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记的细节-白夜追凶30

第28集,应该是全剧情感的最高潮,在东北的冰天雪地里,行动变慢了,时间仿佛凝固了。老刘的锲而不舍和大小关的雪夜对谈,以一种质朴而舒缓的方式,展示出刑警本色和手足情深。某种意义上,也插满了Flag……

第29集,东北线收了个尾。回到津港之后,节奏就逐渐加快。大关和韩彬知己一诺,小关和周巡球场摊牌,都是非常有张力的场景,尤其后者。始终被蒙在鼓里的“华生”终于揭开了秘密,也意味着这条叙事线要告一段落。中间略为缓和的是老刘小周的父女和解,将情感线再度推了个小波澜。而小关的2.13回忆,为那个夜晚的真相掀开了第一层幕布,全剧其实已经开始收线。

第30集的节奏是最快的,比最后两集都要快得多。就像一场大戏到了高潮,得先有剑拔弩张的十面埋伏,然后才能四面楚歌(天台决裂),霸王别姬(老关别鱼),乌江自刎(自投罗网)(我在说些什么)。几乎整集都是由高密度的对话向前推进的,之前那种闲庭信步,脑洞放飞式的弹幕,就很难施展且破坏节奏……

所以这一集写得也有点痛苦,但也不好直接台词配截图啊……胡乱写点,大家凑合看看吧,汗。


球场

白局带着海港一队人把小关和周巡包围了。


——小关这种“战斗准备”模式的紧绷状态,真是非常燃。


老白走过来,面色阴沉,先跟小关对视了一眼。



——这一段的音乐节奏也相当紧张,和老白的目光一样,给观众的烟雾弹。


老白:“周巡,你因为被举报涉嫌谋害刘长永副支队长,现在市局指派海港支队调查此案。决定对你采取拘留措施。带走。”


——两个人都惊呆了……小关的眼睛瞬间睁大。


周巡被押走,走出几步后,挣脱两边的人,跑回来和小关说了句话。


——只来得及说了一句话,回头看了一眼。


医院

小关:“小汪,怎么样,什么情况?心脏病、脑溢血还是中风啊?到底什么症状啊?”

小汪:“就是……我们看到的时候就已经……”



——医院走廊里传来小周一声撕心裂肺的恸哭。小关冲了进去。


音素酒吧 

大关:“我知道了,可是现在……应该我去啊,那小周她……我没想好,这太突然了……你赶紧先回来吧。”

——显然是接到了小关的电话。


只呈现了单方面的通话内容,但是也可以大致还原出两边的对话和大关的心理状态。

老刘牺牲了,市局认为死于谋杀,周巡作为嫌疑人被捕——我知道了。应该我去啊,此刻作为长丰的队长我应该去送老刘最后一程,应该去安慰小周,应该找出真正的凶手。可现在是晚上,我竟然像个废物一样没法出门。

那小周她还好吗——刚刚目睹了父亲的死亡,她还能怎么样呢。

接下来怎么办——我没想好,这太突然了,你赶紧先回来吧。

——这太突然了。老刘被谋杀,周巡被捕,整个长丰支队陷入瘫痪。震惊、悲痛、关切、愤怒,各种情绪恐怕会同时涌上心头,虽然每种情绪都不能完全爆发,但此刻大关的表情仍然是最趋近于破碎的时候,声音也失去了一向的稳定。“可是现在……应该我去啊”,轻微的卡顿。略提高的音量和复杂的情感真让人百感交集。


刘音:“怎么,出什么事了?”

大关:“一个小时以前,刘长永在自己的办公室休克,送到医院抢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市局认定周巡有重大作案嫌疑,让海港支队把他给抓了。”

刘音:“你是说刘长永的意外,周巡要负责任?”

大关:“不,市局认为刘长永死于谋杀,周巡是最大嫌疑人。”

——再度解释了一下电话内容和周巡被拘捕调查的原因,这一集充当华生角色,代观众提问的主要是老板娘和崔虎。虽然我很喜欢老板娘的人设,但这个场景里,她把手臂搭在大关肩头,听说老刘死讯后收回手,以及表情的变化,其实还是有点生硬……


海港支队羁押室

周巡:“行了,甭解了,这不是有规定不能解除戒具吗,就这么着吧,啊。”

年龄:三十五。

住址:长丰区罗家里6号楼901

虽然说这个有点不合时宜,但老周戴着手铐依然抬手捋了下头发……


——有点萌。

 

“籍贯。”

“忘了。……我爹是山东人,我生在咱们津港。”


——这句真是太有共鸣了……从小到大我都不知道籍贯究竟应该填哪一个。

 

“家庭成员。”

“就我和我爹俩人。”

——周巡的父亲周恩永,出生于1951年7月3日,党员。第六集送空调的地址“隆正园16号楼3门602”可能是王老师开的一个玩笑,但如果当真的话,周巡和老爹是分开居住的吗。也有可能,毕竟刑警的工作太不规律,有时候也太危险……就像幺鸡那句意有所指的威胁,周队,谁都有爹有妈的。

 

“没事啊,该怎么问怎么问。你们不要有顾虑,做好你们工作就行了。”


长丰支队 

小关回到长丰支队,门口被人拦下来。

“哎,站住,你谁啊,请出示证件。”

“我是这儿的顾问,没有证件。以前是这支队长,随便找个同事都能证明。”


“关宏峰是吧,你的顾问身份解除了。现在请你马上离开这里,如果你有什么私人物品要拿走的话,我们会另行通知你时间。”

“现在支队谁负责指挥啊。”

“这个局里自然会安排,与你无关。”

——这位二级警司不知是市局还是海港支队的人……多半是市局的。角色找得也很好啊,有种礼貌客气的强硬,看起来十分不好打交道的样子。


小赵带人来了……这个走位太有T台感了,好拉风。

冲小关摇了摇头。

 “海港支队,勘察现场。”

 做了个“电话联系”的手势。

其实也真是非常快……老刘和大关从长春回来,走出机场时,就已经是下午了。大关去见了韩彬,和弟弟交接班;与此同时小周买了奶茶带给老刘,父女和解。周巡在球场和小关摊牌的同时,老刘倒在了办公室里。接下来周巡被拘押调查;小关去医院确定老刘已经去世,又赶回支队;赵馨诚带人来长丰现场勘查,都是一个晚上的事情,瞬息万变。


老刘和大关也是多年的搭档了……谁能想到机场一别会成为最后一面呢。


次日早晨,海港支队的警员开始询问长丰分局前一晚的在场证人。


“刘队是昨天的夜班带班领导,可能是在办公室批阅文件。” 

(上一集说过的,老刘好不容易回来替我值个夜班,我可以睡个囫囵觉。)


“值班那天晚上,很多人都去配楼宿舍睡觉去了。办公的人差不多有十来个人左右吧。” 

(确定了一下需要调查的人证范围)


“我刚上厕所回来,周队正在往楼上去,我还跟他打了招呼。”


 

“我们也是听见他们俩吵起来才知道周队没有走,也不知道他们是为什么原因吵起来的。但确实吵得很厉害。”


(两人曾有过争吵) 


“就一句半句的,也没听太清楚……你他妈这是找死。大概就这一类的吧,应该都是气话。” 

(争吵内容……)


“我拿着报告去找刘队审批,结果一进门就发现他倒在椅子上了。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昏迷了。”

(现场第一发现人)


“往救护车里推的时候,我注意到刘队的指尖有些发青。口鼻中有刺鼻的辛辣味道,牙床和舌尖出现了很多密集的小水泡,属于非常明显的中毒症状。”

(怀疑非自然死亡)


最后,海港支队的总结。 

海港警员:“十八点三十七分,总队接到了长丰支队的紧急举报。说副支队长刘长永与原支队长周巡在发生冲突后不久中毒昏迷,人已拉去抢救了。毒源锁定为他办公桌上放置的一杯花生奶茶。监控显示,刘长永与周巡发生冲突之后,周巡离开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几分钟后,刘长永离开。随后周巡独自一人又回到了刘长永的办公室内,并且停留了一到两分钟后离开,步行走出了刑侦大楼。与此同时,刘长永回到了办公室,几分钟后,他晕倒在自己的椅子上。”


老白: “所以呢,可以确定周巡的作案嫌疑了吗?”

海港警员:“在毒源的杯身上,我们发现了新近的三组指纹。第一组是刘长永的,第二组是长丰支队的刑警周舒桐的,还有一组就是周巡的。核实得知,刘长永和周舒桐是父女关系,这杯花生奶茶就是她买给他的。”

老白:“非此即彼。是不是只要排除了他的女儿,就可以确认是周巡?”

海港警员:“关于指纹的鉴定,市局的同志发现了新的疑点。”

市局警员:“现在我们查出,周舒桐的指纹只在杯身上有,而刘长永和周巡的指纹,不仅杯身上有,杯盖上也有。那么换句话说,除非刘长永给自己下毒,否则,打开杯盖做手脚的,应该只有周巡。”



——海港支队,不过看起来,没什么熟人,小赵的签名都没在上面。

——周巡和老刘有过激烈争吵,周巡曾一人进入老刘办公室,花生奶茶杯子上有周舒桐、周巡、老刘的指纹,但老刘不可能给自己下毒,而周舒桐的指纹只存在于杯身。

——口供+监控情况+物证鉴定,全客观地再现了老刘的遇害现场。其实也是有些推理小说会向读者抛出的问题:证据都在这儿了,如果是你的话,怎么调查?


老白:“卖奶茶的就没有留下指纹吗?”

警员:“白局,我们没有采集到其它的指纹,不过这也说得过去,制作奶茶的食品加工方很有可能是带着手套作业的。”


——又排除了一种原本就微乎其微的可能性,简直把老周钉死。


小赵掏出手机直接出去了。(压根没遮掩,我猜白局也知道他是给谁打电话)



音素酒吧 

大关:“好的,我知道了。等有进展的时候随时联系。”

小赵:“好的关队,随时电联。”


 

正义小分队,还少法医姐姐和外挂韩大佬。这时候的兄弟两人,除了围巾,哪都一样。


 

大关:“叶方舟,肯定是叶方舟。”

刘音:“你这么快就确定这事儿跟周巡没关系了?”


——左边的拿起威士忌方杯喝了一口。即便之前还有怀疑,现在也能确定谁是谁了。

 

大关:“周巡这个大老粗,你要说他活活把谁打死我信,但我绝不相信他会使用投毒这种小伎俩。更何况他是在自家的支队,到处都是监控,他又不是不知道。”

小关:“没错,这件事有很大的疑点,尤其是,这刘长永一上急救车,市局那边立马就接到举报,指向性异常明显。”

大关:“事关市分院局支队领导的生死,市局反应迅速也在情理之中。宏宇向我描述过当时的情形,别的不说,他正和宏宇了解从长春调查回来的线索,当时他的表情,语态都非常的轻松自然,不像是刚投毒害过人的样子。对吧。”



——小关的分析能力越来越强。以及,听到哥哥说“他正和宏宇了解从长春调查回来的线索”时的表情,些许怔忡,若有所思。

 

小关的回忆。

周巡:“刚才说的事儿,别跟你哥说。”

——的确没有说。


大关:“从之前有过两次意外之后,周巡就一直在暗中追查,长丰支队内有没有被犯罪分子腐蚀或者渗透的刑警。从现在的情形来判断,他侦破的方向是对的。”


——两次意外是指刹车被人做手脚和枪支炸膛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周巡调查的时间其实也不算很长,也就是军火案期间,以及大小关、老刘去东北的这几天吧。

——以及,大关怎么知道周巡一直在暗中追查的,周巡告诉他了?

 

大关:“所以,在剩下的这些可能性当中,我们要做的就是,查一下奶茶什么时候被下的毒。”

刘音:“市局不是已经查到,那个杯子上有周舒桐的指纹吗?”

大关:“我在支队那么多年,从不记得刘长永是那种给自己买花生奶茶喝的人,得找机会问一下小周,那杯奶茶是不是她买给刘长永喝的。”

小关:“等会儿我去医院问问。”

——桌上的绿色酒瓶子,格兰菲迪。

——海港那边已经知道了是小周给刘长永买的奶茶,看了一下剧本小说,赵馨诚的确在电话里说了。还特意加了一句:“赵馨诚说得很详细,显然对此十分上心。”但剧本小说里同样也有后面这段“找机会问一下小周”的对话,这样就显得很矛盾了。

——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剧中省略了小赵和大关的通话内容。不过这么重要的线索,电话里如果没提,其实也很奇怪啊。

小关:“哎,如果我们能核实出那杯奶茶是在哪儿买的,你有没有把握把沿途的监控录像都调出来。”

崔虎:“那你看你想看哪种监控了,其中它交通监控和安防监控它破解办法是不一样的。你到时候吧,它不是说你……你,行了,反正现在咱这状态也是虱……子多了不怕咬,我就都把它破……了你到时候……看呗。”


——这时候已经不在乎逼良为娼之类的事儿了。


大关:“先把机票的问题解决了再说。嘉茵,你准备飞长春吧。务必要保证乔森的安全。他可是咱们手上最有价值的证人。就目前情况看来,叶方舟这伙人已经丧心病狂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随时陷入凶险。”

林:“那倒无所谓,如果陷入你所说的境地,交战的规则是什么?”

大关:“等到了正面交锋的时候,咱们绝不能手软。”

林:“就算为了对付他们,你最好,不要变得和他们一样丧心病狂。”




——大关错愕了一下,若有所思。


林姐姐撂下这句振聋发聩的狠话就走了,小关和老板娘的表情都很萌……


小关看了哥哥一眼,大关看了弟弟一眼,两人都迅速把目光转开了,眼神也没交汇。



——然而总觉得其中深意满满。


医院

披着大关壳子的小关在医院走廊上遇见了赵馨诚,小赵把两个手下打发走,开始说调查情况。一开始就排除了小周,缺乏杀人动机,指纹也没有出现在杯盖上。

小赵:“这孩子一直跟着你,你觉得她像是那种投毒杀害亲爹的人吗?”

小关:“我怎么觉得并不重要,证据才是最关键的。”


——我是警察,只相信证据。周巡怎么说来着,你越来越像你哥了……情感和了解固然可以让你相信一个人,但证据才是定罪或脱罪的关键。


小周在支队南侧的85°C面包房,买了两个面包和两杯饮料,两杯饮料中一杯是咖啡,一杯是花生奶茶。技术队的初步检验结果,花生奶茶中被投放了砷汞混合物。不过是否和死因对症还要等验尸结果,法医正在征询小周和刘队家属。


小赵:“从周舒桐送完奶茶,到刘长永中毒昏迷,这之间只有老周两次出现在刘长永的办公室。这个结果,对老周可不怎么有利啊。”

 

小赵:“难道这个凶手就认定,刘队一定会喝那杯花生奶茶?”

小关:“或者说,凶手确定小周不会喝那杯花生奶茶。”


音素酒吧 

崔虎大神搞定了监控。

崔虎:“这,这个人她来了,进去了。买完了,出来了。……没了。这……能有什么帮助啊。”



——拍不到车,面包店门口有盲区。

 

崔虎:“哎?你们看这人怎么又,又回来了呢?手机落,落在里面了?”

大关:“不管是因为什么,她回面包店手里没拿着饮料。能不能找其他角度的监控,我想看到车。”

崔虎:“峰哥,这我已经尽,尽力了,这面包店附近的交通监控、安防监控,所有的监控都在这,没有一个能拍到那辆车的。就包括你,你在她车里的时候也是这样,这个面包店门口它这个监控就是有盲区。这能怎么办呢。”


医院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关队长”。小关转身,走过去。

 

“关队,好久不见。”



——海港支队法医,何靖诚。

——亲切的老朋友啊……然而关队的培训计划里,恐怕并没包括现在不在长丰的人。所以小关刚看到的时候,错愕了一下。

 

小关:“你怎么还在这儿呢?”

何法医:“刘队的爱人现在在里面,能否做尸检,要征得家属的同意。”


——小关应变还是挺快的。

 

小周:“我记得和关老师办过的一个案子里,有个被害人叫齐卫东,我在法医室的门口见到了他的女儿。和关老师学习的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已经知道,人在面临巨大的噩耗时,会经历否定、抵触、悲痛和接受这四个不同的阶段。那个女孩儿没比我小几岁,现在想想,她似乎不处于任何一个阶段,她可以说任何阶段的状态都有一点儿。……而我呢,父亲每天都在身边,我却从来没有把他当爸爸看过……”




“当初,他俩离婚,他又重新组建了家庭,妈妈病重了,没过多久也去世了。叶方舟也被他开除出支队,继而和我分手。所有的这一切,我一直认为,都是他造成的。而我当时,以为自己能做的,就是拿自己的命,换他后悔一辈子。”


——齐卫东一案里露出的割伤,这时解释了真相。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一个好警察,但在我看来,也许做警察和做人一样,都有长有短。我也不确定他是不是一个好父亲,但我现在理解他,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当初齐卫东的女儿恳求我,一定要找到杀害她父亲的凶手。可我不一样,我是一名刑警,我一定要自己把凶手找出来。”

——小周在剧中最长的一段独白,也是本集相对舒缓的一段。但关系到生死的时候,总觉得没办法多说什么。

——作为外行,我觉得小周这段长独白还是很内敛,至少算中规中矩吧。之前很多“天真烂漫”“瞪大眼睛”之类的表现,至少剧本小说里就是这么写的;可能很多人当真认为,初出校门的小姑娘就该是这个样子……好歹剧中已经把很多泪眼朦胧哭哭啼啼的场景去掉了。这其实也是种需要去改变的整体氛围,觉得不能完全算演员的锅。

——国内外的很多类型文学都不太擅长描写女性,指纹自己也说他不擅长写女性,不过我觉得白夜已经算不错了,法医姐姐固然不用说,老板娘和林姐姐的人设其实都很好。小周……想想真是很让人扼腕的,父母离婚,母亲早逝。男朋友是个黑警兼杀人犯,刚和解的父亲死于自己送去的奶茶,最尊敬信任的老师是个……双面骗子。最后其实是和林嘉茵一样,孑然一身。



——小关的这个表情,混合了悲痛,愤怒和坚决,真是很赞……


海港支队羁押室 

 

“赵队啊……”

“踏实坐着,我又没问你。这样,我来问,你们记。”


赵:“怎么着,铐子都不给摘?太不给面子了吧。”

周:“行行,行啦,你这么弄我更摘不干净了。就这样吧。”


赵:“昨天晚上,你都干什么了啊?”

周:“昨天晚上,昨天晚上老刘出差回来,然后我让他帮我值个夜班,然后头六点我找他说点事儿,然后六点之后我就离开支队了,然后在门口碰见了老关。我和老关随便聊了几句,大概其就是聊了聊他能继续回来当顾问的事儿。……哎对,然后你们就来了,就把我带走了,我当时都不知道老刘出事儿了。”


——周巡说两人的谈话内容是“聊聊回来当顾问的事儿”,之前小关告诉大关的则是“询问去长春调查的线索”。当时周巡只来得及留下一句话,两人也没时间去串供。不过,“关队”不用作为证人录个口供吗,毕竟他也是在现场的,还和犯罪嫌疑人呆在一起呢。

 

赵:“你们队楼里的其他人,都听到你和刘长永争吵,是因为工作汇报意见的不和?”

周:“因为什么我想不起来了,但我们俩不一直就不和吗?”

赵:“……这句不用记。”

周:“该怎么记怎么记!全队上下都知道我们俩不和,但是老刘是我们支队的人,我周巡的枪口向来是冲外的,绝不冲自己人。”


——在这种压抑的氛围下,这段对话还是很可爱啊……


赵:“那你又回到刘长永的屋里边,有看见他桌上放着一杯奶茶吗?”

周:“当时没有,我第二次去的时候才看见他桌上放着一杯喝的。当时我特别困,我以为咖啡呢,我打开一闻,不是,奶不兮兮的,我就放那了又。”

——奶不兮兮这个词实在是很萌啊。以及,周巡这个走到哪里都随手拿东西吃的习惯,真是铺了整整一季的梗。


“你们俩先出去一下,我和老周单独聊两句。”

“赵队……”

“出去。”



“这么多年兄弟了,我也就不绕弯子了。刘长永的死,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

“有关。”



——这两个字,太令人动容了。


2月13日22:25分


——一直觉得,29、30、32集,目前出现的三段213当晚回忆,这一段是最出色的。特别是第一部分的长丰分局,六个电话,仅呈现周巡一方的谈话内容,但完全能把大致的对话推测出来。用词、语调、表情都太赞。一线刑警是什么工作状态,也展示得淋漓尽致,比各种喊口号的报道接地气得多,也动人得多……

第一个电话。【一边往支队楼里走一边接听手机,外面爆竹烟花炸响,另一只手堵着耳朵】

来借人,没人,没人你抽调个屁啊。

“预审也来借人,派出所也来借人,巡查也来借人,哪TM还有人啊?你找治安队拆兑拆兑吧,就这样了啊!”


——的确没人,看起来只剩小汪和老刘了。

 

第二个电话。【往办公室里走,继续接听手机,显然是紧接着第一个电话打进来的。】

老高,我让人过去了,不是刑事案件,一户人家把羊腿挂门口了。

“羊……羊腿,什么人腿啊。”


——最后那几句“好好,过年好过年好,哎,好嘞,哎”真是太对味儿了。

——“咱不说老百姓了,就你们这派出所辨别能力太差了”,看来“老高”是派出所的兄弟。

 

第三个电话。【老高那边还在通话,办公室座机响起。“先不说了,我这来电话了啊。”】

我周巡,你跟台子里说(没用),我这没有台子啊,台子都拿出去了。

“哦马上到是吧,行行行,那我下去啊。”


——应该就是之后押来的一年三进宫那位。强调台子有什么别的用意吗?


 第四个电话。【往办公室门口一路小跑准备下楼,座机又响了。】

我周巡,我没收着啊,行行,那我下去看看。 

“别提了,今儿接了六起纵火案,没有一起跟纵火有关系的。行行行,去,去!派人,等着啊,去,一会儿。”


——看起来是某个纵火案报警,答应了派人去,今天已经接了六起。


小汪:“周哥,刘队呢?”

周巡:“刘队,我不知道啊,是不是看春晚呢?”

小汪:“没有……刚才市局那边又发了一个通告,110中心又给咱一个案子,你说说……”

(办公室座机又响了)

周巡:“你帮我接个电话吧,我有个案子来不及了,我先下去。”



——刘队是不是看春晚呢,太灯下黑了……

——110中心给的案子就是曙光四号院灭门案,市局的通告又是什么?

 

周巡:“哎,对了,汪汪汪,快快快,把你那台子借我使使,我这没有了,给我用用啊。”

小汪:“慢点啊。”

 

第五个电话。【这个电话确切说是通话,在台子里布置任务。】

周巡:“收到回话。”

话台:“收到,请讲。”

周巡:“远洋洗浴中心刚接到纵火报案,你们去现场看看,看是哪个缺心眼的把二踢脚崩到人房顶子上了。啊,哥几个,辛苦了啊。”


——应该就是布置第四个电话纵火案的接警,从后文看派出的是二队。这个“远洋洗浴中心”和大关去的那家洗浴中心有关系吗?可能只是巧合吧。

——之前在213时间线的帖子里曾经提过大关血衣处理的问题,发在豆瓣的时候有人怀疑,大关在洗浴中心那里烧掉了血衣,触发报警,借口接警去洗浴中心,然后取走监控。但我还是觉得可能性不大……首先,时间线上恐怕来不及,周巡接打这些电话和大关醒来几乎是同时间的。其次,借口接警还顺便洗个澡有点囧吧。最后,万一碰到了本支队警员怎么办……不过最后这点,如果关队手里有话台,倒是可以掌握周巡的接警布置。


下楼接受了三进宫那位。

又是你小子啊,还没到十二点,好样的,刷了去年记录了,今年都三进宫了。

“哥几个辛苦啊,把他先押暂看吧,会议室有吃有喝,歇会暖和暖和再走啊。”


——老周这个时候,说话办事真是没得说啊……脾气也不错。几个民警把人押走之后,周巡还很细心地顺手帮关了车门。然后掏出手机,看起来是想打电话。打给谁,老关?

——剧本小说里,这位三进宫的兄弟就是幺鸡。

 

往回走,碰到刘长永拎着个礼物袋忙着往外走。

周巡:“对了刘队,那个小汪刚才找您,说市局有个什么通告要给您。”

老刘:“回头再说吧,啊。”



——那时周巡还是很得体的礼数,刘队还是很官方的客气……

 

第六个电话。【刚和刘队错肩而过,手机就响了。】

你别着急,我还没看见传真呢。

“我就看见现在也给不了你啊,技术队都散出去了,你就踏实等我电话吧,啊。行啦!”


——什么传真?这个传真跟213案件有关吗?还是单纯地表现刑警工作日常?


回办公室,把台子交还给小汪。

周:“哎,要不你把这个给我。我刚看刘队出去了,一会儿我给他。要是二队在那个台子里说一个灭火案的事,你叫我一声啊。”

汪:“行。”

周:“哎,汪,这是什么?”

汪:“我刚才不跟您说了吗,那个110中心转过来一个案子。说是曙光四号院入室暴力犯罪。”

周:“匿名报案?这靠谱吗。”

汪:“那谁说得准啊,领导说的算。”

周:“行吧,那回头我给关队打个电话。哎对了,一会你下去时跟暂看说一声,把刚抓进来那仨人分别关押,我一会下去问口供。”

汪:“行,放心吧,走了!”



——小汪进办公室的时候手里并没拿着东西。递过来的案件夹子,是刚才替周巡接那个电话收到的传真吗?

——关队。虽然这一整季大部分人都这么喊他,但在这个时候听到这个称呼,心脏还是抽搐了一下……


“不接电话呢……”

看到了楼下的老刘和周舒桐。小周推开了老刘的礼物。小说里,那是条围巾。



“确切地说,从一开始,从2月13号那天开始,所有跟这个案子存在关联的人,都和他的死有关。”


 

2月13日23:00,勘察现场。


——遗体已经运走了,速度还是挺快的……高法医当天晚上加班了吗?


“这凶器啊不可能是在这里面的,不用翻了。”

“哎,你看这儿,是不是少了一个什么东西啊。”

“手电之类的东西吧……”

——背景里,还有辆小孩子的玩具车。


吴征的全家福照片,以及周巡看着照片的表情。


 


小高:“还没联系上关队啊。”

周巡:“没有。”

小高:“你认识他?”

周巡:“啊?谁?……不认识,不认识。”



——强抑的悲痛、震惊、茫然,真的是可以通过眼神表现出来的。


2月14日01:00


——关队的这个表情也……

 

周:“哎哟,关队。关队,你可回来了,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

关:“哦,鞭炮声太吵了,没听见手机响。你怎么不在现场盯着啊。”

周:“我这勘察差不多了,我跟老刘吃口饭去。”

关:“老刘呢?”

周:“回队了。”


——还是要说,“我的羊死了,死了一窝。”而在这个时候,周巡会离开现场去吃口饭么?……即便有个吃货的人设。在剧本小说里,他说自己是回支队去找刘长永了。

——灭门案现场尚未勘察完成,刘长永和周巡两位长官一起离开。如果真是去吃饭,这个状态似乎和之前强抑的悲痛不太相符……或许是真的强行表现出一如寻常的样子?如果不是吃饭,那他们离开现场干什么去了?是一起离开的么?顾局说过,几年前搞了一次清理,将叶方舟清除出警局的,实际上是刘长永,关宏峰的签字只是作为支队长的行政批准。刘长永究竟涉入多深?


关:“凶器都没找着就勘察得差不多了?”

周:“凶器……找着了?”

关:“小高在楼道垃圾桶里找着的,上面有血迹和指纹。”

周:“哎对了,技术队在现场也发现了一块带有毛囊的头发。如果是凶手的,DNA再加上指纹,那就是铁证。只要能找着人,这孙子想赖都赖不掉。”



——目光有一点闪动。


小高:“关队,结果比对出来了。”

小高声音很犹豫,迟疑着没递过笔记本,周巡不耐烦地一把拉了过去。

而这时关队的表情……

结果我们都知道了。


关队去抓笔记本屏幕的时候,周巡还下意识地往后拽了一下。

——站起来,脸色沉凝,手腕使了点劲,一转。



音素酒吧

 

既然面包店门口有盲区,就看周围监控,发现了一辆始终尾随的车。

港CMX668。光线和角度,看不清司机的脸。

崔虎:“现在这么看,这辆车用的是套,套牌,根据车牌号分析这很有可能是一辆09年的海马。”

大关:“现在基本上能确定,他一直在跟踪我和周舒桐。”

小关:“哥,你有没有想过,不管是谁往奶茶里下的毒,他可能想毒死的不一定是刘长永。”

选择了花生奶茶投毒,排除了几种可能性。首先,他知道周舒桐无论如何不会喝花生奶茶。



——之前埋的梗。

 

大关:“从动机上看,这杯奶茶不是想毒死我,就是想毒死周巡或者刘长永。”

崔虎:为什么?

小关:“因为周舒桐办公室里有很多的同事。你去待一段时间你就知道了,要买的话每人买一份,要不就干脆不买。她只多买了一杯奶茶,恐怕是给某个领导。从隶属关系上来推测,关宏峰的可能性最大,而且,他也不在意毒死其他人。”

刘音:“你说周舒桐回去取手机,来回来去也就一分钟啊,”

大关:“开警车外出,不锁或忘锁是常事,因为开的是警车嘛,总觉得一般人轻易都不敢碰。再加上武器和步话机都随身带着,里面也实在没什么可偷的。”


——两位福尔摩斯和两位华生的对话。大关梳理了一下之前的埋线,王志革、安腾、金山、乔森,目前的一切线索都指向叶方舟。

“这些事不是他策划的,他只是个执行者。”

 

电话响了。小关的魔方还随身带着啊。


小关:“咱俩都在的情况下我就不演戏了,你接吧。……这些事的规模牵扯到非常复杂的情报来源,人员调配,叶方舟只是个小崽子,光凭他做不到这份上。不过,那个乔森……”

崔虎:“哎,林嘉茵的飞机现在已经飞了。”


大关:“市局指派施广陵降任长丰支队,他现在是管事儿的。”

小关:“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他以前是从长丰出去的。现在局面这么难看,派个老手来坐镇,也说得通啊。”

大关:“刚才是他亲自给我打的电话,关宏峰顾问的身份又恢复了。”







第30集end~ 

评论(51)
热度(154)

© 看不见的星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