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枚的尺(情)牍(书)

《袁枚全集·小仓山房尺牍》

雍乾时有位名臣叫尹继善,雍正元年27岁时中进士,仕途一帆风顺得要命。雍正六年迁江苏巡抚,年仅33岁即出任封疆大吏,太年轻了,江南人私底下叫他“小尹”。之后除乾隆二年到乾隆五年入京任刑部尚书;数十年一直在外封疆,手握重权,直到乾隆三十年才应召还朝。 

乾隆四年,尹继善短短两年的刑部尚书任期内,恰逢大比之年。殿试之后庶吉士考选,诗题名为“赋得因风想玉珂”。殿试二甲第五名的钱塘才子袁枚有诗句“声疑来禁院,人似隔天河”,某种意义上是把宫妃比喻成天河对面的织女了。诸位主考官很不满意,觉得这小子太不庄重,想pass掉他,只有尹继善力排众议,把24岁的袁枚送上了榜。

其实也没啥用,袁枚这人恣肆随性惯了,不耐烦学满文,三年后散馆考试外语不及格,列入下等,外放江苏做县令去了。好在尹继善这时也出京当了两江总督,依然罩着他。五年后照例铨选,尹继善举荐袁枚升任高邮州知州,但看这位风流才子不顺眼的人还是太多,举荐文书被吏部驳回。

袁枚索性辞官归田,同样是33岁,一门心思过起退休生活。在南京小仓山购置随园,精心营建,一意诗酒风流。纵情任性,男女通杀。好友赵翼戏笔写了份状子列数他劣迹,半玩笑半规劝:“园伦宛委,占来好水好山;乡觅温柔,不论是男是女。”人是十分聪明,文章也十分漂亮,行为一百二十分的不检点,士林声名毁誉参半。对尹继善却始终恭执弟子礼,时常有诗文往来,礼品互赠,甚至做了好吃的送去——这位可是写了《随园食单》的吃货。

尹继善还是觉得可惜,经常写信劝告袁枚。要不要再试着出仕,收敛点行为,不要太耽于欲望,注意身体,诸如此类。袁枚一边唯唯,一边不以为然。在正式的书信里,言辞傲娇中带着点撒娇:

公之近枚者,公之所以自为,而非为枚也。世人不察,但见公纡尊降贵,有意其存之,遂谓公宠枚、纵枚、过誉枚、听从枚;而枚于公前之不乞一恩,不干一事,不妄一语,不受一赐者,则非外人所得而知也。

你宠我,纵我,过誉我,听从我,这都是老师您自己愿意的,不干我事啊!

枚乞养山居,原不敢望履于公门矣,而公挟师傅之尊,强召之,宿留之,出诗文以唱喁之!

……你丫真是够了。字里行间满满的恃宠而骄,尹继善也真是宠他。至于日常尺牍,就更加没正形。老师来了信,在窗前对梅花展读,“正如古香冷艳同入襟怀”。老师夸奖了送去的食物,“喜心翻倒,较当时之登蕊榜,上玉堂,尤有荣焉”。老师劝他注意身体,少和姬妾鬼混,他振振有词:“夫有子克家,身后之事;非人不暖,病中之需。夫子身为相国,而急其所缓,缓其所急。”不过还是有良心的:“枚半世功名,全出公手,卅年依倚,不甚乖离。一旦白发彭宣,不及堂前乳燕,兴言及此,黯然魂销……”

袁枚与尹继善通家之好,跟他的儿子们关系也不错。尹继善长袁枚二十岁,膝下十三子,其中颇有日后的当朝大员,但与袁枚最交好的,却是尹继善第六子庆兰,字似村。

庆兰是个贾宝玉式的人物,簪缨世家的子弟,还曾经得到乾隆称赏,却不肯应科举,得了秀才功名之后就再不赴考。有部清代小说集《萤窗异草》,相传作者“长白浩歌子”就是庆兰的笔名(这个有争议,也可能是民国伪书)。庆兰与袁枚诗文往来数十年,最亲昵时,两人曾将名字并排刻在一起作为私章。某封尺牍中,袁枚是这么写的:

君为公子,随风车云马以飘然;仆是山人,抱白石青松而老矣。相离之易,相见之难,未有如我二人之销魂者。

然后把庆兰和尹家三公子庆玉,五公子庆霖对比了一下:

君家兰玉,各自峥嵘,有三珠五桂之遗风。然就所见者而衡之,三郎有迈往不屑之韵,而文举冰棱,时嫌流露。五郎如明珠走盘,阿龙超矣,而幽静未足。若外文明,内柔顺,鱼鱼雅雅,吹气如兰,令相对者有一往情深之意,其惟我似村乎?

总之,老三老五细想来都不如你,看着你就足够让人一往情深了。接着絮絮叨叨,说我给你送了挂香囊的玉环,两个扇坠儿,还有两只我用过的铜水盂。为什么呢——

送上汉玉索圈,可为谢郎提挂紫香囊,比君子之德;玉虾蟆、玛瑙枣二枚,可缚扇头,扬庶人之风。再旧铜水盛二具,可佐文房砚北之需。所以零星琐屑呈现而不惭者,欲足下之衣裳几案,触目皆有山人在其左右故也。

——希望你衣服上书桌旁,触目都有我在啊。

我实在不知道说袁简斋什么好,真是大清国一朵奇葩……

他应该长得蛮帅的,去世后弟子孙星衍给他写传记,说他“长身鹤立,广颡丰下,齿如编贝,声若洪钟”,生平师友,不少都是一见倾心。诗文的确才情宛然,但也滑腻温软。一边正气凛然地说着“男儿欲报君恩重,死到沙场是善终”,福康安他爸傅恒瞬间被戳中,对人惊叹:“袁枚到底是什么人,能写出这样的诗!”一边邪魅一笑地念叨“春花不红不如草,少年不美不如老”——也是让人扶额。

袁枚还有两个不算讨喜的习惯,不喝酒,讨厌火锅。

洪亮吉曾经说,袁枚“诗如通天神狐,醉即露尾”。

把那个诗字去了,倒也合适。

评论(7)
热度(78)
  1. 云中君看不见的星球 转载了此文字
    常以为世上男子值得以心相交的,必得是张岱、袁枚、汪曾祺那样的妙人。譬如《浮生六记》的沈复,我犹嫌他配...

© 看不见的星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