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记的细节-白夜追凶18

最近略忙:)

剧里不少人喜欢背身旋转亮相,但这个无疑是最拉风的……吃面吃得目光坚毅宛如泰山顶上一青松。

——来个动图。

周巡:“真是有钱人啊,不到一个小时就凑齐了。”
小关:“这也是他临时东拼西凑来的,自家孩子出事,有这种反应很正常吧。”

——小关对郭西乡还是表同情的,周队或许是地主老财见得多了,更愤世嫉俗一点。

郭西乡的人物设置比较喜剧化,肢体语言和表情都略夸张。上一集任波的手指被剪,郭西乡接电话的时候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你们怎么能这么干呢!之后试图安慰对他出言不逊的任迪,要相信公安的办案水平……尽管非常不合时宜。当时觉得,即便是奸商,面对他人的痛苦,毕竟是有所触动的。不过到了这一集,撸胳膊挽袖子,满地乱走,更焦躁的神情和声音,抱起一大袋钱冲出去……依然比较喜剧化,但也能清楚地看到远近亲疏。

小关:“这种事儿啊,还得老刘来。真是难为他了。”
周巡:“他得为队里出点儿力啊。”
小关:“平心而论,人家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要不是咱们的请求介入到这种程度,我跟你说啊……”

——接待死者家属,安慰人质家属,开会,顶雷,背锅……刘队真的不容易。
——这个坏笑太小关了,不过周巡专心吃面,可能没看到。 

小李过来,介绍了中天假日酒店的监控录像情况。“照这样看来,他其实有点……作茧自缚。”
周巡:“听见没有,不能说我仇富吧。”

桌上一堆盒饭,忙碌一天一夜了。边上似乎有瓶酒?
另一个角度,更清楚,似乎的确有瓶酒。

谢谢 @花花の喵星球 提醒,这瓶酒之前就出现过,16集结尾大概39:22左右,郭朋已经走了,郭西乡留在了支队。那一段是BGM下的无声戏,看起来像周巡为了安抚郭西乡,点了好几个菜的外卖,还拎来一瓶酒。颜色透明,有点像白葡萄酒或者香槟。没细翻,不知道有没有更具体的镜头了。如果真是周巡准备的,为了安抚地主老财好好配合,也真是良苦用心……


——永远会有错过的东西:)

小关:“千万盯住,马上快到他们要求赎金的时限了,技术队已经带着设备在路上了。记住,时间差是关键,在技术队赶到之前,圈定适合监测手机信号的区域,必要的情况下,让小汪通知辖区派出所,在区域边缘设卡截断车辆和行人,最大限度降低刘岩周围通讯信号的密度。”
——“时间是关键,一旦确定了对方手机的位置,就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尽快实施营救,所以一定要让特警处于备勤状态。”第17集交接的时候,哥哥给了句指导。但绑架案的各种临时指挥决策,基本都是出于小关本人。想想第一集里手托着腮,故作深沉COS哥哥复读机的小关,一直在成长,已经很有指挥若定的风范了。

小周和赵茜的车后一直跟着一辆车,局部放大,隐约可见MX668,叶方舟的车牌号。
 
小汪:“你保持好车距,继续跟踪,我呢,带一队人把他给别下来。”

——小汪这个动作好帅。注意到问题,知会了一下小周,然后一个手势。长丰支队平日搞笑的搞笑官僚的官僚暴走的暴走,或许各有各的私心,但关键时刻从未有人后退迟疑。之后大关和小关说,你要相信支队的能力。津港神探从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可想而知,他从来都对此坚信不疑。

小关拦下了想直接掐车动手的周巡,“再想想其他办法,联系刘岩周围的监控探组,召开临时电话会议。”

小周:“放心,关老师,我能行。”

——第7集小周主动请命的时候:“现在时间紧,调人至少要半个小时。我可以的,我能做到。”比当时的冲动,更沉稳也更平静了。

小汪在路边顺便贡献了一场脱戏……

小周:“我管你在哪条车道上,你开车你不打灯谁知道你要往哪儿开的。你大半夜的你看看这一辆车都没有,你在这左转道上你跟我磨磨唧唧一个多小时,好狗还不挡道呢。”
——其实也是顺便圆了一下,大半夜一辆车没有,我为什么跟了这么久。小周和小汪这也是场戏中戏了,俩人演得都不错,可惜道具没处理好……


——小汪和同伴扮成交警下车之后,小汪有个示意的动作,同伴恍然,连忙解下枪套丢进后排座位,但还是不巧被刘岩发现。

大关:“你这样做是对的,这个方案是可行的,要怪也只怪我当初忽略了绑匪一直是通过网络拨号来联系家属这件事儿。我以为就算刘岩用手机,只要打开skype之类的通讯软件,也是可以实现网络拨号的。这事怪我。”

——绝不是会逃避责任的人,所以始终怀疑,伍玲玲那件事情,关老师隐瞒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夹着烟卷的小周。虽然是在给刘岩演戏,不过想想,在父母刚分开,怨怒甚至自戕的日子里,小周或许也真有过这样的时光。

刘岩:“我尽快吧……东西到手后我再通知你。啊?你自己看着办吧!”
——看口气,刘岩和胡强的这个任务,刘岩大概是主谋。

赵茜在车里焦急地等两名绑匪通话。

——“找到了,在和元路,离支队只有不到三公里。”

“醒了,抓!”


赵茜:“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小周:“以前一心希望当警察,可以惩恶扬善,现在真的当了警察之后,才发现自己在很多事情面前都那么力不从心。”
赵茜:“人生就是这样子吧,会碰到很多各种各样的问题,不断跌倒,不断爬起来。其实很多事情我们没有办法做到最好,但求无愧于心。”

——“不是每个女生都有机会被分到外勤组的。”当初赵茜对小周隐隐的敌视,也逐渐化解了。

然而任波终究,没有救回来。

——我们这么努力,但这个世界,不只是善恶有报的。

也是非常动人的一段。周巡和小关在医院外。

周巡:“老关啊……我还是不如你啊。”
小关:“什么意思啊。”
周巡:“任波的案子从开始到现在,我所有的做法有错吗,我所有的分析有漏洞吗?为什么我还是救不了他……”
小关:“我觉得,可能就是欠缺一些运气吧。”
周巡:“这不像是你说的话啊。”
小关:“给我来一根。”
周巡:“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
小关:“任波有哮喘病,这个大家都没料到。绑匪一直堵着他的嘴,不可能知道他有哮喘病史,更不可能给他用药。反过来说,就算任波有说话的机会,那绑匪就有可能知道绑错了人,再往下发展就不好说了。所以这事无解,你不用再纠结了。”
周巡:“别安慰我了。”
小关:“我是在安慰我自己。”




——从绑架案以来周巡的暴躁,仿佛也在这一刻消弥无踪。
——而对于小关来说,哥哥的工作究竟意味着什么,以及要背负起什么……以任波的生命为代价,最沉重的领悟。

接下来,还有任迪。

大关:“虽然说现在没有万无一失的对策,但是我不建议你欺骗任迪。女性绑架犯与男性绑架犯在性别特质上是有明显区别的,女性本身更敏感也更感性,她们有可能循序渐进地接受一个不好的结果。但隐瞒和欺骗,就是一番两瞪眼的事儿。如果任迪一旦识破了,我担心情绪可能彻底失控。”
小关:“……哥,让我按自己的方式来行吗。”
大关:“宏宇,我真的不建议你冒这个险。你要相信支队的能力,你能多拖多长时间,我们就有更多的机会能够找到她。……”

小关借接周巡电话走了,大关又打回来,法医姐姐喊了声“宏……”然后改口:“关队!”

然而赌博失败了,并没有能够骗过任迪。

次日早晨,周巡在吃小油条。

小关这阵子揉鼻子的时候比摸下巴多。

郭西乡的悬赏令。中国……网,搜了下旁边的新闻倒都是真的,不过有些已经是六七年前了。

刘岩找到了,在向阳公园东门附近发现了他的尸体,中了两枪,抵住后脑一枪,倒地后又补了一枪。这么不常见的杀人手法,最近出现得也太频繁了。两只手有八根手指都骨折了,看来是被拷问过,招了。
——这种处决手法简直像是安腾一伙的标记。是叶方舟本人下的手么?安腾去过和炫酒吧两次,是去找刘岩,还是早就算计上了郭朋?加上余松堂,王志革,仿佛埋藏了一个和罪犯有关的隐秘网络。但如今这几个人均已殒命,不知道日后会不会有展开和回响。

 津港头条,顾局在敲桌。

——懒得翻报纸了,省得又碰见老虎,右边的“全面推进司法拘留矛盾社会化解”是最高院、公安部2016年12月5日左右出台的,时间倒也差不多。头条新闻的开篇是“凌晨4点40分,津港市向阳公园东门晨练的市民……”镜头闪太快看不清楚,看来这篇是真的写了啊。

长丰支队级别最高的几位排排站被训。

顾局:“周巡,自从你接手以后,不但破案率稳定提高,而且案件的曝光率和支队的出镜率也是一路飙升啊。照这样表现下去,估计市局啊,快准备把我调去宣传科去养老了。养老好啊,啊?你是不是很希望我去养老。不过你放心,我要是沉到了宣传科啊,铁定把你们一个个都要过去给我干活儿!”

小关:“顾局,这些主意都是我出的,所有正规的侦查行动其实都在同步进行。假设刘岩在被杀之前透露了另一名绑匪的行踪,那么在凶手动手之前,我们利用媒体给另一名绑匪施加压力,可能会收到效果。更何况这么做,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缓解任迪失控的情绪。”

顾局:“小关啊,咱俩相处有那么些年了吧。这次回来你帮忙,我很高兴,可你现在是无官一身轻啊。既不用写检查,也不用做汇报,更不用担心降级、调职、受处分、脱警服。可你总是花样翻新的整出个奇招来,是不是应该考虑到咱们在编同志们的承受能力啊?”


——啊,还是好喜欢听顾局喊“小关”……特别有种把长丰支队护在身下的老母鸡的感觉。顾局才不可能是黑~

小关:“对不起啊,顾局,我实在不想连累大家。我这样做,也是为了换取人质的安全。”
顾局:“没错,为了人质的安全你们做什么都可以,但人质的安全不是拿来赌博的。之前在医院……”
周巡:“领导!医院这事儿是我批的。”
顾局:“你甭充仗义了,你没那个脑子。小关,我记得你原来不是这么办案的吧……?啊?怎么,不穿制服,就不受限制了是吧?不错,另辟蹊径有时候也会出奇效的,但如果再像医院那样,再次失败,怎么办?好,就说这次吧,押对了宝,成功了,皆大欢喜。可是不是就等于,可以鼓励所有人质的家属,都去悬赏,买人质的脑袋?”




——“我记得你原来不是这么办案的吧?”

——旁边的周巡转头看了一眼。其实心里一直是有所怀疑的吧,投射来这样的目光也实在不止一次了,只不过,人的主观意识实在是个很奇妙的东西。
——顾局的话也很有趣,关宏峰原来不是这么办案的……或许不会恪守成规,但绝不会逾越某条线。是的,把消息透露给媒体,逼绑匪自首,如果成功了,这一次皆大欢喜,但后果呢?

记得周巡那段独白里有这样一段:
我打着饱嗝对你说:“你这么纵容她,会让这些无赖横行的。”你诚恳的点点头,接受了我的指责。

解决问题有各种各样的方式,尽管事情有大有小,但小关剑走偏锋的解决方式,仿佛和当年的大关微妙相合。周巡说,没有你关宏峰就没有我周巡的今天。但根据洛卡尔物质交换定律(并不是),这种留存的痕迹,也应当是相互的吧。

第18集end

评论(36)
热度(124)

© 看不见的星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