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

莫名地,比起关宏宇和周巡,我好像更过不去这条鱼……

模范读者大概太容易共情和入戏,做了一晚上心理建设,像头笼子里的老虎一样围着屋子转了几十个圈,几乎一晚上没睡着,早上迷迷糊糊坐起来,第一个念头还是,啊,想撞墙。

看白夜原著小说的进度一直跟着剧集的进度,不会超前。看到30集的时候大概也能推测出结局的走向,后来在网上或多或少也都瞄到些剧透,于是没忍住就把书翻了——倒也没什么出乎意料的,除了那条鱼。

其实小说里很简单,就三行字:

17点10分,关宏峰回到了家。

鱼缸里并没有鱼,他拿出一叠文件资料和一个U盘,塞进一个口袋里,封了起来。

随后,他坐到桌旁,吃鱼。

影视剧中的场景有很多种,其中有立意式的,也有功能式的。功能式的往往是对情节发展作铺垫,或者暗示,或者埋线,或者误导,或者吸引观众注意力让场面更好看:譬如开场的七分钟长镜头,譬如飙车戏,譬如断片剪辑出来的回忆。立意式的往往就和人物核心性格,作品主旨相关:譬如车震杀手案之后关宏峰办公室窗前对周舒桐说的话,譬如兄弟两人的雪夜长谈,譬如周巡动人至极的话剧式独白。

季末大虐一直是美剧的传统,既然创作团队说过尽量采取美剧节奏,结尾黑化一下关宏峰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可能会有很多导向性的暗示。所以我一直以为这是个功能式的场景——就两个镜头,空鱼缸和一盘鱼。推理剧里一切没有呈现来龙去脉的画面都是可疑的。

但剧里面,气氛调度太好了,那盘鱼太逼真了。不要说那是日本鳗鲡,日本鳗鲡即便是肉替,替的也是肺鱼,关宏峰的冰箱里没理由冻着条和老虎一样肥的日本鳗鲡。

市局显然有内鬼,关宏峰在天台上的冷漠显然是想让弟弟别再趟进这摊浑水,他准备自己去闯夜路了,料理一下身后事也很正常……但是,试想你养了只风烛残年已经不能动的老狗,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你也许会在临别之际给无人照料的老狗一个痛快,甚至可能在动手的时候抿着嘴唇没掉一滴眼泪,但之后会不会杀来做狗肉煲,以证明破釜沉舟的勇气……捶地。

兄弟背向,白夜殊途,鱼缸后面的显示器播放的是犯罪现场调查,因为不再需要监控。肺鱼也不再需要两套呼吸系统,可以杀青了。这么戏剧化的充满隐喻的表达,但这毕竟是个刑侦电视剧而不是先锋话剧;现在在想,也许真有可能是立意式的,老虎真的死了,还被下锅了。这简直不是切开黑,而是高功能反社会人格了——你和韩彬才是孪生兄弟吧。

还色香俱全,不崩辣党人设。之前在灶台上发现的老干妈拿来用了吗?

倒地不起。

没告诉周巡我能理解,就像周巡不想告诉刘长永。一个大且危险的局,你自己已经深陷局中,对于关心的人最好的保护方式,就是让他什么也不要知道,离得越远越好。

嫁祸给弟弟这事其实已经触底线了,但极端环境下,或许也勉强能拉回来。他也许有更大的苦衷,但我的金鱼智商现在是想象不到。一个老梗:面前两个火车岔道,一辆疾驰而来的火车,一条铁轨上是朝你飞奔而来的弟弟,一条铁轨上是你自己,这对于主角来说,也许很好选择。但如果一条铁轨上是无辜的关宏宇,一条铁轨上是你自己,你身后还有一群茫然无知的无辜群众,怎么选?

不管怎么说,关宏宇和周巡都还有下一季。可老虎……

即便不吃不喝它也还能活三到五年啊,关队长,你怎么下得去手,不,怎么下得去嘴。

我还是不相信老虎死了。如果它真死了,我……你……

捶地。

顺说,还有个小细节,如果你的孪生兄弟给你一张照片,是你们俩在妈妈病床前最后的合影。但现在有个问题,照片比你的钱包大。

上策:换个钱包。

中策:别放钱包里了,镶个小镜框放家里。

下策:把弟弟折到后面去,留我和妈就可以了。

直接选下策又是为啥啊!

我真是深爱着关老师啊,即便小心脏已经宛如豆豉老虎。

评论(75)
热度(177)

© 看不见的星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