。”

“行,只要你们安全送我离开津港,我就能交出关宏宇。”

“这个提议倒还有趣,不过,你最好先收拾掉首尾。”


——黄山和乔森都可以指证叶方舟,大哥已经派娃娃去料理乔森了。打电话的人并不是“大哥”,大概是叶方舟的直属上线,还真是等级分明的组织结构。

——小说中是“关宏峰肯定会意识到你是被灭了口”,似乎更合理一点。剧中却变成了关宏宇……他原本应该是与这一方势力毫无关系的,但是,小关所涉足的江湖,与运毒网络和罪犯网络,究竟有没有瓜葛?“大哥”对“能交出关宏宇”如此感兴趣,又是因为什么呢……叶方舟此时已经知道大小关身份共享的事情了,但可能是因为对方打算灭他的口,并没有在电话里说。

——只有大哥有能力送你安全离开,甚至出境。目前出场的人物中,确定能做到这一点的,是崔虎……不过怎么着也不会有一个热衷于咖啡机、大长腿和刺客信条的宅男大哥吧,虽然这设定还真是蛮萌的……而且最主要的,崔虎交出关宏宇,戳穿关宏峰难道还费什么事吗。

 

黑道医生推着乔森的轮椅出来。



——小诊所的牌匾,只能看到最下边一行,绿园区城西镇四间村工作站。

 

……娃娃。好大只。



——一个照面就察觉到了林姐姐的扎手,没来得及动手,就被上峰召唤回去了。

 

“大哥让你马上回来。”

“不需要我替那姓叶的小子收拾残局吗?”

“不需要啦,你回来把他收拾掉就行了。”

 

“天快黑了,关老师,您看,我们要不要先回队里,明天再来查。”

“别废话了,接着查,赶紧上车。”




——小周眼神闪烁了一下,言辞间明显在试探。

——说起来,小关的伪装,在小周面前大概是最放飞的……关老师有两副面孔,小周又不是傻。不仅不傻,剧中已经多次展示出她敏锐的观察判断力了。

 

到化工厂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小赵姑娘其实也不止一次察觉到蹊跷了……

 

黄山:“姓叶的,你TM卸磨杀驴啊你,咱先不说你以前白粉生意赚了多少钱,就说你想害死|公|安,叫我配毒药,毒药我也给你配了,你也得手了,你,你TM现在对我这样!有种的你让老大过来给咱们评评理!”



——白粉生意,真的是位绝命毒师啊。和运毒有关的那条江湖线始终未能展开,很多伏线都只能等待第二季了……

 

“没错,我现在是很麻烦,所以我找你来顶包!”

“叶方舟!”




“我没有想过你爸会喝那杯奶茶。” 

“舒桐,你听我说……”

“闭嘴!”

——小周朝天鸣枪,听到枪声的大关一惊,步履不稳地冲进了化工厂。


 

“我答应过不伤害你,但是别人我可不管!”

“你敢!”

“你TM看我敢不敢!”


——大关从后面把叶方舟扑倒在地。

 

天已经黑了,化工厂里又没什么灯光,简直就是……沙包。不忍卒睹。

小周带着哭腔大喝一声叶方舟,再度开枪,这一枪几乎是贴着叶方舟头皮飞过去的。


——没给出小周开枪的镜头,不过应该是她开的枪,否则小周就会察觉到,关老师和师姐之外还有其他人在场了。

叶方舟弃枪逃跑,赵茜去叫增援,小周跑到大关身边,大关这时候的状态,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不对头了。


 

小周咬牙追向叶方舟,大关挣扎起身,捡起了叶方舟掉落的枪。但以他现在这个身体状态,估计走不多远,也就该倒下了。

 

红吉力,这好像是汽车润滑油。

 叶方舟从暗处窜出,夺枪,抵住小周额头。


——身手也真是利落得很。

 

叶:“周舒桐,我对你处处忍让,你为什么要把我往死里逼!”

周:“你不好好想想你自己做过的事,你还有脸说这种话!”

叶:“周舒桐,你为什么就是不明白,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没错,我TM是不是好人,但是你以为每个人都会像你一样单纯吗!对了,还有你敬爱的那个关老师,他跟……”




——他跟……?

叶方舟打算爆料的,多半是大小关共享身份的事情吧,但没来得及说出来。

 

“谁!……师姐?关老师?”


——空无一人。

 

韩大佬背着大关走出化工厂,经过警车并没停下,应该是把他放到了自己那辆SUV的后座上。随后关门,返回。


——大关当初拜托韩彬的,是保护涉入这个案件的人。既然韩彬在场,这里应该有需要他保护的对象,虽然救了关队,但关队不会把自己列在保护名单里。有可能需要保护的,是小周、赵茜和证人黄山。

——当然,作为安隆汶的死神,顺手杀个叶方舟也不是什么大事。但还是倾向于,这一枪是娃娃开的。韩大佬背着大关走出工厂,与小周举枪四望看起来是个平行镜头。而且,当时叶方舟和小周面对面离得很近,子弹从叶方舟背后射入,似乎也并不在意会误伤小周。既然韩大佬对大关有承诺,这就不太像是他会干得出的事情。

——有可能是大关昏倒后手枪跌落,韩彬救了人,没管枪,娃娃直接用这把枪杀掉了叶方舟。

小周脱下外套盖到叶方舟身上,叶方舟的衣服都是深色,看不出子弹是否从前胸穿出。她也许是为了给伤者保暖,也许是伸手试图去按住他的伤口,但是,都已经没什么用了。

“舒……舒桐。”



——远处响起了警车鸣笛声。

 

黄山趁人不备,悄悄溜走。然而……


 

“你……?”

“我送你一程。”

“你不是警~cha,你哪头儿的?”

“都算不上,帮朋友个忙。”




——作为重要证人,如果真是“帮朋友个忙”,黄山活着显然对大关是更有利的。但韩大佬这个状态……放了摘眼镜大招,露齿一笑,摆明了要吟唱阿瓦达索命的样子,如果最后只是来了个幻影移形的话……

 

“兄弟,不管你是哪路神仙,高手儿,放我一马,黄某日后知恩图报。”

——还能是哪路神仙呢。

——死神啊。

 

“可你看,我都来了。”




——声音斯文而轻柔,像耳畔低语。暗夜里漆黑的瞳孔,什么都看不见。

 

“你再不让开,别TM怪我不客气!”

“登程上路这种事儿,不用客气。”






第31集end

评论(67)
热度(171)
  1. 柏月看不见的星球 转载了此文字

© 看不见的星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