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记的细节-白夜追凶13

车震杀手案告破, 媒体报道,主要是两份报纸。

……估计这两份报纸是放不出来了,删了。

看报纸的领导,肩章是银色橄榄枝,三枚四角星花,一级警监,应该是作为直辖市的津港市局局长了。

对面的顾局和周巡,顾局目前是二级警监。

周巡背后的那幅书法,隶书的兰亭序。第6集刘音搜关宏峰的百度百科,有两张照片,正装和免冠各一,看背景似乎就是这里。

过于模糊,都不太看得出是关队了。表情也不太高兴的样子,说不定是2004年授公安部一级英模,或者2010年津港市委号召向关宏峰同志学习的时候,抓过来拍的宣传照……
喵的看完32集之后我知道这是啥时候的照片了……

接下来是我非常喜欢的一段,尘埃落定之后,在长丰分局的大办公室里。

“关老师,您是怎么发现的?”

“知道我们跟王志革这类人有什么区别吗?一名凶残的罪犯,在作案的时候不会考虑被害人的感受,更不会考虑被害人家属的感受。他们不会顾及道德、法律、甚至感情。有时候他们显得很强大,甚至比我们还强,那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底线。可我们不同,我们追捕这些人,就是为了还被害人一个清白,同时也要捍卫法律。所以我们不能以违法做代价去惩治犯罪,否则的话,我们跟王志革这类人还有什么区别。”

相比起上一集,这应该是更为“写心”的剖白,也是关宏峰这个人物的准则和底线。关老师不是什么墨守常规的人,但这是第一次他清楚地表明自己所坚守的东西。尽管现在所有的线索都坚定地指向某个起点,但因为这段话,我还是想要相信,他不会逾越某条界限。

“还有,抛开王志革清理现场一贯的强迫症作风不说,他那辆车的脚垫明显新到还有橡胶的味道,一看就是作案以后换上去的。而且属于常艾艾的内裤上的那一截线头,其中一端有明显的切痕,也明显是剪切过的。当我的徒弟,做手脚也不能做得这么不专业,说出去丢人。”

 一个浅淡到近似于无的笑,小周满脸迷妹的神情。这段话其实是给小周上个课,解释一下推理的过程。如果真的要做手脚,又怎么可能说出去,怎么会有“丢人”的顾忌。而且这大概是剧中,关老师第一次承认小周是“我的徒弟”。

车震杀手案一开始就是连绵不断的雨。潮湿的环境,阴郁的天气,压抑的氛围,雨水仿佛冲刷掉了一切罪证,但真相终有大白的一天。





充满隐喻,如此美丽的画面。最初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瞬间想到了那段话:
“华生老兄,这真是多变的时代里固定不变的时刻。会刮东风的。这种风在英国还从来没有刮过。这股风会很冷,很厉害,华生。这阵风刮来,我们好多人可能就会凋谢。但这依然是上帝的风。风暴过去后,更加纯洁、更加美好、更加强大的国土将屹立在阳光之下。”

愿你们终有一日屹立在阳光之下。

其实,接下来可以算是下一个案子了。
风暴就要来了。
小关独自在家,坐在电脑前发呆,桌上玻璃杯里半杯烟头。

手机震动,大关的短信。上午10:36,大概是王志革罪证确立的时候。

而电脑中的画面,2月13日晚九点二十一分零九秒

大关回家:“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在家里抽烟的吗。”
小关:“年三十的监控拿过来了,你看看吧。”
大关坐下来开始看监控视频,大概已经发现小关的情绪不对劲了,又向他那边瞟了一眼。

2月13日晚23点42分,安腾出现在港美便利店门口。

 左边的那本蓝皮大厚书,《公安民警执法办按常用手册》(第九版),中国法制出版社2016年8月版,以剧中时间也是刚出版不久的新书。

小关:“你是这么推测的,还是说,那天晚上,其实你也在。”
大关:“你什么意思啊?”
小关:“我不知道那个安腾的身份是真是假,但他不一定作伪证,那天晚上,他的确看到的,是你。……对吧?”

“我原本以为你只是对我有些不信任,现在我明白了,你是刻意在向我隐瞒一些事情。那天晚上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剑拔弩张的一场戏,两根铁支架仿佛把两兄弟分隔在两端。小关愤怒逼问,而大关缄口不言。接下来,爆发式的疾风骤雨。

“你知不知道,我每次冒充你进出刑侦队的时候我多提心吊胆,我心理压力多大?你好,你面对周巡的时候可以不刻意掩饰,可我不行,我毕竟不是你!刑侦队是你工作的地方,你可以当自家后花园似的进进出出,可对于我来说那是龙潭虎穴!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提心吊胆!我真的怕我一露了马脚,我就毁了你的一切,我们这种自作聪明就变成自投罗网了,可你呢!你有替我考虑过一点吗!”
“我如果不替你考虑的话,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冒险。”
“那是因为你根本就清楚我是冤枉的!”
“你告诉我,那天晚上你到底去干什么了?”
“我有我的苦衷,向你隐瞒,原因很复杂。这并不代表我不信任你。”
“你还有脸跟我提信任?”

 “告诉我,告诉我你那天晚上出现在现场的原因,告诉我一切,否则,我不会再呆在这里。”

依然是一个缄口不言的对视。

小关愤怒地拽出包收拾衣服准备走了。我知道这时候说这个很不合宜,但,小关身后,床边墙上的架子,上面有个灰太狼……关队你真是……

书桌上也有张奇怪的纸,旋转了一下,依然看不出是什么。

“你疯啦,想死是吧!”
“死我也不死在这。”
“好吧,我承认,那天晚上,我确实在那里。安腾看见的人……是我。”

接下来,是大关对213那个夜晚的第一次讲述和兄弟两人的回忆。虽然看到了30集,可能会加一点比对,但还是尽量按集写吧,季终再去梳理。大关的讲述在引号内,回忆的画面就用方括号标出。

大关的讲述:“那天晚上,我接了一个电话。对方告诉我,有伍玲玲遇害那天晚上,我那支失枪的线索。我就去了。当我快到指定地点的时候,周巡突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监控中的画面,大关走过去几秒之后,安腾从港美便利店走出来。

【周巡的声音:"关队,接到报案,曙光四号院301室有入室杀人。"

30集周巡的回忆里,小高问:“还没联系上关队啊?”周巡摇摇头说:“没有。”

还是30集周巡的回忆里,他在现场看到了关宏峰,跑过去说,关队你可回来了,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大关问,你怎么没在现场盯着?周巡回答,勘察差不多了,我跟老刘吃口饭去。】

——我的羊死了,死了一窝。而在这个时候,周巡会离开现场去吃口饭么?如果不是吃饭,那他离开现场干什么去了?
——如果关宏峰没有接到周巡的电话,他总得有个理由到现场,他得接到一个曙光四号院出事的通知,是谁呢?
——讲述和记忆的罗生门。

大关的讲述:“从现场提取的DNA,毛发,还有指纹,统统都指向的是你。我知道,凶手肯定不是你,这中间一定有什么阴谋。所以我一定要第一时间联络到你。”

——从港美便利店到曙光四号院,大关换了衣服,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了。

【“喂,哥,你听我说……”
“赶紧跑吧。”
“啊?”
“出人命了,现场有证据显示,很可能是你干的。不出意外的话,天亮之前协查通告就该公布了。你要么投案自首,要不就把事情说清楚,要么就赶紧跑。”】

——“我一定要第一时间联络到你。”那么这个电话,是小关打给大关的,还是大关打给小关的?这是他们通的第一个电话吗?
——“我知道凶手肯定不是你。”那为什么第一时间没问你在哪里,做什么,和谁在一起,而是直接给出了一道选择题?

大关的讲述:“后来的事你就都知道了。”

——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既然给了选择题,兄弟俩又为什么商议出这样一个白夜追凶的方式?小关知道,但我们依然不知道……信息的不对等啊。

小关:“给你打电话的人是谁?”
大关:“不知道。他在电话里没告诉我。不过他能提到那支枪,一定是了解内幕的人。”
小关:“我现在真的不知道,你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
大关:“宏宇,希望你相信我,哥一定会想办法证明你的清白。”
小关:“我还是自证清白吧。”

摔玻璃杯。那个监视器是装了保护屏吗……还真是结实。

但可以确定,下面两段回忆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你跟小宇……虽然你比他只早出生了几分钟,那也是哥哥啊……以后啊,多照顾他点儿啊……”


第一次出现的警服关队,脸上还没有疤痕,两杠一银星,三级警督。

“说是弟弟啊,其实你才比他晚出生了那么几分钟,所以啊,小宇,你要照顾好他呀……”


这时候妈妈已经戴上氧气罩了,小关显然来得更晚一点。床边坐着的侧影,看起来依然很少年……

崔虎同学出场,玩游戏中。谢 @空想姜饼人 指点,主角是《刺客信条》中的艾芙琳,还不能判断是第几代。微星游戏本,大显示器是创维。


“我说大哥你还活着呢,我说你怎么现在才,才联系我呢?”

 小关来了,萌萌的小探头低头看了他一眼……有点想念The machine

“通缉令上说你杀人了?”
“你信吗?”
“那你不早点儿来找我。”
 ——小关的朋友都是这样的,对他的为人,会做什么不会做什么,丝毫没有怀疑。江州南山军区那位“老六”也是如此。

崔虎比较喜欢青岛啤酒。
 
“你要是想出国,我能给你办一套出国手续。”
——出国都没问题,去个长春分分钟的事。

“我说关宏宇同志,你是不是拿你哥们当神了?”
——其实崔虎同志也真的是很神了,作为技术支持的挂……第四个知情人。

后面挂着三张书法纸,手上的手串,好像崔虎除了黑客还有盘串和练书法的爱好。小关这身皮衣完全不是大关的风格,之前一直在他哥衣柜里挂着吗?

老刘逼着小周调职:“是你运气好,技术队把你严重违纪的监控视频,先给了我。”——其实是他碰巧晃到技术队,从赵茜手里把光盘要过来的。

王志革被劫走。
大关:“不管救走王志革的人是谁,他对押运的流程非常了解。”
赵茜:“我们跟市局物证科又核实了一遍,发现自由行酒店那张房卡不见了。但是我跟小李回忆了一下,我们交接的时候,那张房卡就在物证箱里,而且交接清单上也有。也就是说,如果房卡真的丢失了,应该也是市局那边的问题。”
——内鬼依然在。

大关今天穿得比较少,而且这件黑衬衫居然是带白点的,不太像平常的简洁风格。

津港市公安局长丰分局,金泰派出所华南mall

这个地标也挺好找的。

大关:“你知道我从来不相信巧合。”

车间主任回忆,进院的时候正好碰见一个人离开厂房,这个人的体貌特征和王志革很相似。造了个消音器,杀了模具厂的一名工人。
高法医:“从被害人颅后头发的灼烧及火药残留来看,第一枪应该是自后脑斜上的位置射入,子弹穿透了颅骨,嵌入了地里。第二枪应该是倒地之后补射的,没有找到贯通出口,弹头应该还留在体内。”
大关:“自后脑射入,四十五度夹角,确切的说,是被处决的。”
之后杀了出租车司机,同样的处决式射杀,两枪。大关和周巡听到消息后震惊愤怒的表情。


——王志革只是一个普通的(?),有初始心理动因的连环 杀手,为什么接连两次采取处决这种有强烈震慑力和象征性的杀人方式?那么……杀死这两个人的,真的是他吗?

“老关,从现在开始,随便是你把我绑裤腰带上,还是我把你绑裤腰带上,他王志革想杀你,先过我这关。”

——好的,绑裤腰带上,我们都知道了。

小关也去搞了把枪,黑吃黑。“手枪套筒不是原装的,而且扳 机老化严重,保险还是坏的。应该是报废 枪组装的吧。”
——毕竟是受过军事训练的,懂行得很。

“你刚才说得太专业,我们以为你是卧底呢。”

 小关带着枪回到音素酒吧。
小关:“放心吧,这次无论成与败,估计咱俩以后都不用见面了。”
刘音:“我怎么觉得你一离开你哥,就变成单细胞暴力男了?哪弄的家伙啊。”

刘音:“你就准备拿着这个冲进你哥单位,抢出你的案卷,像福尔摩斯一样查清事实真相?最后呢……从一个杀人嫌疑犯,又变成了一个持枪抢劫犯。”
小关:“万一能用着呢。”
刘音:“那你准备上子弹吗?”
小关:“不好说。”
刘音:“我只知道你带上它就可能会用上它,你举起它就可能会扣动扳机,你扣动扳机子弹就会上膛。到时候,你击中的会是谁?周巡?周舒桐?还是高亚楠?……身怀利器,杀心自起。如果真像你说的,这是咱们最后一次见面的话,就当是我临别的赠言吧。

——依然是写心的台词,老板娘太可爱了。凭这一段大抵也可以相信,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加入正义小分队,她不会是什么幕后Boss。小关目前暴露出来的最大的问题大概就是冲动和不计后果,就像之前那一次周巡闯进303的时候,他握住了水果刀。身怀利器,杀心自起,而最终会指向谁呢。

长丰分局那边,几乎变成了空城。 
周巡:“从治安组调的人,还有各派出所抽调的警力全都出去参加搜捕了,家里就俩探组,这要都派出去了,有点什么事你说我这就一个人了,光杆司令了。”
大关:“要不我跟小周去一趟?”
周巡:“别介,这么着吧,你现在是重点保护,要么你就留在支队,要么就跟我一块儿行动,啊。就当是保护性监禁了。”

唔,依然糟糕的台词……

第13集end~

顺便PS,琢磨关宏宇的黑色工字背心后面那个图案很久了。

终于get

…………真便宜啊。

评论(49)
热度(133)

© 看不见的星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