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叛的弟弟

开始扫书打卡,大概会刷屏且无趣,开了个分页面。碰到有点意思的就转过来放一下……

子博客:镜

艾衲居士《豆棚闲话》

清初艾衲居士的短篇小说集《豆棚闲话》,作于明清易代之际,往往假借故事浇自家块垒。第七则《首阳山叔齐变节》,是篇伯夷叔齐的同人(并不)。开篇写兄弟二人揖让王位,相携弃国而逃,武王伐纣时一度拦马相谏,见事不可为,避入首阳山,采薇而食。

以上,和古往今来的记载差不多。

接下来就开始大刀阔斧地OOC了——新朝定鼎,首阳山下人越来越多,伯夷依然心念坚定,叔齐却忍不得肚子饿。一日幡然动念道:“此来我好差矣!……我们虽是河山带砺,休戚世封,不好嘿嘿蚩蚩,随行逐队,但我却是孤竹君次子,又比长兄大不相同,原可躲闪得些。”

然后他就趁着兄长去后山采薇,换了装束偷摸下山……还写好了投诚呈子,准备去新朝谋个富贵。故事的最后一句,叔齐一心投靠新主,直奔京城而去,心心念念着:“待有功名到手,再往西山收拾家兄枯骨,未为晚也——”

而他临走的时候,伯夷已经“饿得七八分沉重”。

难以想象这一身支离瘦骨从后山采薇归来,却再也见不到弟弟,会是什么心情。

收拾家兄枯骨,六个字看得我荡魄惊心。掀桌,要不要这么黑。

啊好虐。 

和基友说起这个故事,基友问:那他回来之后呢?找到尸骨了吗?

我:嗯?他没回来啊,这才刚走呢。

基:是啊,倘若数月之后,叔齐功名到手,回首阳山寻觅兄长,遍寻山中,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只得怏怏而返。那么,尸骨哪去了呢?

我:哪,哪去了……

基:数年之后,玁狁率兵大举犯边,势如破竹。闻听败逃的兵将言道,阵中有一军师为其出谋划策,攻无不克。周天子派叔齐带兵御敌,叔齐亦苦战不支,兵败被擒。正委顿于地,见前方玁狁军师踱步而出,神情冰冷,容貌却亲切,仿佛故人……

我:………………



评论(7)
热度(19)

© 看不见的星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