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记的细节-白夜追凶17

一开始真的是随手记,其实现在已经变成特意记了……

anyway

谢谢话题君的奖品,谢谢潘老师和王老师,谢谢剧组,谢谢五元文化和弧光联盟,谢谢指纹先生,谢谢一直在看的大家……(够了

咳,继续。

大关:“我觉得宏宇跟任迪之间应该没发生什么,你别太往心里去。其实出了这个事儿,宏宇也挺自责。”


——其实还是很温和的不是吗。 

余松堂的尸检报告,中了三枪,第一枪在左膝盖,第二和第三枪都是从后脑射入。没有任何防卫型伤口。——被处决的。 
亚楠:“你是说……和王志革的作案手法很像?”
大关:“不管是王志革还是安腾,这伙人做事,手法还是挺职业。我们假设是安腾杀的人,那他为什么要从长丰救走一名罪犯,又在西城杀了一名罪犯。这个余松堂,在活着的时候到底干了什么?”

——其实也还是没能确定,此前处决模具厂工人和出租司机的究竟是安腾还是王志革,大概也永远无法确定了。除了唐莹的房卡,王志革和安腾一党是否有更深的牵连?余松堂活着的时候又干了什么?其实我也就看了一遍,这是第二遍刷,后半截还有点模糊。印象中这个问题,到季终的时候似乎也没能解答。留存一下。

大关把任迪带进了大办公室,大家的表情……

小周把物证中心处理过的照片给了关老师。
周巡:“你看这儿……这是不是显得更亮一点。” 然后直接把照片拿过去,侧朝着小汪。“如果人质背后这个窗户是西南朝向的话,这不可能会更亮的。”
关老师转开了眼睛,若有所思,然后又转回视线看照片。


——大概已经察觉到,周巡是准备独立主导完成这个案子了。其实周队自从绑架案开始,就一直有种暴躁的情绪,仿佛一直在和自己过不去。
——自我概念与经验之间的不协调是心理失调产生的原因。在老周的自我概念里,十五年风雨同舟的老关是值得信任的。但213以来,这种信任受到了冲击。此前小关夜闯支队,以及和王志革、安腾、叶方舟之间还无法厘清的关系,让他进一步加深这种怀疑并拼命对抗自己的真实感受,最基本的自我概念被强行否认了,所以才会焦虑、烦恼、行为异常?
——发现心理分析那套句子还真挺好使的,以及,上面那段全是胡扯。

周巡仿佛忽然想起来似的问了一声:“哎,老关,你觉得呢?”
关老师拇指一竖。


——依然是个略近于无的微笑。 

小关拜托崔虎查绑匪车辆的监控,崔虎大神回答:“入侵交通监控系统那是违法犯罪,哥们偶尔仗义一次两次得了,你不能总是没完没了地在那逼良为娼啊。”
——虽然是黑客,但基本上还在守序阵营啊。

小关:“就没别的办法了吗?”
崔虎:“你现在这心情我是能,能理解的,就是我还是认为啊,办案抓贼这样的事你不如你哥。咱与其这样没完没了的就无头苍蝇似的乱晃,咱反倒不如把这宝押到这个专业人士身上。”

——剧中隔着栅格的摄影非常多,类似后窗的视角,仿佛一个秘密,只能窥一斑而未知全豹。

周巡带者小汪等人出现场搜索塔楼去了。留下关大顾问在局里做调停工作。

走廊上,老刘试图切入第一次。

——彻底无视……

郭总:“我现在要是撂挑子不干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大关:“郭总啊。您现在只需要踏踏实实配合好我们的工作,您仔细想想,不管这人质最后解救不解救得出来,活是我们干的,雷是我们抗的,但最后的称颂是落在你的身上的。对你来说,这是有利无害的事。”
郭总:“表扬这东西又不能当饭吃,你以为我在乎这?我跟你这么说啊…”
大关:“现在是我在跟你说。你是搞房地产的吧,相信你在地产业能走到今天的地步,也是经历了不少挫折。而我们呢,有经济队,是专门调查那些暴发的公民之前的蹉跎岁月。”
郭总:“不是,你,你什么意思啊,你是在威胁我吗?”
大关:“我不是在威胁你,我只是在向你介绍我们的一种工作方式。你想想,如果因为你的不配合,导致了这个孩子最后被撕票,或者出现类似的恶果,无论经济队对你感不感兴趣,但媒体会把这个孩子的死归咎在你的头上。到那个时候,你跟你的产业就是众矢之的。这才是威胁。”



——又见强大的控场,无论面对王志革还是郭西乡,大关实在是个非常出色的谈判专家。有理有据,不让步,不拒绝,有劝导也有威胁——却又不是直接了当的威胁。到最后就一条路……因为你没得选择。

绑匪再度打来电话。作为一个北方人,听郭总说“哪敢呐”,“不能够”的腔调还蛮萌的……电话结束后任迪情绪再度激动起来。

任迪:“电话里说什么,小波怎么办?他们是不是知道报警了?我怎么办?”
大关:“放心,不会的,绑匪应该是在诈我们。如果他们知道police介入的话,也不会在谈话的中后段提出这些。更不会继续用这种交涉的方式。对于绑匪来说,最重要的是赎金,在这之前杀人对他们一点好处也没有。”
 
——没有空头安慰也没表决心,台词设计真的太好了,令人镇静的安抚。

绑匪发来的短信,13311314686,这个号码已经用过N遍了,周巡的大关的杀手的绑匪的……

大关:“把这个网址复制到电脑上,然后拿模拟软件打开一下,防止绑匪设置了强制的监听监控陷阱。”——还是经验丰富啊。

——那个网址我就不复制了,不知道能不能打开。右边那一排……也够血腥的。

“关队长,我求求你,你救救小波……我就这么一个弟弟……”
“我知道。”


1977年11月20日。从1980年开始,计划生育在京津地区和东北地区基本上就实施得很严格了。如果以小关的身份证为准,出生在77年底的关家兄弟,如果不是生而为双胞胎,很可能会成为中国第一代的独生小孩。

——“你知道,一个人生下来,能有一个孪生兄弟的几率有多大吗。”

从照片的光线察觉到问题了。

及时阻止了一脚临门的周巡。

话说,和周巡出现场这位(右一)

以及和大关留在分局这位(右二)

——是一个人么?是那位倒霉内鬼吧?我一直有点脸盲。如果是的话就是影分身术了。

小周和赵茜接到电话奔赴现场,大关跟出来嘱咐了几句。高法医和刘长永从相反方向过来,前后脚走出长丰分局大门。老刘第二次试图切入……法医姐姐率先发了招。

 大关跟着高亚楠去了法医实验室,在安腾的膝盖处发现了演习弹旧伤。
“说起来这大哥还经常膝盖中箭啊……”
——确定了安腾的背景。

周巡在现场吃面,吃得太专注太实在了……这必须得一条过吧。



——康师傅老坛酸菜。看得有点饿了。

确定了绑匪之一的身份:刘岩,外来打工的,在津港没有固定工作,目前也不知道在哪儿。

周队一边接电话一边把空面碗递给了路过的妹子:“拿瓶水。”
水送来了,周队有一个伸手示意的动作……妹子没留意,转头就走了。
周队悻悻地把矿泉水夹到腋下自己拧瓶盖。

——太可爱了我的天,笑喷。

两个电话。

刘音:“我能畅所欲言吗?”
大关:“你说吧。”
刘音:“Jerry从我这儿跑了我拦不住他,你看看有什么办法能联系上他。”
大关:“我知道了,以后说话别这么卡通了,我告诉过你我这部手机现在很安全。”

大关:“你听我说,你的心情我很理解,但我们现在正在追踪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随时要面对临时应变的情况,你干不来的。如果现在交接的话,且不说穿帮不穿帮,对寻找人质也是不利的,你说呢。你放心吧,我会把追查到的线索都汇总给你,等交接的时候,你就可以全力地实施抓捕了。”
小关:“我……我不是有意的。”
大关:“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现在能做的,最好就是回到交接的地点,或者先把自己藏起来。”
小关:“好吧,那拜托了。交接的时候再联系。”

任迪抓住大关的手……挣开。



小周接到电话,下楼,叶方舟出现了。又是个热衷背身旋转的……


叶方舟的车牌,港CMX668。数字还挺吉利。我对车型辨识无能,据说是海马S5。

大关:“郭西乡已经在很努力地配合解救人质的工作了,垫付赎金不是他应尽的义务。你应该知道,这么短的时间筹划这么多钱是件很难的事情……”
任迪:“关队长,原来你真的还是只会替那些有钱的人说话是吗?如果你们命令他必须垫付这笔赎金的话,他敢说不吗?”
大关:“你听我说任迪,我跟他提是我个人的事情,我们支队是没有任何资格向一个普通公民要求垫付赎金这种事情的。他是不是富人这个不重要,我们是....,我们要守法。”

周队在解手……靴子似乎和关队是同款。

第二集,第一次来到长丰的小关从走廊走过……顶着哥哥的壳子。

——嗯,棕色系和黑色系,同款不同色,比较搭各自的上衣。

周队比较不耐烦,建议要直接掐了车,把嫌疑人审出来。
大关:“通讯一旦中断,另一边绑匪立刻撕票,这种结果是我们和嫌疑人家属都不能承受的。”
周巡:“行了行了行了,赶紧准备钱吧,别一天到晚谎称了。”
——周队依然暴躁中。诸葛一生唯谨慎,关老师在还有选择的时候是不会采取极端行动的。但这句“一天到晚谎称”,一语双关,有种微妙的扎心。

镜头转到刘音车内,交接完成。老板娘……看他们俩换了多少次衣服啊。

大关:“周巡这几天跟我杠上了。他现在破案心切,我担心会出岔子,你尽量稳住他。另外记住,时间是关键,一旦确定了对方手机的位置,就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尽快实施营救,所以一定要让特警处于备勤状态,如果出现解决不了的问题,就随时联系我。  ”

老刘堵了关队一天,到晚上终于捉到了,结果还捉了个赝品……
小关:“叶方舟?”
老刘:“人是我查的,事儿是我办的,没错。这解职的意见上,还有你签的名。”


叶方舟2012年入职,2015年11月24日被解职,的确出于老刘之手。老刘和大关这两个签名……显然笔迹相同~

小关:“这么严重的问题,没直接给他带走,已经够给面子了。解职的决定是正确的,怎么了?”
老刘:“我只想了解一下,你弟弟有没有什么途径,可能认识叶方舟。”
小关:“你看过夜总会的监控视频啊……你亲眼看见我弟弟跟叶方舟勾肩搭背了?”(监控的确被周巡取走,知道崔虎为什么黑不着了)

小关:“没错,他们俩之间最大的关联就是安腾作证我弟弟杀了那一家五口!”
老刘:“你怎么知道,安腾为你弟弟的案子举过证啊。”

(小关其实经常有这个揉鼻子的小动作……)
“当然是看过案卷的人告诉我的。”

小关:“我说姑奶奶,我跟你解释多少遍了,我跟任迪之间真的没发生什么!”
亚楠:“没发生什么?没发生什么是你哥发生的?”
小关:“啊?是吗?那有可能吧……我怎么没看出来啊,要,要不然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你还别说啊我觉得这俩挺……”

亚楠:“行了,关宏宇,真是一层窗户纸啊。不知道的时候怎么看你俩都是同一个人,自从知道以后,一眼就能区分你俩。所以说,你们俩还是祷告这事别被周巡发现啊。”

——法医姐姐最后这句话,这么这么耳熟啊。 

“笑了笑了,不生气就好……”

郭朋被绑架,任迪发来了最后通牒。

——任迪姐姐加了关队的微信……在大关那儿还是小关那儿加的?

“对了关队长,我还真得好好谢谢你,跟你在一起这两天,我还真是受教了。”

第17集end

评论(28)
热度(101)

© 看不见的星球 | Powered by LOFTER